第3章噩耗传来(1 / 1)

却没有想,宁浅语还没有来得及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家里的电话,宁浅语的身子一怔,指尖有些颤抖地接通,喂,妈。浅语啊,我是隔壁的王婆婆,你妈心脏病发作,被送到了市三医院抢救……宁浅语已经听不到电话里的王婆婆后面说些什么了,她整个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反应,她妈妈突发心脏病进医院了。她慌张地从病床上跳下来,抓着包就往外跑。哎哎哎,宁小姐,您现在去哪?护士小姐追出病房,朝着宁浅语的背后大喊,后者没有回应,反而惊动了隔壁的人,叶昔推着慕圣辰从里面出来。这个男人长得真俊,可惜竟然是个残废。护士小姐的眼神落在慕圣辰的双腿上,一脸的惋惜。她人呢?慕圣辰的眼底也幽然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护士小姐的眼神一缩,颤抖着指尖指着楼梯间的方向,她往楼梯间跑了!叶昔,从电梯下去。清冷的声音中似乎没有半点的情绪,但是跟随在慕圣辰身边多年的叶昔知道,辰少这是微恼的前奏。辰少为什么微恼?叶昔没有时间多想,赶紧推着慕圣辰进入电梯。一直跑到医院外,宁浅语才注意到现在已经很晚,外面的冷风吹得她的身子忍不住打个寒颤,右手几乎痛得麻木。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去医院外面打车。突然看到一个对她来说不算太陌生也不算太熟的人,正坐在医院大门口等车。他是慕锦博的大哥,宁浅语只是见过他几次,他给她的印象是很孤僻,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慕大少!这么晚他怎么会来医院?当宁浅语的眼神落在他的腿上,她也明白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了。慕圣辰幽沉的目光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漠的点了点头。这时候叶昔开着车过来,停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下。叶昔从车上下来,跟宁浅语打了声招呼,宁小姐!然后就准备推着慕圣辰上车。宁浅语急急地挡在慕圣辰的轮椅前,那个……慕大少,求你帮我个忙好吗?说。轻抿的薄唇中,吐出一个字来,冰冷得几乎让人冻结。宁浅语吞了吞口水回答,请慕大少送我一程可好?说完后,宁浅语就后悔了。冷漠的慕大少,怎么会送她?何况现在她和慕锦博分手的事应该已经传进慕家大院里了,他更加不会理睬自己了。宁浅语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却不想慕圣辰淡淡地回了声,上车。宁浅语以为慕圣辰是说让他的那个贴身保镖叶昔送他上车,所以她很自觉地后退一步,却没有想到叶昔并没有动,反而是礼貌地朝着她道:宁小姐,辰少是让你上车。啊?谢谢!宁浅语没有多想,爬上了后车座。宁小姐,你……叶昔原本想说我们辰少有洁癖,请你坐副驾驶座位,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打断了,叶昔,把我推过去。叶昔摸了摸鼻子,乖乖地把把慕圣辰的轮椅推到后车厢车门边。慕圣辰双手扶着轮椅的手把,把自己给撑起来,往后座上移去,突然一只纤细的手用力地撑着他的肩膀。慕圣辰的头抬起来,就看到宁浅语正低着头,费力地想要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扶住他。他们之间靠得很近,他的鼻息之间,满是她发丝的香味。让他想起三年前,他在慕家大院的后花园里,因为不小心从轮椅上摔倒,也是她小跑着过来,费力地把他给扶起来。宁浅语抬起头发现慕圣辰正出神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那迷惘的眼睛,几乎让她迷失在里面,宁浅语慌乱地松开手,也让慕圣辰回过了神。他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淡地道:谢谢,我可以自己来。然后双手一用力,便坐在了宁浅语的旁边。没事。宁浅语微微有些尴尬,她朝着里面微微移动了一下。外面的叶昔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才慕圣辰和宁浅语之间的诡异气氛,他把轮椅折叠好,送到后备箱后,才上了驾驶室。宁小姐,请问你要去哪?叶昔回过头来问宁浅语。宁浅语这才想起母亲的事来,市三医院,麻烦你了。见到宁浅语很着急,叶昔也没有多问。奥迪开出第一人民医院的停车场,往第三人民医院而去。宁浅语靠在后座上,因为担心母亲,眼神都有些迷蒙。突然一道温暖盖在她身上,她才回过神,然后就看到慕圣辰的西装,正盖在她身上。慕大少,我不用。穿上!慕圣辰冷硬的剑眉微微地皱了起来。叶昔虽然觉得今日的辰少很奇怪,却依旧目不斜视地开着他的车。车刚停在第三人民医院,宁浅语来不及跟慕圣辰道谢,便急匆匆地下车跑进了医院。辰少,天凉,我们先回去吧。叶昔回头看向后座的慕圣辰。跟进去。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