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他是我老公(1 / 1)

礼服的风格跟宁浅语的气质倒是恰好吻合,几件礼服都让宁浅语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不过,慕圣辰依旧不是很满意。最后,他指着目录封面问:这件呢?拿来给她试试看。对不起,先生,这件限量礼服是时尚引领者苏珊?习设计的Jas/mine(东方茉莉),全世界只有两件,一件在巴黎,一件因为被A市的一位名人订了,昨晚才空运过来的……老板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打断了。预定?付钱了吗?这个……没有。客人都穿不下,怎么会付钱。既然没有付钱,那把衣服拿过来。慕圣辰半咪着的眼眸中,带着淡淡的怒气。不是的。因为衣服是纯手工缝制,胸口和裙摆的水钻都是极品,除了单价太高的原因外,设计师还坚持不做任何修改,以保持原始设计的纤瘦的感觉,所有能穿的人很少,之前当红的戚雨薇小姐都不能……多少?慕圣辰听到‘戚雨薇’三个字,立即打断了她。不含手套和披肩,单品五百万。立即取来,我全要了。慕圣辰毫不迟疑地说。是,马上。老板娘的声音中明显带着颤抖。现在谁不知道当红戚雨薇小姐正跟A市的龙头慕氏二公子谈恋爱。而这个人直接让准备给戚雨薇小姐的礼服取过来,这是明显的不把慕氏二公子给看在眼里啊,此人到底是什么人?宁浅语刚换上一件小礼服从换衣间里出来,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很快就看到老板娘推着一个衣架子出来,在那衣服架子上一件银白色带着碎钻的礼服。宁浅语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老板娘给请进了换衣间,宁小姐,你换一下这件衣服。哦!里面传来宁浅语闷闷的声音。没多久,宁浅语就提着裙摆从换衣间里走出来,她微微有些忐忑地盯着礼服上那些闪着光的钻石,会不会很奇怪?奇怪?哪会奇怪?简直美极了!艾米丽原本还以为宁浅语会穿不上这件礼服,却不想礼服根本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她拍了拍手,给宁浅语取来手套和一双镶钻的水晶高跟鞋。然后她迫不及待地拉开帘幕,向慕圣辰炫耀道:先生,满意吗?慕圣辰抬起头看到宁浅语的那一刹那,愣住了。她看起来是如此动人,那双晶亮美眸眨啊眨的,脸颊因羞怯而泛著红晕,美得令人屏息。旁边的叶昔几乎都有些不相信,这个美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女人,是宁小姐。辰少,宁小姐好美啊!叶昔的感叹,将慕圣辰从失神中拉回现实。嗯!慕圣辰淡淡地应了一声,叶昔,付钱!是!宁浅语有些忸怩着移到慕圣辰的面前,慕大少,可不可以不穿这件?就之前那几件中随便挑一件就好。为什么?慕圣辰挑了挑眉。这些闪闪发光,刺眼。宁浅语半响后吐出一句话来。哈哈……慕圣辰低笑了出来,他从来不知道还有女人不喜欢珠宝的,果然,这个女人很与众不同。见到慕圣辰笑,就连叶昔都很诧异,辰少多久没有这么笑过了。宁浅语则在想,她有说什么好笑的话吗?从高级服装店出来后,宁浅语并没有想象中的喜悦,反而是有些迷惘。一路上,她一直不自觉地将视线落在慕圣辰的身上。她不懂为何他要选择她?就刚才那个艾米丽看他的眼神,她能清楚这个男人虽然腿脚不便,魅力依旧。宁浅语想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答案。国际一年一度的国际盛会今年轮到A市举行,据说来此参加的都是国际知名的人,主办方还是A市的市委,整个华西不知道有多少人抢破头颅想要来参加。一方面这是超级贵族盛会,另外一方面在这里可以遇到多少的名人?这次盛会主办在A市最出名的帝豪会所,今天除了有盛会邀请函的人并不接待其他人,而来来往往的车子,无一不是豪车,而慕圣辰的奥迪在其中还真的是普通得像大街上的大奔。宁浅语提着裙摆先从后车门出来,却不想刚下车,就碰到了个熟人。浅语?正和助理一起下车的戚雨薇惊奇地看着宁浅语,她没想到宁浅语会来帝豪会所。当看到宁浅语身上穿着的是自己看上却因为自己的身材问题而穿不上的Jas/mine(东方茉莉),戚雨薇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转而又想宁浅语怎么可能穿得起苏珊?习设计的那件礼服?最多不过是一件仿品,心里瞬间平衡了。好久不见。宁浅语随意地打着招呼,看着叶昔从后车厢取出轮椅出来,她立即过去帮慕圣辰下车。戚雨薇并不认识慕圣辰,看到宁浅语扶着残疾的慕圣辰从车内下来,立即嘲讽道:宁浅语,你态度那么决绝的跟锦博分手,原本以为你能找个什么好货色。没想到是这么个开着奥迪的残废。他给你件仿品Jas/mine,是打算带着你在这帝豪会所外看豪车吗?慕圣辰没有多大的反应,叶昔冷冽的眼神朝着戚雨薇射过来。可惜正得意的戚雨薇并没有看到。宁浅语微微抬起头来,怒视着戚雨薇,戚雨薇,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对慕锦博那个人渣没有任何兴趣,我巴不得你接收他,而且辰是我的老公,我们已经结婚了,请你放尊重点。慕圣辰听到宁浅语维护的话,微微眯着的眼眸里顿然多了一丝的亮光。戚雨薇没想到宁浅语会这么说,她眼神不屑地在慕圣辰的身上扫一圈,冷笑着道:这么快就有老公了?看来宁浅语的爱也不过如此。说完这句话,她像一只高傲的孔雀转身朝着慕家的大门而去,嘴里还嘀咕着,一个蠢女人一个残废,倒是绝配。宁浅语深吸一口气,回身朝着慕圣辰抱歉地道:不好意思,连累你了。慕圣辰轻抿地冷冽的嘴角淡淡地道: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她并没说错。宁浅语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人尴尬地站在那里。慕圣辰弯了弯嘴角,朝着宁浅语招了招手,你过来推我,叶昔你去泊车。叶昔点头离开,宁浅语接替她的工作,推着慕圣辰往帝豪会所的大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