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慕大少版本的关心(1 / 1)

宁浅语腾地从床上跳下来,冲出房间。就看到慕圣辰正靠在沙发上看早间财经新闻。那个。宁浅语揉着乱七八糟的头发,突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说谢谢他送她回房间睡觉?一大早跟人说这个很奇怪的好不好。嗯?慕圣辰询问的眼神看向她。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她刚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却让他有种移不开眼睛的感觉。谢谢你送我回房间。宁浅语左顾右盼,把这句话从喉咙中挤了出来。没事。慕圣辰发现他似乎盯着宁浅语太久了点,有些不自然地把眼神调回新闻上,却微微有些心不在焉。慕大少下次还是把我叫醒比较好……宁浅语的话还没有说完,慕圣辰突然啪地一声,把手上的遥控器给扔在了茶几上,然后移到轮椅上,寒着脸进了书房。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生气了?宁浅语一脸的莫名其妙。揉了揉眼睛,然后回房间去梳洗,梳洗后如常地进入厨房做早餐。慕圣辰坐在书房的落地窗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车。脸上带着自嘲的笑,她和别人一样嫌弃你是残废,她之所以留在这里只是因为你跟她签了协议,你别乱想了。慕圣辰满是怒气的脸上开始缓缓地带上冷漠的面具,一直到眼神里恢复宁浅语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的那种清冷,也代表着慕圣辰的心再次关上。外面如常地传来敲门声,慕大少,该用早餐了。慕圣辰操控着轮椅,打开书房门,便见到宁浅语站在外面。他淡然的眼神,犹如宁浅语根本不存在一样。直接操控着轮椅,往餐厅而去。宁浅语敏锐地感觉到慕圣辰变了,变回了以前那个拒人千里之外的慕大少,似乎就是从刚才发生的变化。刚才在客厅不是还好好的吗?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宁浅语一直观察着慕圣辰。如常吃早餐,不过餐桌上的牛奶没有动,便起了身。慕大少,你还没喝牛奶。慕圣辰却连头都没有回,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一样。宁浅语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说她晚点过去后,她便去找叶昔了。辰少本来就不喝牛奶啊!叶昔听完宁浅语的话,想也没想就回答道。突然他停顿了下来,不对,昨天我见他喝了牛奶。叶昔朝着宁浅语看过去,后者点了点头,我来的这些天,他一直喝牛奶。但今天早上碰都没有碰一下,而且他的眼神……你注意过慕大少的眼神吗?辰少的眼神怎么了?叶昔试探的眼神朝着宁浅语看过去。在叶昔的眼神下,宁浅语只感觉脸上微微有些火辣辣的烧,他就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变得奇怪了。叶昔没有错过宁浅语脸上的细微变化,笑着问,宁小姐,早上有发生什么?宁浅语移开眼睛不自然地道:没,没什么啊。她怎么能说早上她跟慕圣辰道谢,谢谢他送她回房间?那不是明显地让人误会吗?叶昔很确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过他并没有探究下去,只是道:宁小姐,这个结症应该是在你的身上。我?宁浅语一脸的莫名其妙,明明是慕大少吧,为什么是她?那个叶助理,你还是去一下公寓看看吧。对面的叶昔站了起来道:宁小姐,我是真的没有空回去,辰少只有麻烦你了。说完叶昔不等宁浅语回话,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叶昔从咖啡厅出来后,就给慕圣辰打了个电话,辰少?恩,说!那边传来慕圣辰清冷的声音。果然又恢复原来的样子了,叶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试探地道:辰少,刚才宁小姐过来了。果然那边沉默了下来,然后啪的一声电话挂断了。叶昔一脸的莫名其妙,辰少这脾气还真的是渐长啊……只是这事急不得的,只能看宁小姐的了。叶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希望宁小姐能够把辰少冰封这么多年的心给捂暖吧。宁浅语从咖啡厅出来,望着有些阴暗的天色,似乎马上就有一场大雨来临。捏了捏手上的包包,宁浅语上公交车转到医院去看过母亲。然后急匆匆地从医院出来,赶着回去给慕圣辰做午餐。出医院的时候,正好赶上下大雨,宁浅语惦记得给慕圣辰做午餐,冲进雨中,等了好久才等来一辆公交车,她焦急地挤上车。慕圣辰从接到叶昔的电话后,便阴沉着脸站在落地窗前。他的脑海中不停地在反复问一个问题,她跟叶昔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是的,他在意了。从早上他警告自己不要在意,但他依旧在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雨,时针已经超过十二点了,她今天应该不会回来给他做晚餐了。她现在应该还在叶昔那里吧……突然慕圣辰注意到楼底下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大雨中从小区外跑进来。那件熟悉的衣服,那熟悉比熟悉自己还熟悉的身影。慕圣辰忍不住地紧紧地把握紧轮椅的手把,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从书房里来到了客厅中。盯着大门的方向,他在等她开门进来。宁浅语打开门,跺了跺脚,把身上那往下流的雨水跺掉些,才踏进玄关。刚把鞋子脱下后,她就注意到了竟然坐在客厅中的慕圣辰。慕大少,外面下大雨,我回来迟了点,马上去给你做饭。宁浅语说着就往厨房而去。换衣服。慕圣辰冷冷地吐出三个字。宁浅语随意地回答,我没事,先做饭,等会去换。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慕圣辰竟然跟她说话了。去换衣服,马上。这句话是从慕圣辰的喉咙里给吼出来的。咦?宁浅语回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慕圣辰。我不想我的房子里出现病人。慕圣辰吐出这句恶毒的话,操控着轮椅进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