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他为她欲2望失控(1 / 1)

宁浅语瞪着手机,摇了摇头,来到客厅,打开茶几的抽屉,果然里面是有几叠现金,连银行的封条都没有解开。抽出几张,她拿起玄关处的钥匙,出去采购去了。从小区附近的超市购买好东西后,宁浅语费力地用左手提着袋子踏进小区大门,迎面开来一辆熟悉的保时捷,宁浅语微微一怔,站在了一边,保时捷却停在了她的旁边。车窗摇下来,慕锦博的头从里面探出来。宁浅语,你是来找我的?不是。宁浅语吐出两个字便往里面走。慕锦博的眼神落在她吃力地用左手提着的几个袋子上,然后又把眼神移到她的脸上,不是?难道你在这里有房子?以你那医生的工资,还不至于能在这里买个房子吧?不是慕锦博看不起宁浅语,跟她谈恋爱三年来,宁浅语医生的工资跟一般的人比的确算不少,但在他这个富二代的眼里,却是少得可怜。我那点工资怎么可能在这个豪苑买得下公寓?不过慕二少别忘记了,我老公在这里有间公寓。宁浅语淡淡地看了慕锦博一眼,然后提着袋子饶过慕锦博的车,往后面那栋大楼走去。看到宁浅语正如她所说的进了大哥所住的那栋楼,慕锦博愤怒地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方向盘发出刺耳的声音,却没有能把宁浅语唤回来。后面传来喇叭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司机的骂声,挡在大门口,你进去还是不进去?慕锦博原本就憋着一口怒气,现在别人来骂他,简直是火上浇油,立即从车上下来,气冲冲地把后面那辆车的司机从车内拽出来,劈头一顿打。宁浅语不知道这些,当然她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当个旁观者,看看戏罢了。原本她还以为自己再见到慕锦博会伤心,现在才发现,他对她而言不过是个认识的人而已,不知不觉中,连恨似乎都没有了。是让她改变的?不由自主的,慕圣辰的脸庞浮在她的脑海,接着画面转成他们之间生活的点点滴滴。难道这就是有对比才有差距?宁浅语自嘲地道。什么有对比有差距?伴随着声音,大门从里面被打开。慕圣辰正双手环胸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宁浅语满脸的不可思议。秘密。慕圣辰说完这二个字,从宁浅语的手上把袋子接了过去,感受到袋子的重量,他皱了皱眉头。很重的,还是我来吧。宁浅语带上大门,换了鞋子,追上慕圣辰。我是男人。慕圣辰很认真地看着宁浅语。噗呲,没人怀疑啊。宁浅语好笑地想要抢袋子,一脚踢在地毯上,脚步不稳而往前摔倒,就在她以为她会跟地毯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一直手臂即使勾住了她的腰。我觉得你怀疑了。慕圣辰手臂用力一带,宁浅语坐在了他的身上。鼻息间都是熟悉的味道,他们的脸几乎贴到了一起,宁浅语抬眸看过去,猝不及防的,就跌入慕圣辰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中。哪……有。她的声音都在颤抖,双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慕圣辰微微一怔,把宁浅语给放开,哑着声音问,袋子放哪?宁浅语耳根陡地一烫,脸颊染得绯红,指了指餐厅的方向,那个放餐桌上就行。慕圣辰操控着轮椅离去,又返回来,发现宁浅语还站在那里发呆,只好出生提醒她,放好了。哦,我去整理一下。宁浅语垂着脸,慌张地跑进了餐厅。墨色的瞳孔倒映出女人落荒而逃的模样,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兽,慕圣辰回过神,眼神落在明显高高隆起的下身上,眉心缱绻成川。他都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多少次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了,从几何时,他这清心寡欲的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为她失控。不能再这样下去,她只是一步棋子,一步让慕锦博痛不欲生的棋子。慕圣辰告诫着自己,但在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在提出质疑,真的只是棋子吗?慕圣辰不想去深究,只是劝告自己宁浅语只是棋子。早上七点,宁浅语如常出房间去准备早餐。打开房门,却发现慕圣辰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客厅里。见到宁浅语出来,慕圣辰淡淡地道:你准备一下,早餐我们出去吃。啊?出去吃早餐?慕圣辰掉转视线,多看她一眼,都会多于。她摸了摸鼻子,返回房间取了包包便走了出来。已经好了?慕圣辰清冷的眼神在宁浅语的身上扫一圈。宁浅语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的衬衣和牛仔裤,很休闲,吃早餐正好吧?有问题?宁浅语询问地朝着慕圣辰看过去,后者只留给她一个背影。从小区出来后,宁浅语正准备推着慕圣辰去搭乘计程车,却被慕圣辰制止了。不用搭车了,在路口的云顶大厦那边。你推我过去就好。宁浅语低头看一眼慕圣辰,要是以前的慕圣辰定然不会说让他推着过去,他不喜欢有人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而今日慕圣辰竟然提议说散步过去,很显然他的心情不错。慕圣辰的心情不错,宁浅语的嘴角也跟着扬了起来。其实每天散步也很不错的。你看周围的绿化做得很好,眼睛多看点绿色的比较好。宁浅语推着慕圣辰,不急不缓地走着,一路上跟慕圣辰说着话。而慕圣辰的表情晦暗,揣度不透他的想法。很快就到达云翔大厦对面,宁浅语停下脚步,望着对面的高楼,这是A市最大的商业大楼了。而这片区域是A市最繁华的地段了。不知道他是要去哪里吃早餐?宁浅语扫视着周围,寻找吃早餐的地方。好像这个附近只有几个有名的餐厅啊!呦,这残废是谁呢?然后就看到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青年挽着一个打扮得很时尚的女子走过来。女子左手提着LV,一张脸涂抹着浓妆。男子的脸上带着嘲讽和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