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同床共枕(1 / 1)

应该是为了方便慕圣辰,慕家大院的别墅上下都设置了电梯,各处还有轮椅通道。空气中回荡着高跟鞋的声音和轮椅摩擦的声音。按照慕老太太贴心的安排,宁浅语和慕圣辰正是去慕圣辰的房间休息。她紧张地站客厅里,打量着周围。简单的摆设,很干净,可以知道,这里常常有人过来打扫。慕圣辰操控着轮椅准备去房间宁浅语立即跑过去给他帮忙打开门。我不是废物,不用你帮忙。慕圣辰语气疏离,冷冷的表情睨着她。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快速的后退两步,垂着眸眼,一双不安的小手不自觉的用力紧握。慕圣辰掉转视线,不再多看她一眼,操控着轮椅进入房间。他打开衣柜,指了指右边的衣服道:柜子里的衣服应该是新的,你可以换上。浴室是右边那张门。说完便转身操控着轮椅离开了。宁浅语低头看一眼身上的礼服,她的确该换衣服。她把手上的包放下后,伸手摸了摸衣柜里右边挂着的那黑、白、红三色的裙子,看都没有多看一眼,便随便取了一件进了浴室。洗澡后的宁浅语瞪着身上这件满是心机的睡衣,脸上火辣辣的烧。这是谁挑的睡衣啊?竟然这么性感?全部都是蕾丝的薄纱,除去重要的两个部位,基本都是透明的。宁浅语磨蹭了好一会儿,最后在睡衣外面披了个浴巾,才走出浴室。当注意到慕圣辰不在房间,宁浅语轻轻地松了一口气。隐约听到有声音从客厅中传出来,她迟疑了两秒,走出了房间。辰少,这些是你需要批的文件。叶昔把一摞文件从公文包中取出来,放在沙发上。这个时候宁浅语正好从房间里出来,叶昔抬起头看一眼,很快就把头给低了下去,宁小姐。恩,你今晚去一趟炎睿那里。慕圣辰回头瞥一眼宁浅语,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冷了几分。?叶昔微微一愣。炎睿说有份重要的文件签。辰少,属下离开,你身边没有个人……叶昔虽然觉得辰少的气压低的要命,还是理性地回答。现在就去,明天早上八点来接我。啊?明早八点?叶昔低呼了,他从A市去炎睿那里至少需要五个小时候,他如何能在明天早上赶回来?怎么有意见?慕圣辰冷飕飕的眼神扫过来。没有。他敢有意见吗?他还是赶紧去炎睿那里,争取明早八点赶回来。似乎……辰少在生气!宁浅语一直很尴尬地站在那里,见到叶昔出去后,她才迟疑地道:我洗好了。慕圣辰冷哼一声,操纵着轮椅进了房间,然后从柜子中取了件睡衣,进了浴室。听着浴室中传来的水声,宁浅语缓缓地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自然是属于慕圣辰的,她今晚就睡沙发吧。摸了摸柔软的真皮沙发,宁浅语把头发解开,然后躺在了上面。一晚上紧绷着的身体,到这一刻才算是真的放松了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水声已经停止了,慕圣辰从浴室中出来,有棱有角的脸俊脸上还带着点点水珠,当注意到空荡荡的床时,他的眸色暗了暗。操控着轮椅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躺在沙发上的宁浅语。听到轮椅摩擦的声音,宁浅语立即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慕大少!因为太用力的原因,她身上披着的浴袍滑落,里面那件性感的睡衣露了出来。慕圣辰平静无波的眼神瞬间幽暗了几分,喉结上下滑动几下。宁浅语沿着慕圣辰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她身上的浴袍滑落,她惊呼一声,赶紧用浴巾遮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她难道能说,她不知道睡衣会这么性感?慕圣辰把眼神给转移开,哑着声音道:进房间睡。听到慕圣辰说进房间睡,宁浅语的心跳瞬间加快,难道说他打算……想着她和慕圣辰之间的协议,似乎他有任何要求,她都只能听从,宁浅语咬着下嘴唇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却没想慕圣辰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而是拿着之前叶昔留在沙发上的文件看了起来。宁浅语瞄了他一眼,才明白慕圣辰是要在客厅工作,让她进房间睡。想起她竟然误会他,宁浅语的脸有些火辣辣的烧,然后逃也似的进了房间。宁浅语进入房间后,慕圣辰低着的头才抬起来。那眼眸中闪动着光,比客厅中的灯光更加的明亮。光芒中似乎还带着柔情,不过消失得很快,很快便恢复了清冷。从掩着的房门,可以看到客厅中明亮的的灯光,宁浅语转转难眠,他只说要她睡房间里,难道他会睡沙发?或者他也会睡房间?这个猜测,让宁浅语睡意全无,她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听到那边收拾文件的声音,然后伴随着一声开关声的响起,明亮的客厅陷入了昏暗之中。然后就传来轮椅摩擦的声音。宁浅语立即慌张地背对着右边躺下去,把脸埋进被子中,然后紧紧地闭上眼睛。剧烈的心跳像是在心里打鼓,他进来了……十根手指头将被子揪得好紧,她觉得她还是装睡比较好。轮椅的摩擦消失几秒后,她感觉到被子被揭开一角,伴随着轻微的响声,床塌陷了几分。宁浅语的后背瞬间紧绷,身子有些紧张地颤抖起来。不一会而,灯光熄灭,身后传来男人沉稳的呼吸声。房间里只剩下从窗□进来的月光,银色的,冰凉的,飘渺又恍惚。男人的呼吸声几乎不可闻,显然已经进入了熟睡。宁浅语坐起身来,眼神落在慕圣辰熟睡的俊脸上,良久后,她才叹了一口气,他们是夫妻,同睡一张床真的很正常,她到底是在紧张什么?宁浅语自嘲一笑,拢了拢睡衣外面的浴袍,重新躺回了被子里。因为想通了,她的精神也放松了,闭上眼睛,宁浅语很快就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