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少夫人和莫言教授约会?(1 / 1)

半个小时后,宁浅语做好四菜一汤摆上了餐桌,两个人开始面对面坐着吃饭。慕圣辰抬起头,注意到宁浅语不熟练地用右手持筷子夹菜,立即紧张地问,浅语,你伤着手了吗?宁浅语反应过来慕圣辰是什么意思,笑着解释,没有呢,我现在练习左手。宁浅语还把莫言说给她听的那个故事告诉了慕圣辰。虽然清楚莫言的这个故事对宁浅语心里阴影很有效果,但慕圣辰依旧忍不住醋意横飞。你那个莫言教授对你真心不错呢。宁浅语却是一点都没有听出来,她弯着嘴角回答,莫言教授是个很好的人,全班的人都喜欢他。本来慕圣辰想问宁浅语,你是不是也喜欢,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而是低头吃饭。因为慕圣辰的沉默,气氛也变得安静了下来。宁浅语起身给慕圣辰盛一碗牛腩清汤,还没来得及放下,她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辰,你把牛腩汤喝了,我接个电话。宁浅语把手上的汤放在慕圣辰手边。嗯。慕圣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宁浅语走到客厅去接电话,不知道是谁的电话,好一会都没结束。慕圣辰并没有在意宁浅语是在和谁通电话,他漫不经心地端起汤,轻抿着。突然他从宁浅语的话里,捕捉到了一个词:莫言教授。莫言教授。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四个字。那个对宁浅语有想法的男人。慕圣辰不会认错,那个男人看宁浅语的眼神。慕圣辰端着汤的指尖下意识地加大力气。莫言教授,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见。说完这句话,宁浅语挂断电话,返回餐厅。慕圣辰的眼神闪了闪,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饭后,宁浅语边收拾餐厅,边道:辰,我下午得出去一下。嗯。慕圣辰棱角分明的唇勾出一道讥诮的弧度,便操控着轮椅进了书房,便再也没出来。宁浅语收拾好后,才出门。而那边慕圣辰在宁浅语出门后,就给叶昔打电话让他来接他,他们跟在宁浅语的背后出了门。宁浅语的确是出门有事,却不是慕圣辰所认为的跟莫言教授约会。她是出门买东西,不过这东西比较的特殊,她便没好意思跟慕圣辰说。宁浅语直接来到了公寓附近的一家内衣专柜。然后开始寻找慕圣辰内裤的牌子。没错,宁浅语是来给慕圣辰买内裤的。慕圣辰因为后背伤口没愈合的原因,他不仅衣服会沾上血迹,就连内裤也会沾上,家里的内裤和衬衣都被扔得差不多了,宁浅语才出来买的。目送着宁浅语进入内衣专柜,叶昔朝着他们家辰少看一眼,问道:辰少,少夫人跟人去内衣专柜约会?慕圣辰朝着叶昔瞪了一眼,谁说她出来约会了?就你一张嘴说过不停。叶昔那叫一个无语问苍天,辰少,您给属下打电话的时候那语气和你现在的表情,哪不像是出来抓少夫人约会的?当然叶昔也只敢在心里吐槽一下,不敢说出来。他转开眼睛,看向别处,正好看到一个眼熟的人朝着这个方向而来。辰少,那个人……叶昔吞了吞口水,那个人不是莫言教授么?慕圣辰的眼神朝着叶昔所指着的方向看去,莫言提着几个购物袋朝着这个方向走来。莫言教授他是去……叶昔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因为莫言教授好巧不巧地,也是进了宁浅语所进的那个专柜。约会?去内衣店约会?叶昔真的感觉他的后背已经被辰少的眼睛给瞪穿了。他真的不知道,他就随便说说,却正好被他给说中了。宁浅语睁着大眼睛在专柜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慕圣辰的那种牌子,她朝着周围扫一圈,然后走到柜台前,小声地问专柜里的男店员,你们这里没有范哲思的那个牌子的吗?宁浅语问的很小声,店员一时间没听清楚,什么?小姐,我们这里没有女款。店员的这句话一出,在店内所有人的眼神都朝着宁浅语看过来,那么多男人的眼神,让宁浅语很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她真的不要活了!宁同学。当某个人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宁浅语只是在想,她可以不可以突然间变走。她很困难地转过身,然后就看到莫言挑眉看着她。她尴尬地抬起手跟莫言打招呼,那个莫言教授也在这里呢。好像人家莫言教授在这里比较正常,而你在这里比较的不正常吧。莫言双手环胸地打量一眼宁浅语,宁同学买东西?是啊。莫言教授我要买东西,先走了。说着宁浅语就准备闪人。你不是要在这里买?说这句话的莫言心里充满苦涩,宁同学竟然来这里给男人买内衣,不管是什么,都代表着她对那个男人的用心。听到莫言的话,宁浅语伸出店铺的腿尴尬地悬在半空中。考虑了几秒后,她收回脚,垂着脸走到那个男店员面前,那个请问一下,你们有没有范哲思的那种牌子?范哲思?男店员朝着宁浅语打量一眼,请稍等。然后匆匆去仓库取。男店员取过来后,宁浅语还小心地拆开包装看了一下,在发现不是慕圣辰那种,眼底落出失望来,她可很清楚某个男人的龟毛,认准了哪种就不能轻音换。宁浅语不死心地问,请问你们只有这种吗?范哲思,在我们店内就是这个,你是不懂牌子吧。男店员鄙视的眼神看着穿着破牛仔裤的宁浅语。旁边的莫言开口了,你去范哲思专柜问吧,可能是定制。穿定制的男人,莫言的脑海中闪过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男人。是给他买?自己竟然连一个坐轮椅的男人都比不上,说莫言不失落,那是假的。可能是定制,范哲思专柜能有吗?宁浅语想起慕圣辰从西装到衬衣都是定制款,没准内裤应该也是。我带你过去看看。莫言朝着宁浅语招了招手。这个,那个,不会太麻烦莫言教授了吗?宁浅语其实想拒绝莫言的,但人家一片好意,她怎么好拒绝?我东西都买齐了。莫言把手上的手提袋朝着宁浅语扬了扬。那谢谢了。宁浅语垂头跟在莫言教授后面走出专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