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再拎江南会所(1 / 1)

按照宁浅语所说的位置,叶昔载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对他们来说比较熟悉的地方,江南会。慕圣辰挑了挑眉,眼神透过车窗落在江南会的招牌上。这里?指着马路对面的金爵百货,宁浅语的脸色并不好看,他说的是金爵百货店对面。江南会对宁浅语的阴影很大,宁浅语是真的不知道戴辉所说的位置上在这里,若不然她接到戴辉的电话就会直接拒绝。没事,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慕圣辰轻吻着宁浅语的发顶安慰着她。嗯,我给戴教授打个电话。宁浅语靠在慕圣辰的怀里,把手机给掏出来。戴辉那边嘈杂得不得了,应该是在江南会里面。戴辉只是给宁浅语报了一个包厢号,然后就切断了电话。宁浅语捏着手机,转身朝慕圣辰道:他让我进包厢。嗯?慕圣辰的眉头蹙了起来,晚上叫她出来,还是在江南会所,说是让外面等,结果给个包厢号。他怎么闻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是他的错觉吗?慕圣辰的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却很快就掩藏在了黑眸之后。宁浅语瞪着江南会的大门摇头道:我不想进去,我们回去吧。慕圣辰握紧宁浅语的手道:我陪你进去。经过一次又一次的事情后,慕圣辰一切暗中可能存在的危险,他都要趁早地除掉。如果那个代课教授真的只是让宁浅语过来取资料,他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如果那个代课教授有什么目的,那就休怪他手段狠。嗯。听到慕圣辰说陪她进去,宁浅语放心了下来。宁浅语和慕圣辰才踏进江南会所,江南会所的恒哥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慕大少和少夫人来了?你没看错?恒哥瞪着保镖问。绝对没错。保镖回答得很肯定。开玩笑,上次那尊大神差点让他没命,却也让他在江南会的地位上了一步。可以说成也那位,败也那位,他能认错吗?看他们是要包厢,还是要干什么,全部满足。恒哥吩咐完,想了想,他自己站了起来,还是我亲自去吧。虽然以他的身份去面对慕家大少,虽然说有点降低身份,但凭借着少夫人在古少心中的地位,慕大少的身份也提了一把。他却不知道在古斯的眼里,慕圣辰是个看不透的人,也是一个他算比较忌惮的人。恒哥过来的时候,叶昔正好跟江南会的大堂经理交涉,要把戴辉他们隔壁的包厢包下来。可惜大堂经理并不认识慕圣辰和宁浅语,因为那个包厢已经有客厅,所以他拒绝了叶昔。马上把那个包厢空出来。恒哥想都没想就开口。众人回头,就看到恒哥站在不远处。大堂经理一听,老大开话,哪敢再多说什么?立即带着人去处理那间包厢去了。慕圣辰对恒哥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上次来江南会,还是这个人招待的他。之后他让叶昔查了一下,才知道这个人就是江南会所大大有名的老板恒哥。恒哥走过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齐齐地给他打招呼‘恒哥’。他却理都没理,直接朝着宁浅语躬身道:少夫人和大少能来我这个小小的江南会,蓬荜生辉啊。周围的人听到恒哥这么的态度,都在猜测着慕圣辰和宁浅语是什么身份。慕圣辰扯了扯嘴角,他看出来,这恒哥是因为宁浅语的缘故,才这么大方的,他更加肯定的是,跟之前那个救宁浅语的男人有关。想起那个男人,慕圣辰的嘴角抿了抿。你好。宁浅语点了点头,不算太拢络也不算太陌生。恒哥也不觉得尴尬,很自在地吩咐人取酒和饮料来招待宁浅语和慕圣辰。周围是一片的热闹,只有他们所处的这一处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很快大堂经理就把包厢给处理好,跑过来请慕圣辰和宁浅语。少夫人、大少请!恒哥做一个请的动作。大堂经理立即往前边给带路,他们一起进了包厢。虽然包厢准备得仓促,但还是很干净,也没有异味,大概是包厢里有安装空气净化器的原因吧。把宁浅语和慕圣辰请进包厢后,恒哥便打算离开,这个时候慕圣辰开口叫住他。恒老板,可以请你帮个忙吗?不知道为什么,慕圣辰的这个口气,竟然让恒哥有点古少来了的错觉。他呆滞了一秒回答,自然可以。借你们江南会的服务员用一用。慕圣辰的眼里带着一丝冷意。有何不可?不过是借个服务员罢了,在恒哥看来,真的是件很小的事,立即让大堂经理招来江南会最好的服务员。慕圣辰朝着那服务员看了一眼,然后吩咐叶昔,叶昔,你先让服务员带着你进去看看隔壁包厢里的情况。是。叶昔点了点头,带着服务员离开。没多久,他们便返回来了。辰少,包厢里的人不少……叶昔附在慕圣辰耳边小声地嘀咕着。慕圣辰点了点头,牵起宁浅语的手在嘴边吻了吻,然后低声交代,浅语,你先跟着这个服务员进隔壁的包厢,我和叶昔就跟你身后进去。你放心,我没事的,你在包厢里等我吧,我马上就回来了。宁浅语根本就没多想,她只是对江南会有些抗拒,现在木圣辰跟着来了,她已经好多了。旁边的恒哥听到慕圣辰的话皱了皱眉头,似乎这事有点不一般啊!由慕大少亲自陪着少夫人还不放心,还找个服务员跟着少夫人?他朝着服务员吩咐道:你照顾好少夫人,出什么事唯你是问。古少虽然没有交代过要照看好宁浅语,但如果宁浅语再在江南会上出事,大概不用古少吩咐,他便可以自己切腹了。大老板的警告,服务员哪敢不听?立即点头,往前面给宁浅语带路。服务员带着宁浅语离开几分钟后,慕圣辰由叶昔推着跟了过去。至于说恒哥,慕圣辰选择无视。在别人的地盘上,有什么能瞒得住人家?而且他也没打算瞒着,要不然刚才也不会找人家借服务员了。包厢门被关上了,隐隐的音乐声从里面传过来。叶昔正准备敲门,里面传来一声响,慕圣辰朝着叶昔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一脚把包厢门给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