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一年的约定(1 / 1)

慕圣辰还没走到车边,车门便被推开,叶昔从车上下来。辰少!叶昔唤了慕圣辰一声,然后朝着小宝贝张开双手,小宝贝。小宝贝开心地扑进叶昔的怀里,然后献宝一样地朝着叶昔道:叶叔叔,刚才我看到干妈了哦。叶昔脸色微微一僵,然后抬起手摸了摸小宝贝的头,是吗?是啊,义父送干妈到妈咪那里去了。小宝贝偏头很认真地回答。叶昔‘哦’一声,然后转身拉开车门,从里面取出来一个袋子,递给小宝贝。小宝贝拆开包装,发现里面是一套M国迪士尼最新出的芭比娃娃,惊呼出声,哇,芭比娃娃!小宝贝,喜欢吗?叶昔含笑问。喜欢。小宝贝点点头,然后又问,叶叔叔,是干妈让你带给我的吗?叶昔的脸色变了一下,然后点头,是啊。慕圣辰看一眼叶昔,然后从叶昔怀里把小宝贝抱过来,小宝贝,你去玩芭比娃娃,爹地和叶叔叔有话说。好。小宝贝乖巧地点头。慕圣辰把小宝贝放安全座位上,然后朝着叶昔道:上车聊吧。嗯。叶昔点头,然后两个人一起上车。上车后,叶昔先从公文包里取出来一叠文件递给慕圣辰,这些文件,需要你亲自签字。慕圣辰‘嗯’一声,接过文件看都没看一眼,便放在了一边。叶昔见慕圣辰没动,又补充一句,辰少,您先把文件看看吧,我今晚回A市,顺便带回去。慕圣辰依旧没看文件,只是问,你什么时候的飞机?晚上十一点。叶昔说完,视线朝着车窗外的军区总院看过去,他心中的那个他,现在在那里。慕圣辰盯着他的侧脸看了几秒,然后说,你把机票退了,然后给我订一张。嗯?叶昔一下没明白慕圣辰是什么意思?辰少,您也要回A市吗?我回A市,你不用回。慕圣辰详细而缓慢地解释一遍。叶昔更加不明白了,辰少,我退票怎么回A市?叶昔,古琴不可能回A市的。慕圣辰看向叶昔,很认真地说。叶昔错愕了,辰少,您怎么……辰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慕圣辰把视线转向车外,叶昔,虽然古琴醒来后,你没有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但你每天晚上都会守在医院里。古琴出院,搬回别墅后,你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去别墅那边守到天亮。辰少,我……叶昔抿着嘴角,说不出话来。慕圣辰定定地看着他,然后道:叶昔,我不清楚你离开医院前古斯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但我要告诉你,你和我和亲兄弟没有区别,有什么事你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叶昔默默地看着慕圣辰许久,然后摇头,辰少,古大少没跟我说什么,我不过自己内疚,才决定离开她的。慕圣辰明白古斯肯定和叶昔说过什么,但叶昔不想说出来,他也没办法。在心里叹口气,慕圣辰到:你留京都吧。可是,辰少,华老爷子的病……叶昔知道慕圣辰来京都是为华老爷子的病,现在能离开么?已经做完手术了。慕圣辰的眼神凝了凝,然后道:我先带着小宝贝进去了,等古琴的检查报告出来,我再给你打电话。好,谢辰少。叶昔点头。以后别说谢了。慕圣辰没好气地看了叶昔一眼,叶昔紧绷着下巴没说话。慕圣辰抬起手拍了拍叶昔的肩膀,然后推开车门,抱着小宝贝下车。目送着慕圣辰离开后,叶昔才默默地望着军区总院的方向,悄悄地握紧了拳头。古琴,你说过你爱我的,你能等我吗?等我有那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跟你说爱你吗?你能等我一年吗?叶昔闭上眼睛,脑海中回忆着出车祸的那天,古琴在他的怀里带着笑说的那句话。对不……起叶……昔……我……爱……你……叶昔……他想告诉她,他也爱她,但她已经失去意识了。在她手术后昏迷的那几天,他总想着,等她好了,他会告诉她,他也爱她,他很爱很爱她。如果她家人不喜欢他,他会努力让她的家人喜欢。他会好好地照顾她,不会再让她受一点伤害,受一点委屈……可他现在没这个资格!从他答应古大少那个条件起,他就暂时失去了靠近她的资格!一个月前,古琴醒来的那天。叶昔按照他和杜中渝的约定,古琴醒来后,他便从病房里退出去了。他默默地守在病房的窗户外,看着宁浅语给古琴做检查,看着宁浅语宣布古琴进入康复治疗,看着古琴对着每个人笑,看着他们对她关心。他舍不得移开眼睛,他想进去,他想让她对着他笑,他想关心她……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你跟我来。他回头,看到的就是古斯那冰冷的背影。其实叶昔隐隐地猜测到了什么,但依旧跟了上去,他是想要最后争取。随著古斯来到走廊尽头,进入一间像会客室的小房间。古斯将窗帘打开,然后面对着落地窗站着。叶昔默默地站在他身后一米外的地方,等待着古斯开口。许久许久之后,古斯才开口,声音里透着丝丝的冷意,你叫叶昔是吧?叶昔垂着眼帘回答,是,古大少。听到叶昔叫他‘古大少’,古斯愣了一下,然后故意道:你还算有点自知自明啊。叶昔抿了抿嘴角,没说话。古斯缓缓地转过身来,眯了眯眼睛看向叶昔,脸上透着几分嘲讽,嘴里吐出的话,刻薄尖锐,古琴有跟你说过我们古家吗?没有。叶昔直接回答。古斯一点都不意外叶昔的回答,因为他太了解自己的妹妹,她永远都不会把自己的身份当回事。但恰恰就是因为这个,才给了他这一个机会来‘为难’叶昔不是吗?古斯的眼底滑过一道光,听过龙门吧?听到‘龙门’两个字,叶昔的心猛地一顿,眼睛也跟着睁大,难道说古琴是……古斯似乎看出来了叶昔心里的想法,冷冷一笑道:你没猜错,古琴是龙门的小公主。我义父是龙门前任门主,而现在龙门是在我的手上。龙门的小公主……叶昔的心底五味杂陈。所以,你们就算是结婚了也没用,因为龙门不会承认。古斯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淡淡的,那语气好像是在嘲笑叶昔这么个不知名的小子,竟然欲图染指他龙门的小公主。叶昔的拳头紧紧地握着,却说不出反驳的话。他无法反驳,他怎么反驳?你必须离开她!古斯说完这句话,盯着叶昔的眼睛眨都没有眨动一下。他的视线,锐利凌厉。叶昔深吸一口气,然后看着古斯眼睛,一个顿一句地回答,我、不、会、离、开、她!是吗?古斯缓缓地走到沙发前坐下来,你似乎很不了解我龙门的手段啊!语气轻柔得不行,却能从中感觉到杀气。叶昔不服气地道:离不离开她是我的自由,我只是答应过叔叔,她住院期间,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古斯没说话,许久之后,他才开口,语气里的戾气没有完全消退,你不离开?不。叶昔的眼神里带着坚定。好,我给你一个机会。古斯将胳膊撑在了沙发扶手上,用手抵着脑袋,摆出一副闲适的模样。叶昔的眼底燃气一丝希望,期待地看向古斯。我给你一个机会,一年之内你不许出现在古琴面前,一眼都不行。一年之后,你是不是能把她追回去,那就是你的本事。当然,你不要这个机会也可以,我随时都能把她给带走,带到你找不到的地方。说完,古斯也不着急,就那么气定神闲的等着叶昔的答案。听到古斯的话,叶昔的手无意识的紧紧按住胸口,心脏痛得仿佛被生生撕裂。一年换到一次机会!如果他不答应,以古斯的手段,可以让他永远都接触不到她。如果他答应,那么还有一次机会。好,我答应。扫一眼叶昔,古斯慢条斯文地开口,记住,一年之内不许出现在她面前。在最后,古斯还故意地补充一句,这一年,我会让她相亲,会她忘记你的,那个时候她跟别人在一起了,你追也没用。叶昔浑身骤然冰冷,让她相亲?让她和别人在一起?只要想想那个画面,他都觉得心脏要裂开了。叶昔紧紧地握住拳头,不会,她说她爱他的,她不会和别人在一起的。从那天起,叶昔再也没出现在古琴的面前,即使古琴出院,他也没出现过。他只是在暗处,在古琴看不到的地方看着她,远远地看着他。一年不长,很快就会过去,古琴,你等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