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合谋败露了(1 / 1)

闻云哲便惊觉上了华震武的当了,立即闭上嘴巴,然而已经来不急了。华震武已经把闻云哲给诈出来了,哪能这么容易放弃?这目的不是很明显吗?你出车祸,却只通知我过来。说说吧,为什么?华震武的视线盯着闻云哲,似乎可以看透闻云哲。闻云哲略为心虚地把眼睛给移开,那个,没什么啊,我就觉得找舅舅比较好啊。是吗?华震武似乎真的相信了闻云哲的话。闻云哲点头,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是的。就在这个时候,华震武突然道:你和浅语合谋是吗?啊?闻云哲现在是震惊加错愕了。华震武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然后道:你和浅语合谋制造这么个车祸,把我给骗到这里来……华震武的话还没说完,闻云哲便急急忙忙地打断他,不是,舅舅,车祸是我自作主张,她根本不知道。嗯?所以你是承认你和浅语合谋了?然后你们是要干什么?华震武的脸上带着一丝笑。虽然明白宁浅语和闻云哲是特意把从华老爷子的病房里支开,但他却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他相信浅语不会害华老爷子的。听到华震武的华,闻云哲这才明白,他再次上当了。舅舅,我什么都说,您别再诈我了。华震武哼一声,淡淡地道:你现在明白我诈你了?哼,还跟我玩心机呢。可不是华震武自信,华夏第一大家族的当家者,玩心机,谁玩得过他?是,舅舅,我错了。闻云哲脸上带着苦笑。华震武淡淡地道:现在说说吧,你们把我支开,到底是为了什么?因为慕圣辰。圣辰?华震武的声音抬高八度,然后又低声自言自语,我还以为他是浅语的学生呢?原来他真的是圣辰啊。听到华震武的话,闻云哲满脸的不可思议,舅舅,难道你也发现他……华震武的眼神横扫过去,闻云哲立即闭上嘴巴。闻云哲心里道:惨了!舅舅要撒气了!赶紧乖乖地招了吧!就外公手术的那天,我刚好偷听到了他和小宝贝的谈话,然后才知道是他的。华震武差点没扬起巴掌拍死这个外甥,你这个臭小子,竟然憋着不说出来。我不敢说啊!您又不知道他那脾气。靠,慕圣辰那脾气,老子敢惹吗?你们还一个个的护犊子,到时候吃亏的一样是老子。不对,现在吃亏的也是老子。华震武没说话了,因为他太清楚慕圣辰是什么脾气了。如果那能那么好说话,那他也不会偷偷地来医院看老爷子,还费尽心思地不让他们知道。我刚好偷听到他们打电话,今晚他要回A市了,那啥宁……医生……想安排他去看看外公,然后我就帮忙了。闻云哲越说越觉得自己冤枉。他只是帮忙的,结果,出力的是他,被骂的也是他。苍天啊!大地啊!他为什么这么倒霉?今晚要离开了?老爷子醒了,所以他要回A市了。华震武沉默了许久,然后才道:走吧。走?去哪?闻云哲没有跟上舅舅的节奏。回医院。华震武说完率先走出去。闻云哲跟在他的身后,边走边问,舅舅,我的车怎么办?华震武瞥一眼闻云哲那辆撞坏的车,淡淡地道:你想开的话,就去开啊。舅舅,那车都撞坏了,还怎么开啊。闻云哲翻了翻白眼。舅舅,你能不能给我报销车钱啊?好歹那车也是因公殉职的啊……你应该找另外一个人报销啊。才不要,舅舅,你给我报销……慕圣辰离开后,宁浅语去观察室把那两个警卫叫出来后,便返回了病房。进去的时候,发现华老爷子竟然醒着。她愣了一下,快步走了过去,老爷子,您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华老爷子摇头,宁医生,刚刚……那个…人……嗯?宁浅语心里一咯噔,不会那么巧,跟上次一样撞上了吧?刚才是闻副总,就是您那个外孙,他来看看您,因为有事,便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宁浅语扯开一丝笑,再次把闻云哲给搬出来利用,反正一回生,二回熟。华老爷子‘哦’一声,似乎还幽幽地叹息一声,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睡。宁浅语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伸手替华老爷子把被子盖好,然后默默地坐下来。没多久,华震武和闻云哲一前一后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宁浅语惊地站了起来,华部长不是去车祸那里的吗?怎么和闻副总一起来了?想想宁浅语还是决定先问华部长朋友车祸的事,至于闻副总为什么会跟华部长一起出现,她以后再问。华部长,您出车祸的那个朋友怎么样了?不严重吧?车祸?华部长回头看一眼站在病房门口没动的闻云哲,怒气冲冲地道:你问那小子吧。问闻副总?宁浅语带着疑惑朝着闻云哲走去。走近闻云哲,她这才注意到闻云哲的额头上缠着纱布,闻副总,你额头怎么了?没事,就撞了一下。闻云哲摸着鼻子,简单的解释。撞一下?宁浅语想起华震武之前接到电话说有人出车祸了,现在他是把闻云哲给带来了,然后华震武让她向闻云哲问出车祸的事……她若是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真的是傻子了。闻云哲为了把华震武支开,给自己制造了一场车祸,还把自己的额头给撞了!然后可怜的闻云哲便收到了宁浅语的眼神轰炸。让你把人给支开,你特么用车祸?宁浅语的眼神轰炸绝对堪比真刀真剑啊!闻云哲,觉得他真的好冤屈啊!刚被舅舅骂完,现在又被宁浅语眼神扫射。他却不知道,他这是运气好,正好华震武在这里。若不然他所受到的不仅是眼神轰炸了,最起码得是宁浅语的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