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我们也要结婚(1 / 1)

在婚礼现场的一个角落里,古琴正和一对中年夫妻面对面站着。古琴,你应该清楚,放任你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已经是我和你爸最大的让步了。所以你的婚事可由不得你做主。古晓瑜那张高贵、优雅的脸上带着微微的怒气。是吗?古琴精致的脸上没任何表情。古晓瑜冷冷地递着她道:你义父婚礼后,你就跟着我和你爸一起走……古琴不等她把话说完,便直接打断了她,有本事你跟义父说这句话。你……古晓瑜听到古琴这句话,一张优雅的脸差点没破功。乔潇立即朝着古琴呵斥道:古琴,你怎么跟你妈说话的?古琴瞪着眼睛反驳乔潇,我就这么说话对她说话了,你要怎么着……伴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就是一声很清脆的巴掌声。左脸上传火辣辣的疼,古琴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左手摸了摸。乔潇看一眼自己抬起的右手,又看一眼捧着脸的古琴,他没想到他竟然冲动地打了古琴。琴儿……谢谢乔先生的巴掌。古琴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往楼梯口的方向跑。刚跑到楼梯口,迎面撞上一个人。她低着头,连对不起都没跟人说,便急急忙忙地跑了。原本被人撞到,叶昔也没在意。但当他注意到撞他的人是古琴的时候,一下愣住了。他们俩从那天后,就一直都没再见面,原本他们就是两条没有交际的平行线,上一次只是意外。而意外过后,便又恢复成了两条平行线。好像刚才她在哭?叶昔皱了皱眉头,不由自主地抬起脚追了上去。古琴并没有跑远,叶昔从楼梯口出来,就看到她坐在楼上的的台阶上。她双手抱着膝盖,脸埋在膝盖里,身子不停地轻颤着。叶昔的心狠狠地拧了一下,脚步微顿了一下,就慢慢的停了下来,他盯着哭泣的古琴看了片刻,才重新缓缓地迈着步子,冲着她走了过去。他没有打扰她,只是停在她的身边,安静的站着,任由她哭泣。不知道过去多久,古琴的余光瞄到了眼前有一双皮鞋,下一秒她就抬起了头,跟叶昔的视线对视在一起。她精致的脸上还挂着眼泪,右脸上有个挺明显的巴掌印。谁打了她?叶昔的眉心轻皱了起来。当看到是叶昔的时候,古琴狼狈地瞥开眼神。叶昔没说话,只是从兜里取了一条手帕递到了古琴面前。迟疑了几秒,古琴抬起手吧手帕给接了过去,然后把脸上的泪水给擦干净。擦完后,她紧紧地捏着手帕好一会儿,才开道谢,谢谢。不客气,谁打你了?不自觉的,叶昔的语气里带着一点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怜惜。说完这句话后,叶昔才惊觉自己很突兀,立即解释,我是看到你脸上的巴掌印。这是古琴第一次听到有人关心她,竟然有一种让她想哭的冲动。从她出生后,就被父母扔给了义父。义父很忙,虽然很关心他们的生活,但他们基本上是跟着保姆一起生活的。长大后,她性格本来就是大姐大,自然也没让别人关心过。你……这一刻,古琴下了一个天大的决定。叶昔眉头微微挑了挑,恩?古琴深吸一口气,你是不是真的想对我负责?叶昔没想到古琴突然这么问,先是一愣,之后又反应过来,是。对她负责,他的确是衷心的。那好,你跟我来。古琴一把拽住叶昔的手,然后就往大厅的方向跑去。叶昔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却依旧跟着她走。宁淑君和杜中渝的结婚仪式已经结束,主持人正在宣布婚宴开始。古琴拉着叶昔冲到舞台上,从主持人的手里把话筒抢过来。我想宣布一件事。古琴开口,所有人的视线都转了过来。今天借着义父和宁姨的喜庆,我也有个喜讯要告诉大家。古琴停顿了一下,眼神在她熟悉的那些人的脸上扫一圈,看到他们一脸的惊讶,她扯开一丝灿烂地笑,然后转头,朝着叶昔问了一个让人绝倒的问题,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叶昔几乎有点猜测到这个女人是要干什么。他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最后吐出两个字,叶昔。叶昔!古琴嚼着这两个字,然后举起她握着的叶昔的手,大声地宣布道:今天我跟叶昔结婚!这句话一出来,现场原本的安静气氛,瞬间变得骚动起来。最先说话的杜中渝,古琴,你说什么?义父,我要跟他结婚。古琴紧紧地握住叶昔的手,一脸的坚定。杜中渝盯着古琴看了几秒,才道:古琴,你要知道,这种事可不能拿来开玩笑。我没开玩笑,我就跟他结婚,等会就去领证,你们就算有人反对,也没用。当然我更希望义父能支持我。古琴主动握住叶昔的手。后者低着头,看着他们两手相握的地方,然后抬起头,和古琴站在一起。杜中渝还没来得及表态,古晓瑜和乔潇跑了过来。古琴,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嫁人?谁允许你的?古晓瑜脸色发白,怒气冲天。古琴一脸嘲讽地看着古晓瑜和乔潇,我结婚需要通过你们的同意?古晓瑜冷声道:古琴,你的婚姻我已经给你约定好了,我不会让你跟这个莫名奇妙的人结婚的。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事?你们除了给了我这条命,还给过我什么?你们有什么资格管我?古琴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声音都破了。古晓瑜张着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古琴的话。杜中渝朝着她瞪一眼,然后对古琴说,古琴,如果你坚持跟他结婚,我们大家尊重你的选择。古琴点了点头,最后慎重地朝着杜中渝和宁淑君一礼,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叶昔走了。古琴和叶昔离开后,现场的气氛也变得有些诡异了。也是啊!这好好的一个婚礼,之前来了一场‘抢婚戏码’,现在又来一场‘逼婚戏码’,可真的够热闹啊。杜中渝却依旧是一脸的笑,他优雅地走上舞台,从主持人手上接过话筒,实在不好意思,闹了这么个插曲,打扰大家用餐了,我在这里给大家赔不是。现场的气氛,随着杜中渝的这句话,跟着变得松懈缓和了许多。婚宴继续进行着,很快大家就把这个小插曲给忘记了。只有还有两个人处在懵逼状态,他们就是慕圣辰和宁浅语。古琴和叶昔什么时候在一起了?宁浅语直接问身边的男人。我也不知道。慕圣辰苦笑着摇头。你整天跟他一起,你不知道?宁浅语的语气稍稍有些怀疑。我是真不知道,我近来是给他放了假,让他找女朋友,只是……只是慕圣辰没想叶昔是找了女朋友,还是他岳父大人的义女。宁浅语沉默了几秒后说,古琴这几个月就来A市几次,而刚才他们说要结婚。看来他们早就在一起了。恩。慕圣辰附和地点头。他们瞒得还真的够严实的啊。宁浅语一脸的感叹,古琴的工作在B市,叶昔在A市,两个人也挺不容易的,你记得多给叶昔放假。宁浅语立即为义妹和叶昔争取假期。那当然。开玩笑,宁浅语的话,他敢不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