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一人睡一晚(1 / 1)

那个我收拾的时候,浅语姐姐正好过来,她给我帮忙收拾,所以、所以就把你的衣服也收柜子里了……他都说他自己回来收拾,结果她鸡婆,最后导致浅语姐姐帮忙,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古琴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声音直接消失。我知道了。叶昔面无表情的开口,过了片刻,他又说了一句,是我没考虑周到,少夫人只怕少不了会过来,我们……经过叶昔一提醒,古琴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住得这么近,宁浅语肯定没天会来几次,那如果他们俩分开睡,肯定会漏出马脚。古琴朝着叶昔瞄一眼,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叶昔沉默几秒后,回答,保持这样,隔壁我也不收拾了,我睡沙发。古琴知道一个人睡床一个人睡沙发是最好的办法,但也不能让叶昔每天睡沙发吧?他愿意,她还舍不得呢。一人睡一晚沙发吧。叶昔微微一愣,然后摇头,不行,我睡沙发。一人一晚。古琴坚持一人一晚。叶昔盯着她的眼睛,转念一想,就同意她,反正她睡着后,自己再把她给抱床上去就行。思及他点了点头,好。古琴满意地点了点头,今晚我睡沙发。嗯,我去洗澡。叶昔没有异议。洗澡?你衣服衣服全在柜子里,那啥……呃……在抽屉里。古琴的耳尖飞快地覆盖上一抹鲜艳的红色。什么抽屉了?叶昔习惯性地朝着古琴看过去,然后视线就黏在了古琴那红得滴血的耳尖上,好看得让人想咬一口。他抿了抿下巴,强迫自己的视线给移开,转身拉开柜子,左右两边分别放着他们的衣服,虽然中间隔开了,但叶昔觉得从未有过的温馨。刚才她好像说什么东西在抽屉里吧,叶昔的视线落在抽屉上,然后伸手拉开。里面是他的……她刚才耳尖红的那样,是因为害羞啊。真可爱!叶昔的眼底浮起一丝笑。微微侧脸往后看了一眼,发现古琴还保持着之前的那个姿势站着,他抿了抿下巴,拿起他需要的衣服,进了浴室。古琴听到叶昔进浴室的声音,才缓缓地把视线给转回来。朝着浴室看一眼,她从柜子里取出来一张毯子,然后在沙发上躺下。原本工作一天,她便累得不行,然后回去后就忙着收拾东西搬过来,过来后又收拾,所以古琴一闭上眼睛,便睡着了过去。叶昔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古琴在沙发上睡得正香。他轻轻地走过去,确定她睡得够熟后,轻手轻脚地把她给抱到床上。替她把被子轻轻地盖好,然后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她的五官十分的精致,属于很漂亮的那种。静静地坐在床边凝视着她看了许久,叶昔才起身,到沙发上躺下。这一觉他睡得特别舒服,到早上七点才醒过来。盯着古琴的睡脸,看了好一会儿后,他才离开房间。洗漱好后,便去了隔壁。过去的时候,宁浅语正在做早餐,小宝贝和慕圣辰坐在餐厅。小宝贝早!叶昔伸手摸了摸小宝贝的头。叶叔叔早,干妈呢?妈咪说干妈会和你一起来的。小宝贝往叶昔的身后看去,寻找古琴。叶昔淡淡一笑,回答,你干妈还在睡,晚点才会过来。哦,原来干妈是懒虫。小宝贝咧嘴笑了。小宝贝,你说谁懒虫?随着话音落下,古琴从外面进来。捏了捏小宝贝的脸颊后,她的视线在叶昔的身上扫一圈,哼一声,她又转了回去。她刚才是对他表示不满吗?叶昔摸了摸鼻子,不知道什么地方惹到她了?该怎么让她消气呢?他却不知道,他这个所谓让古琴消息,根本不可能。因为古琴是生气,他把她给换到床上去了。原来在叶昔离开后不久,古琴便醒来了。发现自己从沙发上,睡到了床上,她的脑子有好几分钟是蒙的,之后反应过来是叶昔把她抱到床上的。皱了皱眉头后,她跳下床,准备找叶昔。结果发现叶昔已经离开了,她匆匆忙忙地梳洗后,跑过来原本是打算找叶昔理论的。过来后,才惊觉这里不是理论的好地方。干妈懒虫,竟然睡到这个时候,羞羞。小宝贝朝着古琴做个鬼脸。古琴满头黑线,想反驳,都不知道怎么反驳,因为她的确是最后一个起来的。最后她信誓旦旦地道:小宝贝,明天我肯定比你早。算了吧,干妈你这么懒。小宝贝直接鄙视她。被外甥女给鄙视了,古琴哪能示弱,明天我肯定比你早,如果我比你晚,我给你去买M国迪士尼最新出的那套芭比娃娃。好,干妈你说话算数。小宝贝的眼底带着笑。肯定算数。就这样,古琴和小宝贝达成了协议。慕圣辰和叶昔瞪着那一大一小,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宁浅语倒了习以为常,古琴和小宝贝两个人在一起,若是不这么闹,就真的不正常了。早餐后,慕圣辰和叶昔进了书房,古琴则去了单位,宁浅语先送小宝贝去幼儿园,然后去超市买菜。家里多了两口人,菜也得更精致一点。买了菜和其他的一些生活用品后,宁浅语才打倒回府。回去才发现落在房间里的手机竟然有十多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是小K打来的。小K突然给她打电话干什么?宁浅语带着疑惑,把小K的电话拨了过去。那边很快便接通了,宁医生。嗯,小K你找我有事吗?宁浅语问。宁医生,我是想告诉你一声,医院把麦克医生请来了。小K的声音里有些急切。宁浅语愣了一下,然后笑着道:那不是很好吗?麦克医生医术很好,你们好好跟他学习。不,宁医生,我们不想跟他学,我们想离开医院,我们是跟您说一下,我们可能要辜负您的希望了。对不起,宁医生。不打扰您了,宁医生再见。说完,小K便要挂电话。等会。宁浅语急急忙忙地叫住她。小K以为宁浅语是要劝她,有些激动地道:宁医生,您不用劝我们了,上一次,我们便决定跟着您一起离开的,那是您不允许,现在麦克医生来了,我们坚决不会留下。宁浅语深吸一口气说,不是,我不是劝你们。我是想说,你们辞职吧,工作我来想办法。真的吗?小K好不激动。嗯,真的,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他们跟了她这么多年,上次他们受委屈,宁浅语就觉得很对不起他们了,这一次,她一定得把他们给安排好。谢谢宁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