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孤孤单单地过一生(1 / 1)

沉默了一会后,慕圣辰开口,叶昔,三天后M国的那个代表会我去吧,我顺便去看看景瑞。辰少是心里难受,想离开华夏吧!叶昔点了点头,回答,是。叶昔,公司交给你和炎睿了。慕圣辰破天荒地交代了一句。叶昔虽然觉得奇怪,却没多想,请辰少放心。嗯!你回去吧!我今天下午不进公司了。是。从公寓出来,叶昔坐上车,突然想起慕圣辰让他把离婚协议书送给宁浅语。他朝着牛皮纸袋子看了一眼,边掏出手机拨号码,边把牛皮纸袋子放在副驾驶座位上,一个没注意,牛皮纸袋子里的东西滑了出来。叶昔的眼睛睁大,然后低下身子去捡。当看到文件上内容的时候,他睁大了眼睛,眼睛里充满不可置信。连手机里传来宁浅语的声音,他都没听到。请问你是谁?请问你找谁?如果你不说话,我就挂电话了。当宁浅语第二句话传来的时候,叶昔这才回过神道:少夫人是我!叶昔?有事?叶昔伸手把车垫上的文件捡起来,才道:少夫人,是这样的,今天不是在……万达广场遇到您和小宝贝了,我想问问少夫人,用不用我帮您……办张游乐场的会员卡,可以任由……小宝贝去游乐场玩?叶昔吞吞吐吐地编完一个借口。不用。然后那边的宁浅语就挂断了电话。叶昔这才满头大汗地把手机给手进兜里。辰少,属下只怕这次不会听你的安排了。叶昔嘀咕着,把离婚协议重新装进牛皮纸袋里,然后收进了他的公文包了。也就这样,这份离婚协议书,永远地尘封进了叶昔的公文包里。不仅宁浅语没想到,连慕圣辰都没想到。第二天叶昔进公司的时候,没看到慕圣辰,也没接到慕圣辰的电话,他正准备去公寓找慕圣辰的时候,慕圣辰才由保镖推着姗姗来迟。一如既往的定制西装、白色衬衣,深蓝色领带。优雅、高贵,更重要的是没有半点的伤心的感觉。叶昔愣了几秒,才道:辰少!慕圣辰点了点头,示意叶昔推他进办公室。叶昔立即从保镖的手上接手推轮椅的工作。进入办公室后,叶昔就给慕圣辰报行程表。因为近几天慕圣辰都是不眠不休的工作,所以叶昔所报的行程表比较的忙。而破天荒的,慕圣辰打断了他,留一半。?叶昔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慕圣辰心情很好地重复了一遍,留一半。叶昔反应过来,点头,按照慕圣辰的吩咐把一半的行程给划去。在他的眼里,辰少很不正常。然而,他也没辙。这还不算什么。会议的时候,下面部门有个经理直接交错了报表,若是换平时,慕圣辰该训斥了。结果他风淡云飘让经理把报表换了一份,然后继续开会。整个会议室的人都被这样的总裁吓得不浅。一连三天,慕圣辰都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没日没夜地工作。他每天准时上班、准时下班,除非特殊的情况,他一定不会加班。整个圣祥集团上下的员工都在感叹,笼罩在圣祥集团上空的那朵乌云,总算是吹走了。要知道慕圣辰拼命加班的那段时间,整个圣祥集团的员工除非特殊情况,都跟着拼命加班。没办法,谁让人家大BOSS说的算呢。而叶昔并不太乐观。这样的辰少看起来正常,而实际上并不太正常。要知道叶昔可是跟在慕圣辰身边近十年的人。辰少的眼波里没波动了,像一潭死水,激不起半点的浪花。如果说五年前宁浅语的离开,带走的是慕圣辰的情绪的话,那么这一次,她剥夺的是慕圣辰的灵魂。他就像是没有灵魂的躯壳,看似光鲜不已,实际上,跟死了没什么两样。叶昔找不出解决的办法,只能暗暗着急。而三天后,慕圣辰如期地去了M国。宁浅语自从那天在万达广场再次见到慕圣辰后,就变得沉默了。她拜托古斯帮小宝贝找了个幼儿园,然后每天开始忙忙碌碌的工作,除了双休的时候,陪小宝贝,她每天都把手术档期给排得满满的,除非意外的情况,否者她坚决不变动。这天从手术室出来后,她被请到了院长的办公室。进去的时候,院长办公室除了院长,还有另外一个中年男人。宁浅语微微一怔,然后道:院长,您有客人?那我晚点再来。说着宁浅语就要离开,却被院长给叫住了,宁医生,请留步。嗯?宁浅语停住脚步回身。院长朝着那个中年人看了一眼,然后急切地走到宁浅语面前,宁医生,这位是我们A市的卫生局郭局长。郭局长好。宁浅语的语气很淡。卫生局的局长站起来,乐呵呵地道:宁医生如此年轻,就有这等的成就,可真的了不起啊!宁浅语本不擅长交流,卫生局长如此打官腔,她也找不到什么话来回答,她朝着院长询问地看过去。院长抽了抽嘴角道:宁医生,郭局长今天特意来我们医院呢,是想请您帮忙的。帮忙?宁浅语挑了挑眉。那个,郭局长跟戚小姐有点亲戚关系,所以想请您……院长的话还没说完,宁浅语就直接打断了他,院长,我已经说过了,她的手术,我做不了。宁医生,您……院长一脸的为难。宁浅语却像是没看到他的为难一样,冷冷地道:院长,我那里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不等院长和卫生局的局长有反应,她转身就走。见宁浅语离开了,卫生局的局长一脸的怒气,她那叫什么态度?她就算再厉害那也只是个医生而已。院长翻了翻白眼,只是个医生?那你来求人家做什么?郭院长,我告诉你,如果她坚持不做手术,我就拿你人民医院开刀。说完这句话,卫生局长拂袖而去。真的是当官的压死人啊!拿医院开刀!院长的脸上露出苦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