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宁浅语被诬陷(1 / 1)

涉嫌杀害老太太?宁浅语微微一怔,然后反驳道:我没有。宁浅语,你个贱人,你指示人下毒还我们家老太太,装出这么一副清高的样子,你不得好死。蓊碧莎恶狠狠地朝着宁浅语扑过来,却被古斯给直接推开。宁浅语,亏老太太对你那么好,你还做那种猪狗不如的事……蓊碧莎指着宁浅语大骂起来,引着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对着宁浅语指指点点。这个人好像还是人民医院的医生吧?竟然这么狠毒地给人下毒。亏还长得这么漂亮,原来是蛇蝎心肠。人民医院有这种医生,以后都别来这里看病了。……各种各样的议论在宁浅语的耳边嗡嗡作响,让她的脸色越来越白。古斯把宁浅语护进怀里,黑白分明的眸里带着怒意的火焰,每个被他的视线扫到的人,都会吓得眼神一缩,闭上嘴巴。最后古斯阴鸷的眼眸盯着蓊碧莎道:凡是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在这里瞎囔囔,我可以告你。蓊碧莎被古斯的气势给吓得身子一缩,不敢再开口。这个时候,警察开口了,宁浅语,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然而古斯怎么可能会同意让警察带她走?直接道:不去。先生,请别妨碍我们办公务。警察朝着古斯道。古斯黑着脸跟警察对峙,我看谁敢在我面前带走她?警察也生气了,先生,你这么做,我们可以把你也抓起来。古斯半眯着双眼,冷冷地道:你可以试试。眼见着古斯就要跟警察打起来了,宁浅语立即拉住他的手,古斯,你别这样,我跟他们去协助调查,没事的。古斯沉默了几秒,最后点了点头,我跟你一起去。好。宁浅语浅浅一笑。急匆匆带着叶昔赶过来接宁浅语的慕圣辰,正好目睹了这一幕,漆黑如墨的眼底闪现悲伤,胸口想是被挖开一般,疼得厉害。古斯和宁浅语商量完,跟着警察朝这边走来。慕圣辰脸上的表情才迅速地恢复成面无表情,转身,往楼梯口的方向走。因为他担心他再不走,会跑过去,把古斯和宁浅语牵在一起的手给生生扯开。在慕圣辰转身的时候,宁浅语也看到了他,她本想出声叫住他,然而慕圣辰那冰冷、决绝的背影,让她把到嘴边的话给吞了下去。他本来是朝这个方向来的,结果看到她转身就走,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认为她害了他奶奶,所以不想看到她是吗?宁浅语觉得痛,很痛,被蓊碧莎说再重的话,她都不觉得难过,但慕圣辰仅仅这么一个转身的动作,却把她所筑造的心墙给击倒了。怎么了?古斯察觉到了她的异样,侧头,关心的询问。宁浅语没说话,怔怔地看着慕圣辰消失在楼梯间的背影。古斯皱了皱眉头,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站在楼梯口的叶昔,他猜测刚才慕圣辰应该也在那里,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离开了。他的眼神闪了闪,然后从兜里掏出手帕来,递给宁浅语。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宁浅语已经泪流满面了。谢谢。宁浅语接过手帕,把脸上泪水擦干。这个时候走在前面的警察等得不耐烦了,催促地道:你们快点。宁浅语连忙点头,冲着警察说了一句,不好意思。然后和古斯快步跟了上去。叶昔在宁浅语他们离开后,才转身往楼梯间而去,在楼上那层楼梯口,慕圣辰正站在那里等他。辰少,少夫人和古少跟着警察走了。慕圣辰没转身,只是吩咐道:打电话去警察局,不许审她。是。叶昔匆匆地去打电话。在医院闹得那么大,甚至古斯都准备了律师。结果宁浅语被警察带到警局后,只是做了一个笔录,询问了她昨晚的去处,然后就让她离开了。宁浅语虽然觉得奇怪,却没有多想。古斯觉得这事蹊跷,但宁浅语没有半丝疑惑,所以他什么都没说。从警局出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钟,正是午饭的点。一上车,古斯便问:想吃点什么?宁浅语想起之前在看到慕圣辰那冷漠的背影,她就心痛得无法呼吸,她哪里有什么胃口吃饭,沉默了片刻,说:我们回去吧,现在不是特别的饿。古斯盯着后视镜的宁浅语看了几秒,说了一个‘好’字后,就直接发动车子。在路过一家餐馆的时候,他把车停了下来。宁浅语瞪着外面,愣了愣,没反应过来。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再回去。古斯径直拉开车门下车。宁浅语知道改变不了古斯决定的事,只好下车跟着他进餐厅。在餐厅食不知所味地吃了一顿饭,然后坐着古斯的车回别墅。回别墅后,宁浅语提起不起一点的精神,她跟古斯说了一句,我先回房间了。就上了楼。古斯目送宁浅语离开后,皱着眉头,站在客厅好一会,才从兜里拿出手机,拨了慕圣辰的号码过去。警察局那里是你吩咐的?慕圣辰没回答他的话,只是问,她还好吗?古斯回答,不好。古斯说宁浅语不好,并不是说她被警察调查心情不好,而是慕圣辰的态度令宁浅语不好,然而慕圣辰误会宁浅语因为被诬陷而心情不好。他沉默了几秒后说,明天前,我会处理好。说完这句话,慕圣辰就挂断了电话。古斯盯着手机屏幕看一眼,最后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