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下凡后大佬们争当我爸爸 > 第19章 第 19 章
    第二场比赛开始前三分钟,郗韶才脚步虚浮,踉跄着回到自己位置。

    他头发乱糟糟,衣服也不太整齐,活像被谁蹂|躏过一百次。

    桑霄瞧见这幅样子,吓了一跳,“郗韶,你刚才去哪了?”

    “献爱心。”郗韶扁扁嘴,委委屈屈说,“我快要秃了…”

    “秃?”桑霄瞅瞅他茂密的头发,觉得崽崽离秃头还早。

    但是为了避免中年秃头变成地中海,提前防治确实很有必要。

    桑霄帮他整理好发型和衣服,摸摸头安慰,“别怕,我给你买防秃洗发水。”

    “嗷!”郗韶嚎一嗓子,紧接着追问,“有没有防秃沐浴露啊?”

    桑霄???

    防秃沐浴露是什么魔鬼?

    难道你需要茂密地胸毛、腋毛、腿毛吗?

    另外一边,韩江崖迟迟归队。

    明明输了一场比赛,他却整个人阳光灿烂,嘴角疯狂上扬。

    “鸦,鸦队?”副队长犹犹豫豫叫住韩江崖,怀疑他遭受刺激太大,终于疯了。

    否则,为啥鸦队离开时仿佛背负着杀父之仇。短短十几分钟,再回家已经天真烂漫桃花朵朵开了?

    “嗯。”韩江崖语气轻快,全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游刃有余,“第二场快开始了,大家好好打。”

    队员们面面相觑。

    若非亲耳听到,他们不敢相信,在第一局输掉之后,队长只用‘好好打’三个字,轻飘飘安慰大家。

    按照韩江崖性格,大家以为他肯定会来个苦口婆心长篇大论,企图稳定军心。

    其实大家跟韩江崖相处久了,自然了解他性格。韩江崖总喜欢用实力说话,讨厌哔哔大道理,每次老板开会他总能睡着。

    每每韩江崖开始长篇大论,就代表他给自己施加许多压力,整个团队的担子几乎要压垮他。

    反而像现在这样,轻描淡写一句没啥分量的话,才是韩江崖最轻松自如的绝佳状态。

    副队长锤了一下他的肩膀,带头应和,“那……就好好打呗。”

    “肯定要好好打啊,赢了咱们就是大满贯。”

    替补队员弱弱插话,“那个…请各位大佬相信我。之前老板通知我,决赛让我顶鸦队的位置,吓得我整个赛季都在偷偷特训。现在只是顶老幺…虽然这么说不应该,但我觉得轻松了很多。”

    “顶鸦队?为啥顶鸦队?”大家立刻瞪着韩江崖,“韩江崖,快点坦白从宽!”

    “饶了我饶了我,”韩江崖连忙滑跪,“先比赛,赢了告诉你们。兄弟们,来一个观众最喜闻乐见的翻盘剧本吧。”

    “艹!老子燃起来了。”

    “直播呢,注意素质,别说脏话。”

    “草,括号,一种植物。”

    决赛第二场正式开始。

    按照过去几次大赛的套路,输掉开局,肯定心态炸裂,导致发挥失常。

    对面战队只需要保持优势乘胜追击,摧垮他们的锐气,就能取得最终胜利。

    结果,比赛走势跟大家想的并不相同。

    后半场刚开始,k国战队和全场观众赫然发现,替补选手占了寒鸦的位置,而向来冲锋陷阵的寒鸦,竟然选择代替老幺当辅助。

    这是开赛之前,临时调整的对阵。韩江崖以前总担心,自己没有冲在最前面,会挫伤队伍的士气。

    直到刚才,韩江崖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更加信任队友,相信的团魂。

    于是,他把自己的位置,交给一直练这个位置的替补,自己则选择老幺的角色。相比刚刚融入集体的替补选手,显然,他更了解老幺和队员的游戏风格。

    于是,战队每个人都回到最舒适的状态,各自拿出最佳水平,直接将对面打的溃不成军。

    比赛结束,力挽狂澜,一举拿下千万级积分。

    结果出炉,他们创造了今年第一个用大比分翻盘的传奇剧本,一战封神,顺利拿下大满贯。韩江崖成为全场v,绝对神战绩更加辉煌。

    满场收看直播的观众纷纷受到感染,沉浸在热血燃的氛围里,替呐喊。

    “牛逼!”

    “寒鸦就是神!!!”

    “咱们的第一个大满贯!!!”

    韩江崖捧着鲜花和奖杯,站到领奖台上,舔了舔唇发表感言。

    “感谢大家,你们先安静呗,听我说两句。”韩江崖先看向摄像机,晃了晃团队奖杯,“老幺,哥说带着奖杯去接你,哥做到了!”

    然后,他又看向观众席前排,举起自己的v奖牌,“要吗?”

    郗韶望着亮晶晶的奖牌,觉得挺好玩,点点头。

    韩江崖二话不说,立刻摘下奖牌,准确无误扔到崽崽怀里。

    颁奖主持好奇地问,“鸦队,他是谁啊?”

    韩江崖咧开嘴笑着,坦坦荡荡回答,“是我弟弟!上周我不是带人打游戏,被虐了无数次吗?就是带他。”

    “哦~”全场一片起哄。

    “鸦队的弟弟是个小菜鸡。”

    “我才不是菜鸡呢。”郗韶委屈。自己明明是犬科,怎么变成禽类了?

    “别乱说,我弟弟不是菜鸡。”韩江崖表情肃穆,掷地有声的说,“因为我太菜了,带不起来他。”

    观众们???

    大神,你刚刚拿到世界级大满贯,却公开说自己菜,让我们这些真正的手残怎么办?

    现场观众咬咬牙,违心的夸奖。

    “鸦队弟弟挺厉害,一点都不菜!”

    “对对,新手打到那种程度,很强了。”

    “你听,他们夸我厉害!”郗韶心性纯粹,每个标点符号都信以为真,转过去问桑霄,“你要跟我一起打游戏吗?”

    桑霄……

    大哥,我可以选择死亡吗?

    世界联赛结束,战队举办庆功宴,特别邀请郗韶和桑霄参加。

    桑霄接到邀请,再三跟俱乐部老板确认,“我家韶韶特别能吃,没问题吗?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老板拍拍胸脯保证,“我多准备了十个人的餐点,绝对管饱!”

    桑霄望着老板,欲言又止,不忍心唤醒他的梦境。

    ——十人份,顶多够崽崽吃个七分饱。

    听说有好吃的,郗韶小朋友开心极了,特别期待庆功酒宴。

    他来到晚宴现场,发现大家全都围着韩江崖,对他进行严刑逼供。

    “鸦队!受伤是怎么回事?替补又是怎么回事?”

    “把狼牙棒和皮鞭拿开行吗?我招,我全都招。”韩江崖之前怕影响他们,才没敢告诉大家。现在比赛已经结束了,他避重就轻告诉大家自己的手伤。

    “你太拼了!”战队经理得知情况,立刻规定道,“接下来两个月,你不准打团战,平常也不能打太激烈的游戏。”

    韩江崖傻了,“那我还能玩什么?”

    “消消乐呗!”

    “队长加油,争取玩到第五关。”

    副队长又问,“所以呢?你手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说,接下来只要适当休养,就没什么大问题。”韩江崖举起右手,朝郗韶挥了挥,把崽崽叫回来,得意洋洋跟队友们说,“因为韶韶帮我转运,所以我才好的那么快。”

    大家当然不相信转运的说法,却还是配合着起哄,“韶韶真厉害,以后当咱们队的吉祥物吧。”

    韩江崖瞪他,“想得美。”

    “我来啦!”郗韶胸前挂着v奖牌,哒哒哒朝他跑过来,像个小复读机般转述道,“哥哥让我跟你说,恭喜你拿到冠军。”

    韩江崖笑得见牙不见眼,“谢谢你,也谢谢覃总。”

    覃辰逸知道郗韶今天要看韩江崖的比赛。平常从不关注电竞游戏的覃总,破天荒收看了直播。

    最终颁奖时,他看到韩江崖把奖牌扔给郗韶。而后镜头立刻扫过郗韶,他眼尖,发现郗韶旁边带着鸭舌帽的桑霄。

    遇到郗韶以前,他们三人虽然在外界眼中无限风光,但都各自遇到不顺利的事。

    可遇到郗韶以后,困难全部迎刃而解。

    虽然覃总不清楚另外两个人的情况,但对他而言,郗韶就是刺透积云的太阳,拯救自己与阴霾中。

    现在,覃辰逸已经完全相信,郗韶会转运。他想起初见时,郗韶蹲在马路边摆摊的情景,内心暗暗有个想法,打算回家之后跟他商量。

    结果,覃总忙完工作,风尘仆仆赶回家。结果却发现——

    沙发上瘫着一只小醉鬼。

    郗韶晕晕乎乎,小脸泛红,怀中紧紧搂着抱枕,嘴里含含糊糊嘟囔着。

    覃辰逸放下公文包,瞧瞧走到崽崽身边,闻到一股甜甜的酒香,不浓。

    依照覃总经验,应该是度数较低的果酒,估计被他当饮料了。

    “酒量这么差,还学别人喝酒。”覃辰逸气得在他脑门上戳了一指头,“醉了也活该。”

    虽然嘴里这么说,某位老父亲怕崽崽明天头疼,还是无奈挽起衣袖钻进厨房给他熬醒酒汤。

    被孤零零留在客厅的郗韶,翻了个身爬在枕头上。

    梦里久违的见到前主人,他突然发出细小的哭泣声,眼泪大颗大颗往外掉。

    “司卿…呜呜呜……你、你怎么还不来找我呜呜呜。”

    “坏主人,我讨厌你呜呜呜…嗝。”

    我好想你啊。

    最近,司卿发现,自家乘黄最近过于安分了。

    平常到处上蹿下跳满山跑的郗韶,现在每天趴在山林间乖乖睡觉,不吵不闹不撒娇。

    司卿觉得诧异,到跟前瞧了眼,赫然发现——

    崽呢???,,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