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热吻欲燃 > 第25章 第 25 章
    ——“一一别怕, 没事了。”

    “赵思颜你真疯了?!”

    “我……我……霍燃我不是故意的霍燃!”

    “保安!”

    “赶紧报警!”

    “赶紧先去医院处理一下吧!”

    乔温像是失了平时的反应,脑袋里有一瞬的混沌,周遭那些嘈杂在她耳边飘, 乱得有点听不进去。

    缓了一瞬心神,乔温放下胳膊转身,抬睫瞥了一眼霍燃的神色。男人脸色不算糟糕,此刻还能看着她,唇角翘气定神闲安抚似的的弧度。

    乔温心里说不上的感觉, 有些闷, 又有些发涩, 堵得人直觉得心慌。

    “赶紧去医院。”撇开这些一时间理不清的心思, 乔温压着情绪, 想伸手去拉他。临要碰到他的时候, 又缩了缩指节,没有碰上去。

    心里对过往的纠结,和此刻的现实状况交织在一块儿, 堵得乔温心里更难受了。

    霍燃垂睫看了一眼她的动作,没作出反应。

    “少爷你没事吧?!”本来在楼下等着的赵琪气喘吁吁地跑上来,“赶紧先去医院吧!”

    “嗯,”霍燃对着赵琪点了点头,忍着肩背上那点灼痛,垂手去牵乔温,又轻声问,“一一陪我吧?”

    指节被他握在掌心里,乔温僵了僵, 抿唇紧了紧下颌, 说“快走吧。”

    霍燃无声笑了笑。三个人往酒店楼下停车库走。

    顾西延匆匆赶至, 终究晚了一步,只见到个霍燃拉着乔温往场外走的背影。少年脚步一顿,眸色微敛,下颌线条,不甚明显地紧了紧,没有再跟上去。

    沈夏见乔温和赵琪陪着霍燃一块儿先去了医院,保安那儿还拦着叫嚣的赵思颜不让她走。今天请的两家合作媒体,本意并不是想来拍这种画面的,还是摁下了快门。

    “赵思颜,你该不会以为撒完泼就能走了吧?”沈夏冷脸对着她道,“这里摄像头都拍着呢,你什么都不用说,留着上派出所和警察说去吧。”

    转头又关照安保人员把她看好了。至于赵思颜自己带来的狗仔,没来得及撤,也被人堵了下来。

    倒是突然出现的沈肆,让沈夏愣了愣。

    男人神情冷冽,瞧不出太大的情绪,只在看见额发绸裙上还沾着酒渍的安倾时,神色微变了一瞬,解了西装外套,想替她搭上肩。

    安倾冷脸看着他,微退了半步。

    “沈总,”沈夏侧身往安倾身前一拦,看着这位瞧不顺眼的“本家”,“您每次都晚来一步,真的合适吗?况且,据我所知,倾倾一早就已经和您分手了吧?”

    沈夏轻嗤了一声,“一早”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您还是安安心心地,和您的周家大小姐联姻吧。”沈夏抬手,讥诮似的轻鼓了两下掌,“祝您两家,更上一层楼啊。”

    沈肆像是听不出沈夏的冷嘲热讽,视线一直落在安倾身上没挪开。只是只语未言。

    “沈肆,”安倾看着眼前的男人,自嘲式地扯了扯嘴角,不顾一身狼狈,忍着眼眶里的热意,哽声道,“这要是你的意思,大可不必,我安倾再没用,也不会靠缠着你上位。要是你未婚妻的意思,那麻烦你好好管一管,别影响我朋友。再有下次,我大不了娱乐圈这条路不走了,大家……谁也别好过。”

    乔温和霍燃下了地下车库,赵琪跑在前面,替俩人拉开车后座。要上车,霍燃只能先松开了她。

    等坐了上去,霍燃不能靠着椅背,只能倾身,额头稍抵着前座的隔挡,偏头看着身侧的乔温。

    右肩那儿,烛油这会儿已经凝固,结在衬衣上,霍燃稍稍一动,就扯得那块皮肤阵阵灼痛。

    乔温也没有靠在椅背里,而是以一个坐得笔直,俩手搁在膝盖上,似戒备又似警惕的动作,稍低着脑袋垂着眼睫的姿势坐着。

    霍燃见状,像是怕打扰到小姑娘一样,极轻地吸了口气,又吁了出来,然后伸手过去,重新搭上她搁在膝盖上的指节,轻轻握住。

    感受到霍燃掌心的温度,乔温一怔,有一瞬的僵硬,从指尖蔓延到了全身。下意识微挣着想把手抽出来,只是霍燃扣住她的动作虽轻,握着她手的力道,却像是撬不开一样。

    又听见随着她的动作,霍燃的呼吸都重了些,乔温顿住,缓了两秒,卸了肩膀的力道,只是偏头去看他。

    霍燃见她看过来,脑袋斜支着前座隔挡,额前碎发有些凌乱,对着她浅浅翘了翘唇角,软了声调,极轻地叫了她一声,“一一。”

    乔温看着他随着笑意落下的眼梢,和下眼睑那儿微跳的“泪痣”,抿唇,咬了咬下唇内里的软肉,任由他牵着,没再挣开。

    车子开到离酒店最近的三甲医院,三人下车。

    赵琪帮着去挂急诊,乔温陪着霍燃。不陪也不行,手还被人牵着。

    做完简单的处理,医生又给霍燃配了烫伤药和口服药。

    “前几天伤口有刺痛灼烧感都是正常的,”医生关照道,“创灼膏记得每天都换,观察一下会不会起水泡,要是水泡过大,来医院做无菌穿刺抽液,不要自己挑破,容易引起感染。消炎药也记得吃,创口保持清洁干燥,别沾水。”

    乔温陪在他身侧,点头。

    “烛油烫伤的,”医生关照了半天,抬睫,视线从镜片上方漏出来,看了一眼俩小年轻说,“还这么大面积?”

    乔温没多解释,点头道“嗯。”

    “为了方便保存,这种家用蜡烛里头,都添加了塑化物和膨化剂,”医生一本正经告诫道,“熔点得有个八十来度。还好你男朋友是隔着衬衣的,不然这烧伤程度可严重了去了。”

    乔温听了,心里一颤。要是今天没霍燃这一挡,遭罪的就该是她了。此刻身上这条露肩小裙子,依旧漂亮,一点烛油没沾上。

    “年轻人啊,”医生见乔温怔愣,捏着金丝边眼睛脚,提了提,看着俩人,颇为意味深长道,“不要玩儿得这么狠。实在爱这么玩儿,记得选低温蜡烛。”

    霍燃愣了愣,接着忍不住笑出了声,笑到肩颤,边笑边嘶。

    明明什么也没干,乔温脸上却不可抑制地浮起红意,干咽了一口,快速眨了两下眼睫,“……”奇奇怪怪的冷知识,又增加了……

    霍燃见状,偏了偏侧颊,凤眼斜睨了乔温一眼,长睫缓眨了一瞬,仍旧低低笑着,唇角浅翘的弧度,说不上来的意味不明,妖孽似的。

    “你不疼啊?!别笑了!”乔温瞥了他一眼,用力低声说道。还嫌医生误会得不够似的。乔温真是又忍不住替他担心,又羞恼地想捶他狗头。

    见人小情侣还有闲心打情骂俏,医生好笑地摇了摇头,接着关照,“最近吃清淡一点,别吃油腻辛辣的,外卖也少吃,都是重油重盐的多。”

    “医生,”霍燃这回,终于开了口,“我最近胃不太好,这些应该本来就不吃。”

    医生抬睫,瞥了他一眼,没明白他什么意思,随口应了一句,“胃不好,那就吃点软的。”

    “哦。”霍燃点头。

    从医院出来,坐上车,赵琪坐在驾驶座上,用意念摸了摸鼻子,“少爷,您和小姐回……”

    乔温被霍燃重新握在掌心里的手僵了僵,没说话。

    霍燃看着她的表情,长睫敛了一瞬,偏头对着前座的赵琪说“回琉璃西巷。”

    “好。”赵琪应下,默默松了口气。他家少爷,好像越来越像个人了啊。

    感受着掌心里小姑娘稍稍放松的指节,霍燃那点烧灼刺痛的感觉,仿佛从肩背上,渗进了心里。男人抿唇,无声轻吁了口气。

    赵琪把俩人送到琉璃西巷,霍燃让他停在路边就行,“里面不好开,你先回去吧。”

    乔温没开口,也没反对。赵琪也明白,就他这技术,别说是琉璃西巷,就是科目二倒车入库的车位再小一半,也没问题。只不过,他还是停好了车,应声道“好的少爷。”

    俩人下车,赵琪开走,霍燃又轻轻把人牵住了,一起往家走。

    去医院上好了药,霍燃换的是放在车里的新衬衣,没有套西装。西服压着伤口,背上反倒难受。此刻夜风一吹,肩上那块灼烧的地方,像是舒服了不少。

    而乔温,倒是搭着他放在车里的那件西服。小姑娘走得匆忙,直接穿着那条露肩的小礼服裙,就陪他去了医院。

    乔温没说话,霍燃也没硬开口。此刻的他们在外人眼里看来,应该就像是一对情侣吧。手牵着手,虽然无言,虽然像是刚刚闹过别扭,女朋友不想理他的样子,却依旧是有着紧密关系的人。

    霍燃小心地维持着这点假象,不想破坏它。就算小姑娘还没原谅他,好歹这一刻,他还是能像以前一样,牵着她的手。

    今晚那一幕,他虽然只要一回想,心尖还带着颤意,只是好像,又让他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终于到了两家门口,霍燃依旧拽着她没松手。

    乔温也不说话,直到楼道里的声控灯又暗了,才听见霍燃低声说“照顾我。”

    这回,倒有些像是他以往的语气了。大有乔温不答应,他就能拉着她一块儿在楼道里站一宿的精神。

    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底气,大概是楼道太黑吧。果然,霍燃一说话,声控灯一亮,男人脸上的神情又变得委屈兮兮的。仿佛乔温不答应,就是泯灭人性。

    “……”乔温木着脸看他,“开门吧。”

    “哦。”这些天来头一回,霍燃有种嘴角自己想向上翘起的弧度,压都压不住了的感觉。翘着唇角应她,霍燃开始找钥匙。

    啧,赵琪也不知道给他换个密码指纹锁。这老楼的钥匙找起来,也太费劲了。

    “……我不走,”乔温无奈道,“你松开我找吧。”

    “不用,”霍燃小声嘀咕,“一只手可以的。”

    乔温“……”

    俩人进了屋,霍燃把灯打开,乔温第一次看清了他最近住的这间屋子。

    家具倒是新的,只是装修,比她家还旧。下意识瞥了一眼霍燃,乔温没说话。

    男人跟生怕她跑了似的,连阖门都要牵着她。直到把门关上了,也没松开手。

    乔温抿了抿唇,刚想问他,需要怎么照顾,就看见霍燃又摁了摁胃。眉心微蹙了蹙,乔温问他,“又没吃晚饭?”

    霍燃眨眨眼,把摁着胃的手放下来,瞧着特老实地说“嗯,没来得及。下午有个会,到我去你那儿之前才结束。”

    乔温看着他,有些无言。也不知道这人,现在怎么成了这样。抽了抽自己的手,乔温说“你先松开我。”

    霍燃以为自己又哪句话说错了,顿时有点急,“一一,你就算不照顾我,陪我一会儿都不行吗?”

    “……”乔温无语地抿了抿唇角,看傻子似的看着他,“你不饿?你家冰箱有吃的?不要我回去给你做?”

    面对小姑娘的反问三连,霍燃眼睫快速眨了两瞬,轻咳了咳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试探道“那、那我跟你一块儿去吧。”

    “不用,”乔温坚持,“我做好了给你拿过来。”

    霍燃也不敢勉强她,只好退而求其次,“那你拿了,来我家做?”

    “……”乔温无语,“哦。”

    霍燃又把门开开,跟着小姑娘到了楼道平台上,然后看着她开了门,开灯进去,接着丝毫没有负担地,站在她家门口,“那你拿吧,不用关门了,拿了就走。”

    乔温缓缓偏头,看了他一眼,最终决定,还是不和伤员计较。

    在霍燃站在门口的“监督”下,乔温拿了些米面佐料,去了他家,替他开火。

    “站外面,别进来。”电饭煲里温上了粥,乔温下着最简单的挂面,盯着锅里的热汤,头也没抬,“进来蹭到伤口,别指望我再照顾你。”

    “……”霍燃可委屈死了。今天这伤受得,可一点都不怪他吧?明明是他白遭罪。

    如今也不敢不听小姑娘的,霍燃只好乖乖站在小厨房门口,看着她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一一,今晚的事情,你希望我以什么名义起诉那个……那个谁?给你出气?”

    乔温愣了愣,接着故意冷起脸,偏头看了他一眼,语气挺硬地说“都是你惹出来的事,凭什么说是给我出气?”

    霍燃苦笑,又委屈又无辜,“一一,你不能每件事儿都赖给我吧,今天这事儿,明明是沈肆惹出来的啊。”

    乔温也知道今天这事情怪不到他头上,只是也没接腔,故意不理他,接着煮面条。想了想,还是给他又卧了两个溏心蛋。

    霍燃眼尖地看见了她的动作,这才又敢嘀咕一句,“我这今天要是死了,都绝对是个冤死鬼。”

    乔温敲蛋壳的手一顿,好气又好笑,憋着笑意,木着脸说“出去休息吧,别挡道。”

    霍燃“……”都怪沈肆!

    终于照顾这位大少爷吃完,霍燃又矫情上了。

    “一一,我身上难受。”霍燃努力调整着表情,既不能显得过于像装可怜,又得表现得稍稍委屈一些的样子说。

    “那你要干嘛?给你上药?”乔温面无表情地说。

    “又不能洗澡,”霍燃小声道,“那你替我擦一下呗。背后,我又够不着。”

    霍燃松着两颗纽扣的衬衣领口,喉结若隐若现,乔温看了三秒,冷声掷出两个字,“矫情。”

    霍燃语塞,“……”不是,他想擦个澡都成矫情了?小姑娘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

    乔温看着他脸上憋屈又不敢反驳的表情,站起来,又丢了三个字给他,“自己脱。”

    “……”面对此刻仿佛霸总上身一样的小姑娘,霍燃眼梢一抽,乖乖抬手,单手解起了自己的衬衣纽扣。

    老房子的厨房和卫生间都很小,当然,整体面积本来就小。

    两个人挤在小空间里,霍燃还跟怕冷似的,把卫生间的门都给关上了。

    男人赤着上身,肩宽腰窄,肌理分明。也不是没见过,却因为此时此刻,俩人这么尴尬的关系,乔温颤着眼睫,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狭小的空间里,氲蒸着热气水雾,空气都仿佛骤然升温。

    霍燃背对着她,乔温拿着温热的湿毛巾,替他避开红肿未消的伤口,小心翼翼地轻擦着。

    男人垂睫微敛着下颌,指节抵着洗手台,侧颊紧了紧,呼吸不可自抑地开始加重。

    乔温听在耳朵里,轻擦的手顿了顿。有些回忆和画面,不受控地钻进脑袋里,在霍燃看不见的地方,红意攀上了她耳朵尖。

    “好了。”乔温冷着声线说,把毛巾放进水池里,“其他地方你够得着,自己来吧。”

    结果,还没转身出去,霍燃就侧身扣住了她手腕。

    霍燃掌心那点灼人的热意,熨得她一颤,下意识戒备地看着他,“你干嘛?”

    男人眼里那点氤氲着水汽的,藏不住的欲念,乔温看在眼里。

    霍燃压了压那点不受控的念想,轻声道“我是烫伤了,又不是……”这不是很正常么。

    乔温杏眼圆了圆,手腕在他掌心里挣了挣。

    “一一你别怕,”霍燃无奈苦笑,“我就是怕你走了,想和你说等我上床了你再走行不行?”

    乔温“……”

    “不是,等我出来你再走行不行?”霍燃重新解释。

    乔温“……”

    “也不是,就是、你等我睡了再走行不行?”霍燃又解释。

    乔温“……”

    霍燃……霍燃放弃解释了。

    “一一先别走,”霍燃低声问,似央似求,“再陪我会儿行么?”

    乔温微怔,敛了敛长睫,轻声道“嗯。”

    霍燃弄得很快,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运动裤,上衣没穿,医生让他能透着气的时候,尽量让伤口透着气。

    只是他一出来,蜗牛壳子大的客厅里,却没见到乔温。男人有些着急,明明没听到开门的声音,“一一!你在哪儿?”

    乔温倚在厨房料理台边上,等着水开,听见他掺着点急迫的喊声,愣了愣。刻意发出了点声音,乔温说“烧水。”

    霍燃轻吁了一口气,走过去,站在厨房门口,“别忙了,我自己会弄的。”

    乔温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水开了,倒进冷水壶里。医院拿的药,替他放在了水壶边上。

    霍燃看着她的动作,心里莫名发涩。一时觉得,以前的自己,某些时刻,似乎——特别得混蛋。

    没再管乔温不让他进厨房的话,霍燃沉默地走过去,牵住她,轻声说“再陪我会儿吧。”

    乔温没想到,霍燃的“陪”,还真的是非常单纯的“陪”。连话都不说的那种。

    看着男人俯身趴在床垫子上,一手还要拉着就坐在床边椅子上和他干瞪眼的自己,抬睫眨巴着眼睛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乔温“……”

    乔温垂睫看了一眼霍燃右肩的那片伤口,不可避免地已经起了一小层水泡。

    霍燃虽然脸上丝毫没有表现出痛感,只是趴着稍做动作的时候,有些别扭的迟滞,还是能看得出来,至少不会好受。

    乔温明白,她不是不心疼,而是——不敢心疼。如今的她,该以什么立场什么身份,替霍燃心疼呢?俩人的关系,依旧是如此尴尬。

    她也不是没有一丝感动。一个人能在那种情况下下意识地护着她,换了谁,心里多少都会有些触动吧。更何况,是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

    有些情绪,像久沸的热汤一般,像是压抑不住地想冒出来。却又被压在心上的那份重量覆着,只能从盖不严实的缝隙里,溅出些沸水点子。烫得人心,莫名轻颤。

    “你好好休息吧,”乔温掐了掐没被他牵着的那只手的指节,收回神思,偏了偏视线,不再看他,起身,“我回去了。”

    “一一。”霍燃见她真要走,突然叫她,又从背后牵住她的手没放。

    男人软着声调,比以往任何一次哄她的时候,还要温柔,又带着些微掩不住的急切。

    乔温心跳一滞,缓了缓心绪,才转身,低声问他,“怎么了?”

    霍燃趴在床沿儿边上,手臂折叠着搁在枕头上,下巴尖尖又磕住手臂,拉着她的手,抬睫看她。

    男人墨黑瞳仁里点着的碎光,纯粹清亮,不似作假。

    “我……”额前碎发戳着男人的眼睫,戳得他长睫轻轻颤了颤,霍燃顿了一瞬,看着乔温的眼睛,郑重又笃定地,轻声说,“我喜欢你。”,,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