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蜜桃 > 第19章 第 19 章
    母亲出车祸那年, 他六岁。

    那天是六一儿童节,也是他这辈子过得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

    儿童节放假,他不用去幼儿园, 但他也没有睡懒觉,因为兴奋得睡不着——妈妈答应了他,今天带着他去动物园玩,不过要等到下午,因为上午她要去公司开会, 开完会才能带着他去动物园。

    早饭是火腿鸡蛋炒饭、鲜榨豆浆和炒青菜, 是妈妈做的饭。

    只要妈妈不忙, 每顿饭都会亲自下厨, 但如果她忙起来, 就会接连好几天不在家, 每天在家陪伴着他的只有阿姨。

    “妈妈,爸爸今天会回家么?”他握着小勺,刚吃了一口炒饭, 小嘴吧油乎乎的,满含期待地看着妈妈。

    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爸爸了,他希望爸爸今天能够回家,陪他去动物园。

    妈妈正在夹菜的动作一顿,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从容不迫的模样,将青菜加到了他的小碗中,语气温和地说道“爸爸应该是陪不了我们了,他需要工作,需要赚钱, 赚到钱了才能给你买玩具。”

    他很失望, 长长地叹了口气, 闷闷不乐地说道“为什么你可以在家陪我,爸爸就不可以?你不是也要赚钱么?”

    小的时候,他很不理解爸爸为什么那么忙,忙到可以连家都不回。后来他才知道,他这个日理万机的好爸爸,忙的不是工作,是女人。

    除了柏丽清之外,他还有好多女人。

    程吴川是个标标准准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纸醉金迷。他妈吴蔓之则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精明能干,之所以嫁给了程吴川,完全是因为瞎了眼。

    吴家和程家并无交际,所以他妈根本不知道程吴川的秉性如何,而且整个吴家早在她上高中的时候就举家移民到了国外——她毕业后回国参加朋友的婚礼,在那次的婚礼上认识了程吴川——所以在婚前,也没家人帮她打听程吴川的过去和程家的背景,好心提醒她的人,只有季疏白的父亲。

    吴家和季家是世家好友,他母亲吴蔓之和季疏白的父亲季渊自幼一起长大,俩家人还曾想过撮合他们两个,达到亲上加亲的效果,奈何他们俩之前只有兄妹之情,没有儿女情长。

    感情的事情勉强不得,两家人也只好作罢。

    在他妈答应了程吴川的求婚之后,季疏白的父亲曾苦口婆心地劝诫她千万不要被程吴川的虚情假意蒙蔽了,但她没有听劝。

    她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令程吴川浪子回头,而且这个男人为了自己连姓名都改了,怎么会辜负她呢?

    婚后的生活确实也甜蜜过一段时间,但也只有一年。

    一年后,他出生了,程吴川开始原形毕露。

    先是和他妈不停地吵架,后是夜不归宿,最后干脆连家都不回了。

    他在外面,走马观花似的玩着女人。

    他妈的心在一点点变冷,最后让她彻底死心的,是她发现了程吴川在外面还有个孩子的事情。

    结婚之前,没人告诉过她这件事,程家把这件事隐瞒的太好了,或者说,是他奶奶把这件事藏的太好了。

    这个小老太太,似乎有着通天的本事。

    程吴川当初之所以会坚持不懈地追求他妈,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不敢忤逆这个小老太太的命令。

    这个精于算计的老太太,早就看透了她的那个烂到骨头里的儿子,知道他是个废物草包,程家的未来根本指望不上他,所以他必须娶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回家才行。

    他爷爷倒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物,在他掌权的那些年,程家的地位与日俱增,程氏集团也是他一手打造起来的。

    但人无完人,他生了个一无是处的儿子,更可惜的是,他死的早。

    老爷子在程吴川还不到十八岁的时候就死了,之后他奶奶接替自己的丈夫接手了程家,刚开始的时候,她还能勉强坚持下去,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她越发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程家开始走下坡路。

    这时她意识到,自己需要个接班人了。

    于是这个老太太,把算盘打到了他妈身上。

    当他妈终于看透了程吴川的秉性,下定决心离婚的时候,老太太出现了,她用手中所持有的全部程氏集团的股权,换取他妈不离婚。

    程季集团的最大股东是白家名下的集团,占有百分之二十六的股权——当年程老爷子创业,白家是最大投资人。老太太是第二大股东,手中掌握着程氏集团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她许诺他妈,可以给先她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再联手白家让她坐稳董事长的位置,让她成为程家的新任掌权人,剩下的百分之十,会在她死后,留给孙子,也就是他。

    条件只有一个,不离婚。

    也是在这时他的妈妈才意识到,她的婚姻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她的婆婆是猎人,她是猎人相中的猎物。

    她毫无防备地掉进了猎人事先准备好的陷阱当中。

    她的婆婆要让她用自己的一生,为程家服务。

    她很愤怒,也很痛苦,但最后还是没有拒绝这个条件,因为她考虑到了年幼的儿子。

    当时他奶奶还对他妈说了一句话“你也可以带着孩子出国,但你要想清楚,你走之后,我一定会去找柏丽清,那个女人的野心不是一般的大,她早就想进程家的门了,我一直没同意,因为我是看不上她的那副下贱劲儿,但如果你走了,我只能去找她。我会让她名正言顺地取代你,我还会让她替我接手程家,她生的那个野丫头也会取代你儿子得到本应该属于他的一切,你儿子会成为不被承认的野孩子。”

    这番句话,成功的点燃了他母亲的满腔怨恨。

    怨恨程吴川,怨恨柏丽清,怨恨她的这个毫无人性的婆婆,那一刻,她想把他们全给杀了。

    但她是一位母亲,为母则刚,任何一位母亲都不会容忍自己孩子的利益被侵犯。

    最后,他的母亲,为了他的未来,心甘情愿地跳进了这个火坑。

    他奶奶这个小老太太,利用一位母亲对儿子的爱,掐准了他妈的命门。

    这个小老太太可以说是他见过的最阴险狡诈的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但她也不是一点良心也没有,她在临死前,把这些事情全部告诉了他,不然他一辈子都不会理解他妈的选择。

    不过纵使这个小老太太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他妈会出车祸。

    那年的六一儿童节,是他和妈妈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

    吃完早饭,妈妈要求他去练一个小时钢琴。

    妈妈对他很温柔,同时也很严格,他的一天被划分成了无数个小时段,每个小时都会有不同的学习任务,钢琴,英语,绘画,击剑……即便是假期,他也只能拥有很短暂的休息时间。

    小时候他不理解妈妈为什么要对他这么严格,长大后才知道,她是怕他变成和程吴川一样的废物草包。

    后来他奶奶也是这样,甚至比他妈还要严格。

    这两个女人,都很害怕他变成第二个程吴川。

    其实那天他很不想练琴,一心只想着去动物园玩,但是妈妈说去动物园是好好练琴的奖励,所以他只好乖乖地去练琴。

    琴房在二楼,平时他练琴的时候,如果妈妈在家,妈妈一定会亲自监督着他,如果她不在家,就会让阿姨监督他。

    但是今天他练琴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阿姨去买菜了,妈妈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一个人乖乖地练了一会儿琴,忽然有点口渴,想喝水,于是就从长椅上跳了下来,登登登地跑去了一楼厨房。

    阿姨不在厨房,但是妈妈却在。

    她在打电话,没有发现他。

    妈妈打电话的时候,语气中的温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愤怒与无奈“今天是儿童节,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今天必须回家陪我儿子过节!”

    他猜到了,妈妈应该是在和爸爸打电话。

    “你真的有空?”似乎是被爸爸突如其来的合作惊讶到了,妈妈的有些难以置信,“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家?”

    爸爸不知道说了什么,妈妈仔细的听着,然后回道“行,下午我带着孩子……什么?为什么不能带他?”听完爸爸的回复后,妈妈叹了口气,“好,等我开完会就去找你,然后我们一起回家吃午饭,下午陪小熊去动物园。”

    似乎是不愿意再和爸爸多说一句话,说完这番话后,妈妈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才发现了站在厨房门口的他。

    “你怎么来厨房了?”面对儿子的时候,她的神情和语气又变回了温柔慈爱的模样。

    他没有回答问题,而是满含期待地看着妈妈“爸爸今天是不是要回家?”

    妈妈笑了“是,今天下午我和爸爸一起带着你去动物园。”

    他永远也忘不了母亲的那个笑容,她的笑容中带着对他的爱,也带着几份成就感,因为她终于满足了儿子想要见到爸爸的愿望。

    不过当时的他,还看不懂那个笑容,只觉得妈妈笑得很好看,他也很开心,因为终于可以见到爸爸了。

    等阿姨回到家后,妈妈就出发去公司了,临出门之前,她叮嘱他要乖乖听话,不许闹人。

    他答应了妈妈,但是又很舍不得妈妈,他不想让妈妈离开,又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让她留下来。

    他用手扯住了妈妈的衣角,绞尽脑汁地想了一会儿,开始没话找话“妈妈,你为什么要叫我程小熊?”

    妈妈没有着急离开,而是耐心地回答了他的问题,语气十分温柔,目光中尽是慈爱“因为你在出生之前,妈妈给你准备了两条小被子,一条被子上面印着小鲸鱼,另外一条上面印着小熊。你出生之后,不喜欢盖小鲸鱼的被子,给你一盖上你就会哭,只有给你盖小熊被子你才会乖乖睡觉。”最后,妈妈又补充了一句,“你很喜欢那条小被子。”

    他很惊奇地回道“如果我要是喜欢那条小鲸鱼的被子,我是不是就该叫程小鲸鱼了?”

    妈妈被逗笑了“程小鲸鱼太长了,我应该会叫你程小鱼。”

    他歪着脑袋想了想“我还是觉得程小熊好听。”

    妈妈表示赞同“我也这么觉得。”

    他还是不想让妈妈离开,想继续没话找话,但是妈妈的时间很紧迫,不能再陪他了,最后,她抱了他一下,离开了家。

    那个拥抱和很平常,和平时妈妈给他的拥抱没什么不一样。

    但那却是他得到的来自母亲的最后一个拥抱。

    妈妈离开后,他继续练琴。十点钟,英语家教来了,他开始上英语课,直到十二点。

    他记得妈妈今天早上给爸爸打电话的时候,说他们两个今天中午会一起回家吃午饭,然后带着他去动物园。

    但是中午他们俩却没有回家,他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没有接。

    他让阿姨打,阿姨却哄着他,让他好好吃饭,还一直安抚他说妈妈很快就回家了。

    然而一直到了下午,妈妈也没回家。

    他一直在等着妈妈和爸爸回家,带着他去动物园,可是妈妈和爸爸却一直没回家。

    那天下午的阿姨也很不一样,她没有督促他学习,而是放任他看在客厅动画片。如果在平时,他一定会很开心,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他只想去动物园。

    他不停地去找阿姨,问妈妈什么时候回家。

    阿姨的表现很不自然,她一直待在厨房里,神色焦虑不安,手里紧紧地拿着手机,似乎在等待什么消息。

    每当他来询问,她的回答都是“应该快了,你先去看动画片吧。”

    然而一直等到了晚上,爸爸妈妈也没回家,他很失望,失望到嚎啕大哭。

    后来,奶奶来了。

    他哭着问奶奶妈妈去哪了?

    奶奶的神色沉痛,朝夕之间老了十岁。

    这个小老太太,没有像阿姨一样把刚六岁的他当成小孩,没有隐瞒他真相,没有维护他理想中的童话世界,她很直接了当的告诉他“妈妈出车祸了,非常严重。”

    孩子的心灵很脆弱,妈妈是他唯一的依靠,那一刻他害怕极了,哭得更厉害了“我妈妈死了么?”

    奶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但她很可能再也醒不了了。”

    ……

    车祸没有夺去母亲的生命,却夺去了她的自由。

    她变成了植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清醒,又或许,永远也无法清醒。

    那间处处都是白色的私人病房,像极了一个封闭的大箱子,母亲被孤独地关在了箱子里,不知今夕何夕,不知身处何地。

    她是程家的现任掌权人,是诺大一个集团的董事长,忽然之间成为了植物人,令所有人都方寸大乱。

    集团市值在一夜之间蒸发了好几十个亿。

    奶奶不得不重新出山,稳固大局。

    那一段时间,陪在他身边照顾他的,只有阿姨。

    他有一个小本子,上面整齐地画着小太阳,一颗太阳代表着一天。从妈妈睡着的第一天起,他就开始用小太阳记录时间。

    每攒够七颗小太阳,阿姨就会带他去一次医院,看望妈妈。

    阿姨还说,等他攒够了一千个小太阳,妈妈就会醒了。

    但是他的小太阳,却只攒了六十三颗。

    周末,幼儿园放假,阿姨带着他去医院看妈妈。

    那天的天气很好,是老师讲述的那种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画面。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呼吸机的运作声。

    他推开病房的门后,哒哒哒地跑了进去,兴奋又开心地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喊道“妈妈,我来看你啦!”

    妈妈没有任何回应,甚至都没有睁开眼睛。

    不过他并不难过,因为阿姨说了,妈妈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只不过没有办法睁开眼睛,没有办法和他说话而已。

    阿姨还说,他要多跟妈妈说说话,这样妈妈会醒的更快一些。所以他每次来,都会跟妈妈说很多话。

    这次也是一样,他准备了好多好多话和妈妈说。

    他跑到了妈妈的病床边,趴着病床的边沿,伸长了脖子地看着妈妈,像是只兴奋地小鸟似的叽叽喳喳地说道“妈妈,钢琴老师昨天表扬我了,还奖励了我小礼物,因为我学会了一段新曲子,等你醒了,我弹给你听。”

    “我幼儿园毕业了你知道吗?对哦,你应该知道的,应为我上上上次来的时候跟你说过了,阿姨说我再开学,就要上学前班了。”

    “妈妈,我不想上击剑课了,一点意思也没有,我想去学跆拳道,季疏白也学了跆拳道,我怕我不学以后打架就打不过他了,但是阿姨说要问问奶奶才行,不过奶奶最近好忙啊,我也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

    “哎,你们都不在我身边……”

    他一直不停地在跟妈妈说话,他很坚定的认为,自己只要多跟妈妈说一句话,妈妈就会早醒来一天。

    没过多久,阿姨忽然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医院停车场保安打来的,一位新手女司机倒车入库的时候把刹车踩成了油门,不小心撞了他们的车,现在需要人下来处理。

    阿姨只好先让他自己待一会儿,叮嘱他不要乱跑之后,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了他和妈妈。

    他又跟妈妈说了几句话,但效果依旧如同石沉大海,毫无回应。

    空气安静极了,像是被摁下了暂停键,他忽然好难过,他希望妈妈醒过来。

    “妈妈,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呀,我好想你呀……”

    不知不觉间,他的声音中已经带上了哭腔。

    他真的好想妈妈。

    每次外出,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爸爸妈妈的陪伴,他都羡慕极了,只有他,既没有爸爸,又没有妈妈。

    小时候的他,还不懂世界的不公平,只觉得很委屈,很难过,他只是想和别的小朋友一样而已。

    妈妈的双目依旧紧闭,他低下了脑袋,抬起手臂擦了擦眼泪。

    然而当他再次抬起头时,发现妈妈的眼睛湿了,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划了下来。

    他知道,妈妈听到了他的话,那一刻他欣喜若狂,不停地喊着妈妈。

    或许是因为他的呼喊太过热切,又或许是因为妈妈太想见到他了,最后,妈妈真的睁开了眼睛。

    他开心极了,想立即和全世界分享这个好消息,然而就在这时,外面的房间忽然传来了开门和对话的声音。

    这是一间套房,病房外还有一间客厅。

    “你今天怎么舍得来了?”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语气肆无忌惮,又带着媚劲儿。

    “这不是想你了吗?”这是他爸爸的声音。

    “呦,我还以为你是想你老婆了。”

    “就她那半死不活的样儿,我会想她?”

    “她可是你儿子的妈,你妈可是把她们母子俩当宝贝,对他们俩比对你还好呢。”

    “要不是因为那个老太婆拦着,我早就把她们俩赶出去了。”爸爸又说了一句,“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和依依。”

    当时他虽然只有六岁,但已经能听出来这番对话中的嚣张与恶意。

    那一刻他特别不知所措,紧张不安地看向了妈妈。

    妈妈的眼珠转向了左下方,他顺着妈妈的目光,看向了她的左手。

    她全身上下只有眼珠子和手指能动,她的左手食指,指向了正对着病床的柜子。

    他明白了,妈妈是让他躲进柜子里。

    他立即照做。

    钻进柜子里后,他才刚把柜门关好,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

    透过门缝,他看到了爸爸和平时负责照顾妈妈的那个护士。

    她叫柏丽清。

    柏丽清穿着一件紧身的粉色护士裙,完全没有一位护士该有的庄重,举手投足间尽是放浪形骸。

    他们两个的动作十分亲密,爸爸搂着柏丽清,手还搭在她的后腰上,在进门后,还狠狠地在她的屁股上拧了一下。

    柏丽清嗔了他一眼“昨晚还没够么?”

    程吴川毫无廉耻地回答“不够,怎么干你都不够。”

    妈妈睁大了眼睛瞪着他们两个,目光中尽是愤怒与厌恶,似乎他们俩人的出现,玷污了这间洁白的病房。

    “你老婆竟然醒了?”柏丽清震惊不已。

    程吴川一样震惊“我艹,还真是!”

    他转身就要离开,柏丽清却拉住了他“你去哪?”

    程吴川“去喊医生啊!”

    柏丽清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训斥道“你疯了吗?喊医生干什么?把她治好么?”

    程吴川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瞬间面无血色,神色中划过了惶恐,抖着唇问“你、你想干什么?”

    柏丽清面无表情,语气阴冷“我可提醒你,她要是好了,你永远都别想成为集团董事长。还有,你可别忘了,她到底是怎么出的车祸?上次没弄死她,现在又要救她,不怕把她救活了之后报复你么?”

    程吴川蹙起了眉头,他开始犹豫。

    柏丽清轻启红唇,神色冷酷“你想想看,她都已经成这样了,老太婆也没把集团的掌控权给你。说明她只要一天不死,老太婆就一天不会死心,只有她死了,你才有机会。”

    程吴川动摇了,却依旧没松口。

    柏丽清冷笑“怎么?舍不得了?”

    程吴川“不是!我是担心,万一,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柏丽清伸手撩了一下耳畔碎发,语调轻缓,听起来漫不经心“简单,你儿子今天不是该来看他妈了么?要是真被人发现了,你就说是他不小心把呼吸机拔掉了。”

    程吴川的眉头紧紧蹙着,还是没有下定决心。

    柏丽清的语气冰冷狠毒“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现在病房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两个,等会儿要是来人了,你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辈子你都别想当上董事长了。”

    董事长的诱惑力盖过了杀人的怯懦感。

    程吴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径直朝着病床上的妻子走了过去。

    他刚要伸手去拔氧气管,柏丽清及时提醒了他“别直接上手,会留下指纹。”

    程吴川正在外伸的手一顿,继而转向了床头柜,抽了张卫生纸,垫在了手心里,然后毫不犹豫地拔掉了妈妈鼻端的氧气管。

    那时他才六岁,还不知道这根管子是做什么用的,也不知道什么是谋杀,但却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病房内的死寂与压抑。

    空气似乎凝固了,他屏住了呼吸,不安又惶恐地看向门缝外。

    妈妈也在看他,或者说,妈妈一直在看他。

    门缝很窄,但她的目光很有穿透力。

    他读懂了那个目光,是命令,命令他不许出来。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失,妈妈的脸开始变红,变青,额头上逐渐冒出了青筋。

    她看起来很痛苦,但目光依旧坚定。

    病房里十分安静,程吴川和柏丽清谁都没有说话,一动不动地站在妈妈的病床边,眼睁睁地看着她的遭受痛苦。

    妈妈的眼珠开始上翻,他忽然明白了,妈妈要永远离开他了,因为爸爸拿走了那根透明的皮管子。

    爸爸要杀了妈妈。

    那一刻,他懂了什么是谋杀。

    他不想让妈妈离开,不想失去妈妈,他想阻止这一切,于是他不顾一切地推开了柜门,从里面冲了出来。

    程吴川和柏丽清都没想到他一直藏在柜子里。

    他从柜子里冲来后,直奔程吴川,想去抢他手中的氧气管,想把管子重新给妈妈戴上,然而还不等他跑到程吴川的身边,柏丽清突然扑到了他脚边,一把抱住了他,她一手禁锢着他的上半身和手臂,控制住了他小小的身体,一手紧紧地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发出任何声音。

    他不停地反抗、挣扎,奈何当时的他太弱小了,所有的挣扎和反抗皆如同蚍蜉撼树。

    妈妈也没想到他会忽然冲出来,原本从容的眼神瞬间变得痛苦无比,她也想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但是身体却毫无反应。

    程吴川无动于衷地站在病床边,眼睁睁地看着她的生命流逝。

    时间忽然变慢了,像是过去了几百年。

    他想大喊大叫,大哭大喊,想喊人来救妈妈,但是没用,柏丽清捂着他的嘴,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妈妈的神色一点点的变僵变硬。

    她死的时候,双目赤红,可怕的爆凸着。

    那是死不瞑目。

    他永远不会忘记母亲临死前的眼神,那个眼神就像是一把刀一样扎进了他的心里。

    或许,他不该从柜子里冲出来,这样的话母亲就不会走的那么痛苦。

    但是那一刻,他只是想拼尽全力去救自己的妈妈。

    直到现在他都不清楚自己当时做错了没有,不过他很清楚一点,是程吴川和柏丽清害死了他妈。

    他不会放过他们两个人。

    相比于柏丽清,他最恨的人,是程吴川。

    他不仅亲手杀了他的母亲,更亲手毁了她的一生。

    所以,母亲生前所承受的所有痛苦,他一定会加倍奉还给程吴川。,,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