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凛性格并不高调,所以他的生辰宴,谈不上多有趣。

    伶人上台奏乐跳舞之后,便只剩下大臣们相互寒暄。

    就在这时,一个哈哈大笑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白衣玉冠,腰上配了一块色泽通透的玉。

    “六弟生辰,本王来迟,还望六弟切莫生气。”

    他虽笑着,眼里却并不是这么回事。

    坐在主座的萧凛,原本温和的脸色,见到他,冷了几分。

    萧凛站起来“四哥。”

    原来是赵王。

    苏苏悄悄观察这个赵王,他脚步略微虚浮,眼底泛着浅浅的青黑,眸光锐利。

    一看就是个不好相与之人。

    赵王的身份也不一般,他母亲是皇帝最宠爱的贵妃,贵妃母族势力强大,未来的皇位之争,他是萧凛的最大对手。

    赵王萧慎在另一个主位坐下,他微眯眼睛,视线落在叶冰裳身上“裳侧妃,多日不见,怎么愈发楚楚可怜,这小脸苍白的,让人见了便怜惜。莫不是六弟待你不好?”

    他言语带笑,目光却不怀好意地在叶冰裳脖子和衣领处徘徊。

    叶冰裳不自在地移开目光,眉间染上浅浅的不悦之色,她礼数充足,起身行了一礼。

    “望赵王殿下切莫拿妾身开玩笑。”

    赵王勾起唇,鹰隼一般的目光,仍是盯着叶冰裳看。

    萧凛已经沉下脸,他重重放下酒杯。

    “四哥,本王的家务事,就不劳四哥费心了。”

    赵王咂咂嘴,见神仙般的人物萧凛生气,倒是不敢继续下去。

    这个六弟性情宽和,不惹还好,真要惹到,不会有好果子吃。他移开目光,想到什么,饶有兴致地看向叶家这边。

    “叶三姑娘竟也在。”

    赵王见了苏苏,眼里燃起几分兴趣。

    他对这位三小姐的印象停留在以前,一个泼辣任性,蛇蝎心肠的小姑娘,可今日的叶三,眉间一点灼人的花钿,竟有种别样的风情。

    如果说叶大小姐是开得俏丽的莲,这位三小姐便是初初绽放的芍药。

    刚成熟的少女,青涩又诱人。

    叶家两个姑娘,倒是生得不错。

    苏苏没想到,自己吃个瓜,最后这个赵王,竟然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上。

    他的目光黏腻,让人很不舒服。

    苏苏倒也淡定,她对赵王道“臣女给赵王殿下问安。”

    随即她恶趣味地往澹台烬身后一藏。

    走你!坏胚魔头,面对赵王去吧。

    澹台烬愕然地看着身后的少女。

    她一本正经回望他。

    澹台烬眸色不定,看她一眼,代替她对上了赵王视线。

    赵王诡谲一笑。

    “质子,好久不见,在将军府生活,可有比冷宫好?”

    苏苏觉得,这个赵王就像横着走的自大螃蟹,不仅好色,戾气还重,逮住谁都要怼几句。

    宴会自他出现,整个氛围都变了。

    澹台烬说“多谢赵王关心,将军府很好。”

    “那就好,本王倒是相当惦记质子这个幼时玩伴。”赵王撩开衣袍,腿微微分开,神色暗含着讥笑轻蔑。

    澹台烬面不改色颔首,敬了赵王一杯酒。

    赵王挑眉,很是意外。

    这个卑贱的战俘质子,当初从他胯下钻过去的时候,手握紧了泥巴,手背上青筋鼓起来。

    如今他暗示这件事羞辱质子,澹台烬反应却十分平静。

    有意思。

    苏苏听见这话,心里不觉紧了紧。她想起上次宫中嬷嬷的话,皇子们似乎常常以玩弄澹台烬取乐。

    赵王对澹台烬做了什么?

    她忍不住看向澹台烬,试图看出什么来,可只能看见少年瘦削的侧脸,他长长的睫毛敛住黑瞳,平和得过分。

    眼看和乐融融的宴会,因为赵王变得冷凝起来。一个胖胖的大臣笑着道“下官前段时间从大夏边境回来,得了一样很有趣的东西,不知道两位王爷和诸位大人,有没有兴趣一同赏玩。”

    赵王身体前倾道“哦?李大人可不要用平庸的东西糊弄本王,拿出来看看。”

    李大人笑道“下官不敢。”他拍了拍手掌,下人抬了一个巨大的方型物件进来,它被黑色的绸布盖住,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李大人走过去,掀开黑布。

    笼子里面,郝然趴着一只威武的狮子。

    众人面面相觑。

    庞宜之道“李大人,狮子虽不常见,可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李大人这是何意?”

    李大人笑得眼睛缝都瞧不见了。

    “诸位别着急,好戏在后面。”

    他从身上取出一个巴掌大的玉盒。

    打开玉盒盖子,将玉盒扔进铁笼之中。

    苏苏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紧紧盯着那盒子。

    盒子里飞出一只指甲盖大小的蜂。

    “此乃赤炎蜂,别看它小,单就这一只,狮子都不是它的对手。”

    话音刚落,狮子警惕地站起来,那只通身火红的蜂,竟然直接冲进了狮子耳朵里。

    狮子开始狂躁地撞击笼子。

    李大人挂着微笑,下一刻,狮子抽搐地倒在地上,它的头竟炸裂开来,浆液溅了一地。

    而先前指甲盖大小的赤炎蜂,如今已变成壮年男子的拳头大。

    众人瞪大眼睛。

    女眷们脸色难看,用帕子挡住眼睛,胃里不适。

    苏苏猛然放下筷子。

    哪里是什么稀奇东西,这赤炎蜂,分明是妖物。

    妖物怎么会出现在人间?

    果然,下一刻原本和蔼憨厚的李大人,面目扭曲起来“诸位看够了热闹,如今就安心下黄泉吧!”

    变故顷刻发生,狮子铁笼下,猛地窜出数十只赤炎蜂。

    赤炎蜂冲向人群,尖叫声不绝于耳。

    叶大将军也不由变了脸色,拔出佩剑,开始驱赶朝这边飞来的赤炎蜂。

    都看见了这玩意的威力,让它钻进身体,哪里还有活路。

    萧凛反应更快,一剑斩在赤炎蜂身上,回头命令道“保护侧妃娘娘离开!”

    手下连忙护着叶冰裳走。

    叶冰裳握住萧凛的手,颤声道“王爷。”

    萧凛说“走!”

    他扯下自己身上的大氅,裹住叶冰裳,把她朝婢女一推。

    侍卫们连忙护着叶冰裳离开。

    苏苏也知道,麻烦大了。本以为人间太平,结果参加一场生辰宴,竟然看见不该出现的东西。

    叶大将军纵然武功不错,可到底是个凡人,哪里见过奇怪凶残的赤炎蜂。

    赤炎蜂灵活,叶啸十分吃力。

    场上惨叫声源源不断,赤炎蜂冲破人体,变得越来越大。

    眼看一只赤炎蜂,就要钻进叶大将军头颅,一柄雪亮的剑,将赤炎蜂斩成两半。

    叶啸回头,看见一双漂亮凌厉的眼睛。

    “夕雾?”

    苏苏也管不了将军爹爹怎么想,她手腕一转,挽了个剑花,横在身前。

    “爹,我们得赶紧走。”

    等赤炎蜂越来越大,就更不好对付。

    叶啸心里一沉,倒也迅速分清轻重缓解,往门外退去。

    这玩意,远非人能应对的。

    近十只赤炎蜂横冲直撞,苏苏好不容易戳死了一只。

    一回头看见叶将军已经撤退到大门边,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转头发现澹台烬不见了。

    苏苏“……!”

    她心里一慌,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她也不用活了,三界也快凉了。

    就回头一瞬,一只赤炎蜂朝她飞过来。

    手腕猛然被人捉住。

    苏苏惊讶地喊“大师兄!”

    萧凛皱眉,不明白眼前的叶夕雾为什么这样喊自己。

    “愣着做什么,快走!”他虽不喜叶三小姐,却也不会见死不救。

    萧凛的剑光,和他本人的谦和姿态完全不同,他的剑隐隐带着寒芒,分光掠影,迅疾冷厉。

    赤炎蜂见他不好惹,竟不敢往他身边凑。

    纷纷逃离。

    苏苏猝不及防被萧凛救下,她心里感动,大师兄从来没变过。

    王府的暗卫们上场,局面缓和不少。

    但是依旧有赤炎蜂吸取人体力量,越长越大。

    苏苏握着剑,也顾不上自己,朝混乱的人群里走。

    她心里焦急,澹台烬呢?去哪里了!

    该不是真出事了吧!

    眼见前面一个男子,被一只婴孩大的赤炎蜂逼在角落,苏苏想也没想,旋身刺了上去。

    轻鸿剑诀被她运用得淋漓尽致,那只赤炎蜂被斩下翅膀和脑袋。

    苏苏这才看见险些遇害的人是谁。

    男子惊疑不定看着她。

    原来是庞宜之。

    庞宜之文采斐然,却不擅武。

    他讷讷看着苏苏,昔日毒辣锋锐的口齿,此刻有些不听使唤“你……你……”

    少女额间漂亮的花钿已经狼狈得花掉,可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漂亮得惊人。

    像燃烧起来的色彩。

    苏苏扁扁嘴“庞大人还不快逃命!”

    盯着她看什么!她脸上开出了一朵花儿吗?

    庞宜之神色复杂,转身要跑。

    苏苏突然拉住他袖子“等等,你看见澹台烬了吗?”

    “质子啊——”他低眸,看见一张脏兮兮的小脸,殷切抬眸看着自己。

    少女握着剑,双眼明亮执拗。

    庞宜之心中猛然一跳,拨开她柔软的手,移开目光“没看见!”

    叶冰裳被暗卫护着往王府里面跑。

    他们一行人穿过假山,丫鬟突然尖叫一声,叶冰裳回头,就看见赤炎蜂从丫鬟身体里冲出来,狰狞朝自己扑过来。

    侍卫们急了“裳侧妃!”

    他连忙去挡,可惜从没遇见过这种怪物,身手完全失去了作用。

    侍卫瞪大眼,赤炎蜂已经穿过了他的身体。

    眼见赤炎蜂飞过来,侍卫们一个个倒下,护着叶冰裳的暗卫也不知所踪,叶冰裳被石子绊倒,摔倒在地。

    她心中惊恐又绝望,难道今日真要死在这些怪物的围攻下?

    眼前这只怪物,竟然有成年男子半个身体大!光是看着她都要吓晕了。

    叶冰裳苍白着脸色后退。

    下一刻,她身前出现了一席绀青色的衣摆。

    叶冰裳惊讶地抬头,还未看清来人,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少年抬手,抓住庞大的赤炎蜂。

    方才张狂杀人的赤炎蜂,被他握住触须,竟开始惊恐发抖。

    澹台烬歪着头,笑了一下。

    他慢声低语道“杀谁不好呢,你不该动她。”

    他皲裂开的右手,握紧它的触须。

    鲜血碰到赤炎蜂,它尖声叽叽怪叫着,顷刻化作一滩恶臭的液体。

    澹台烬脸上笑意消失,冷漠地看着地上火红的液体。

    他回身,轻轻抱起假山旁的女子。

    叶冰裳靠着少年肌理单薄的胸膛。

    澹台烬把叶冰裳送到湖边柳树旁放下,拉起她纤细的右手,在她手腕抹上自己的鲜血。

    他不紧不慢做完这一切,这才放心地往回走。

    或许他可以回去看看,赵王还在不在。

    赵王不是怀念儿时的“温暖”吗?他不介意帮助这位殿下,重温自己曾经的心情。

    至于叶夕雾,他淡淡地想,那种情况,或许死了罢。

    澹台烬路过慌慌张张逃命的人群,昔日他低眉顺眼,模样怯懦。如今轮到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神情慌乱,四处奔逃。

    看见一个官员,把自己的夫人推向赤炎蜂,他忍不住嗤笑一声。

    有什么作用呢?

    果然,赤炎蜂杀了惊恐的夫人以后,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将官员也杀了。

    澹台烬靠着红色梁柱,看这一片人间地狱。

    空气中血腥味蔓延开,令他愉悦地眯了眯眼,浓烈的血腥气钻到肺部,他呛得咳嗽两声,嘴角的弧度却高高扬起。

    澹台烬透过树影,看见了眉目如谪仙的青衣男子,不知疲倦地提剑保护人群离开王府。

    宣王啊。

    澹台烬心里转过许多想法。

    但下一刻,他唇角的笑滞住,澹台烬怎么也没想到,以为早已被杀死少女,会出现在不远处。

    她头发散落下来,额间的花钿晕开,小脸上甚至也沾上了几丝嫣红色彩。

    很奇怪,看上去半点儿也不显得狼狈。

    哪怕再熙熙攘攘的人群间,一眼便能让人看见她的存在。

    少女提着一把剑,剑芒迎着日光,那光芒耀眼温暖得灼人。

    她一路走,一路救人。

    他听见她焦急地问救下的人“你看见澹台烬了吗?”

    大臣连连摇头。

    她接连救下许多人,大家都摆手。

    澹台烬冷冷看着她。

    他手指触碰过她的地方,再次升起奇怪的滋味,又痒又痛。

    少年急促地喘了口气,抬脚踩住一只正在杀人的赤炎蜂。

    “去,杀了她!”澹台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