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行让我上[电竞] > 第34章 第 34 章
    游戏正式开始, 五个英雄出现在基地里。

    “我隔着耳机都感觉能听见观众的叫声。”袁谦道。

    小白说“谦哥,下次你拿个提莫,观众肯定比今天还激动。”

    袁谦摇头笑道“那算了, 我暂时还不想退役。”

    袁谦的话自然是夸张,为了防止观众及解说声音影响到选手的游戏判断,选手们戴的都是隔音极强的包裹式耳机。简茸除了队友说话和游戏音效之外什么也听不见。

    买好装备,五个人同时冲出基地去一级团站位。

    小白说“今天好好打,赢了今晚去吃田鸡!”

    为了不在比赛中犯食困, 职业选手在比赛之前基本都不会吃东西。

    e跟在他身边, 声音平平“输了呢。”

    “少说这种晦气话, ”小白朝他丢了个技能恐吓, 道“我们怎么可能输给鱿鱼……是吧哥?”

    路柏沅打游戏的时候话不多, 过了几秒, 他才道“今晚田鸡我请客。”

    小白“谢谢老板!”

    “小茸怎么不说话啊。”袁谦看了眼站在中单发呆的劫,“紧张啦?”

    “他肯定紧张。”小白道“毕竟是神还是神经病,就看这一把了。”

    简茸在小白的账上又记了一笔, 然后说“在想事情。”

    路柏沅问“想什么?”

    简茸打开对战表再确认了一遍,沉默几秒后说“在想……对面没人带虚弱。”

    虚弱是召唤师技能,被套上虚弱技能的玩家会在三秒内降低30移动速度,输出的伤害效果也会减少40,是非常克制刺客英雄的技能。

    可这一局,yy战队无一人带这个召唤师技能。

    在敌方有刺客英雄的情况下,队伍却没人带虚弱,不是失误就是看不起人。

    简茸觉得自己被冒犯到了。

    他面无表情地说“他们的ad会为这件事情负责。”

    路柏沅失笑“……好。”

    鱿鱼战队的中单这局玩的是辛德拉,一个对线非常强势的英雄, 简茸拿的劫六级前伤害和爆发都不够, 只能躲在自家小兵身后, 小心翼翼地补兵。

    “啧。”鱿鱼战队的中单笑道“我还以为多强呢……放心,这ft被我锁在中路了。”

    豆腐看了中路一眼“你怎么一点血都没消耗掉?上去丢技能啊,别让他发育。”

    中单道“别急,我马上能杀他。都别打架啊,一血让我拿。”

    场内,解说们正在认真分析比赛。

    解说甲“辛德拉消耗了劫一波,放大招——可惜,伤害差一点。劫状态很差,应该是要回城了。”

    解说乙“劫打辛德拉还是挺吃力的,再这样被压制下去英雄的优势怕是发挥不出来啊,ft这个选人果然还是不行——”

    话音刚落,残血的劫忽然半道折返,一个大招直接突到满血的辛德拉脸上!

    所有人包括辛德拉自己都愣了一下,解说那句“残血还上不是去送吗”甚至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见劫从容熟练地打出这英雄能做到的最高伤害,并漂亮利落地利用极小走位躲掉辛德拉的所有技能——这些技能哪怕命中一个,简茸都要当场去世。

    简茸点出最后一下平a把自己伤害拉到最满,再二次激活大招回到自己最初的位置,自信又嘲讽的原地回城。

    下一秒,随着劫大招独有的爆裂声,简茸身后的辛德拉应声倒地——

    “first  blood!”

    全场尖叫!!

    “……漂亮!!!”解说甲立刻找回声音“天啊,劫这套连招打得太漂亮了!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劫大招这三秒被ft利用得淋漓尽致!他打满了这英雄能做到的所有伤害!!”

    “他这都敢回头?这都敢上??”解说乙道“辛德拉虽然没大招了,但随便一个技能都能要他的命,他、他这么自信的吗??”

    选手镜头给到了ft,染着蓝发的男生一脸镇定地操控英雄,没有任何残血反杀敌方中单后的激动或高兴,仿佛这次的击杀早在他的计划之内。

    这一刻,直播间弹幕数量暴增——

    对,他就是这么自信。

    我草秀死我了,这劫玩得太溜了吧???这都能躲掉辛德拉的技能?

    我刚刚看了,389点血,389点血他回头去杀满血辛德拉……我估计连yy战队的中单都懵逼了

    正常操作,我还见过他23点血自信回头打团,还他妈打赢了。

    在哪看的?求个录像!

    直播间4404708里面有回放,去看的记得给我傻逼儿子点个关注,以后开播你们就能第一时间骂到他了。

    这小弟弟好帅啊。

    女友粉别来,这傻逼未成年,爹不允许他早恋。

    ……

    杀了人,简茸回家更新装备,再上线时,耳机里传来了击杀消息。

    路柏沅单杀了敌方打野,地点还是在别人野区。

    杀人后路柏沅不仅没走,还开始吃别人野区的资源。

    “他们中路复活了。”简茸出声提醒“应该会去找你。”

    路柏沅说“好。”

    然后继续吃敌方的红buff。

    敌方中路出现在野区时,路柏沅正好吃完别人的红buff,只见他一个位移躲开敌方中单的推球控制,一颗枪子嘣在辛德拉身上,辛德拉……直接掉了四分之一血。

    简茸一愣。

    他对线时很少管队友在做什么,看见路柏沅的伤害,他忍不住点开战绩去看——

    路柏沅作为一个打野,补兵数量占据全场最高。

    这说明,鱿鱼战队的野区资源几乎都被路柏沅吃了。

    十秒后,鱿鱼的中单狼狈地被路柏沅从自家野区一直追到二塔,还丢了个闪现才得以逃跑。

    路柏沅言简意赅“中单没闪,可以杀。”

    说完,他继续回头吃敌方野区的f6小野怪。

    “……太惨了。”解说甲眯眼摇头“不知道的还以为ttc有两片野区……”

    “说实话,路神拿出男枪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男枪这英雄入侵野区太强了,更何况玩儿的人还是road……”解说乙说“不过鱿鱼战队也不是没有机会,豆腐因为英雄优势打得挺凶的,虽然没有爆发人头,但补兵一点没落下。”

    简茸把中路兵线吃了之后,终于开始干正事。

    他往下路走,问“下路能不能越塔?”

    e“我残血。”

    “他们下路拿的英雄伤害太高了,我们刚打完一波。”小白立刻给予反馈“我觉得不太能越……”

    简茸说“我觉得能。”

    小白“……”

    “你帮我扛下塔?”简茸摸到了敌方下塔左侧的草丛里“一下就行。”

    都下定决心要越塔了,刚才还特么问个屁?

    小白咬牙“行,就一下啊,你去杀辅助吧,他们辅助血量比较低,上之前跟我说一声……”

    他话还没说完,简茸就已经开启大招,冲到了豆腐身上。

    小白“…………”

    劫行云流水地丢出一套输出,一个不落地砸向豆腐。辅助泰坦想保自己adc,小白操纵着露露先一步把他变成了羊,e立刻闪现跟上输出!

    豆腐被抓得猝不及防,骂了句脏话,在死之前转头去杀简茸,想着死也要拉他垫背。

    德莱文伤害不低,再加上防御塔的伤害,简茸血条眼见就要空——

    “噔!”简茸按下秒表,25秒内免疫所有伤害。

    两秒后,小白上前帮他扛了一下防御塔的伤害,劫成功丝血逃脱,然后站到敌方防御塔打不到的地方——对着豆腐的“尸体”跳了支舞。

    与此同时,路柏沅成功在上路反蹲到敌方打野,在袁谦的配合下毫不费力地拿到双杀。

    “操!!”豆腐破口大骂“他有病吧!玩劫还出秒表!!!”

    观众和解说都以为,这就算是ft和豆腐两个人之间分出胜负了。

    万万没想到,这只是开始。

    就连低分段的玩家都知道,不能让劫这个英雄前期发育得太舒服,不然中期一个照面就是死。

    简茸拿了两个人头,没多久就掏出了自己的第一个大件。

    然后德莱文的噩梦就开始了。

    塔下、野区、甚至是在走去下路的路上,劫无处不在,杀德莱文只需要三秒,德莱文连反杀的一丝机会都没有。

    杀也就算了,每次简茸都还要在别人的尸体上跳舞、亮队标。

    解说甲“啊这……”

    解说乙干笑“当然是朋友之间的正常互动啦!”

    被连着单杀加嘲讽两次,豆腐气得七窍生烟,鼠标都被他捏出了响声。

    “别气别气!”知道他脾气差,辅助立刻道“我不做视野了,就跟着你。”

    打野忙说“我也在旁边,我就不信他还敢过来……”

    劫还是来了。

    带着他的打野。

    路柏沅操控着男枪,一枪能打掉皮糙肉厚的泰坦几大截血条。

    他们在敌方野区追着三个敌人跑,两个人打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直到对方三人都残血之后,男枪收起了枪,三个人头全被简茸拿下。

    “trile kill——”

    “牛逼啊简茸!!”小白脱口夸赞“这段时间没白练,你变高了!也变强了!!”

    简茸“。”

    “豆腐06了,太爽了哈哈哈哈!”小白道“你怎么不说话?”

    简茸冷道“不想踩高压线。”

    小白愣愣“不是吧,你杀了人家六次不够,还想去揍人?”

    简茸说“想揍队友。”

    小白闭嘴了。

    第一场比赛在二十七分钟结束,ttc轻轻松松拿下胜利。

    豆腐最终的战绩是183,走下台时脸蛋黑如锅底。

    两位解说看着两队离谱的经济差,又看了看24:4的夸张人头比。

    “我是在解说春季赛吧?”解说甲无言几秒,问“我怎么觉得自己看了一场电一的钻石排位局……”

    “我建议鱿鱼战队下局把road的男枪禁掉,这入侵打得……太强了。”解说乙忍了忍,把另一个“劫也一块儿禁了吧”的建议咽回肚子里。

    简茸跟着队友下台休息,一路上都有摄像头在拍。

    回到休息室,他从工作人员那里拿回手机,刚看完“最爱豆腐腐”的回复,就被丁哥又没收上去了。

    “打完再玩,我先帮你保管着。”丁哥把他手机丢进兜里,道“这局你们打得爽了吧?下局能玩点阳间阵容了吗?”

    中场休息只有十分钟,丁哥简单说了两句之后就有工作人员进来让他们准备再次上场。

    简茸喝了一口水,起身后看见丁哥正俯身和路柏沅说着什么——

    丁哥声音断断续续,有些模糊“你手……还好吗?”

    职业选手对“手”这个字眼太敏感了,简茸倏地停在原地,转过头去认真地听,眉毛不自觉皱起来。

    这偷听就太明目张胆了些,路柏沅原想应付两句,抬头就发现了他的目光。

    路柏沅挑挑眉,半秒后把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懒懒地摊开在丁哥和简茸眼下。

    “说了没事,少担心。”

    两分钟后,选手们重新入场。

    导播先是给路柏沅一个长镜头,然后是简茸,最后是豆腐。

    豆腐脸上都是水,明显刚洗了把脸,脸色也比下台时要差得多,应该是在后台挨了训。

    游戏进入banick界面,解说甲开玩笑道“这局不会又给我们整钻石局吧。”

    豆腐黑着脸,选了个中规中矩、逃命极强的ez。

    ez其实是适合版本的ad英雄,但在这个时候掏出来……

    傻逼,认怂了?继续拿你德莱文啊?

    摆的什么臭脸,我要是他队友,我都要嫌他晦气。

    豆腐粉咋不吠啦?再出来走两圈。

    果然什么人有什么粉,ttc粉丝毫无素质可言,是没赢过比赛?而且这是bo3的游戏,不知道的人以为ttc已经赢了呢。

    轮到简茸选英雄,简茸预选给大家亮了一手德莱文。

    两位解说“……”

    观众“……”

    到了选人的最后一秒,简茸才慢悠悠地选出了乐芙兰,锁定。

    解说甲干笑两声“ft还真会跟我们开玩笑……”

    解说乙假笑点头,心想开个屁的玩笑,这蓝毛选手简直就是架着一个炮台在这儿,疯狂往豆腐脸上丢嘲讽。

    这局鱿鱼战队拿了非常标准的版本阵容,大家都觉得可能会有一些打头。

    但每个人都想错了。

    ttc自换了新人中单之后一直被唱衰,导致大家都忘了——鱿鱼和ttc这两个战队之前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二十分钟,路柏沅把鱿鱼下路抓穿,简茸第二次单杀敌方中单,袁谦推掉敌方上路一塔。

    二十三分钟,ttc五人抱团,e拿到三杀,团灭鱿鱼战队并拿下大龙。

    二十六分钟,ttc直逼敌方基地。推掉敌方水晶的前一刻,简茸冲进对方泉水秒杀豆腐,并在泉水里点了一个金身——

    游戏结束,ttc20碾压式获得比赛胜利。

    简茸摘下耳机,在会场的尖叫声中跟着队友过去握手。

    豆腐脸色苍白,嘴角紧绷,狠狠地瞪着简茸。

    他心想,现在他们身上都带着收音设备,这蓝毛喷子如果敢再骂人,他一定第一时间上报联盟,让联盟判他禁赛。

    谁想简茸走到他跟前,微笑着和他握手,然后用身边人都听得见的音量悠悠道“——你德莱文玩得真好。”

    周围传来几声竭力忍耐的笑声。

    豆腐“…………”

    草!!!!

    握手、鞠躬,这两个流程走完之后,ttc众人收拾设备下台。

    “哈哈哈哈豆腐那吃了shi的表情太特么搞笑了!”小白道“话说他最近是不是变菜了啊?我觉得以前和他对线时还有点意思,结果刚刚第二局,我以为我在打黄金排位赛……”

    袁谦笑道“他被小茸打懵了,第二局像在梦游。”

    小白想起什么,转头道“哥,今晚的田鸡——”

    路柏沅已经戴上了帽子,一幅随时准备离开的模样“订了。”

    简茸刚穿上外套,休息室的门忽然被工作人员推开。

    “我们这边马上要进行v赛后采访了哦。”工作人员目光在训练室里飘了一圈,微笑地问“ft,现在方便过去吗?”

    平时水友们看比赛直播,通常都是比赛结束后就关软件,只有少数选手的粉丝会留下来看v赛后采访。

    但今天,春季赛开幕赛的v采访环节,直播间观看人数不减反增。

    镜头一切,画面来到了采访现场,染着蓝发的男生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

    负责这次采访的是唐沁。她微笑道“好的。我现在采访到的是今天比赛的v——来自ttc战队的ft。首先恭喜ttc拿下这次比赛的胜利,ft,你第一次打比赛,会不会觉得紧张或者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呢?”

    简茸眨了下眼,说“没有。”

    采访都不会笑一下的吗臭儿子??

    ??你很牛吗?放下你的身段!

    唐沁也顿了一下,她保持微笑“今天你们对战的是联盟里的老战队yy战队,在赛前你们有做什么特殊的准备吗?”

    “没有。”简茸抬眼看着镜头,调子懒洋洋的“我们就是随便打打,没想到赢得挺轻松。”

    “……”唐沁忍笑“那,我们也能看到第一局你拿出了劫,并且打出了非常好的优势,请问你平时在排位赛中玩劫也特别喜欢抓下路吗?”

    简茸“一般。主要德莱文长得太像三百块,杀上头了,没忍住就一直往下路跑,我的锅……不是故意针对豆腐,希望他人没事。”

    唐沁点头“作为一名新晋职业选手,你对接下来的比赛有什么展望或是期待吗?”

    简茸想了想“希望可以遇到强一点的对手。”

    我真的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在重复豆腐在直播间说的话哈哈哈哈,简茸你是记仇精吗???

    希望人没事哈哈哈哈哈

    以后我必不可能漏掉ttc任何一场v采访。

    草ft你醒醒,这他妈是赛后采访,不是垃圾话环节!!

    唐沁已经控制不住笑容了,只好控制语气“好的,非常感谢ft接受我们的采访。那么在采访的最后,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观看直播的水友或者粉丝说的呢?”

    唐沁以为他又会说“没有”。

    却见男生忽然笑了一下“是有件事想说。”

    简茸看向镜头,非常有礼貌地问“微博用户id叫“最爱豆腐腐”的那位网友,v我拿了,豆腐腐我也杀了好几遍……官网有我战队地址,请问你头什么时候可以寄过来?”,,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