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溺爱成瘾 > 第45章 45
    黎雅芙和江寒上了车, 想着刚刚发生在宴会上的事情黎雅芙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哥哥,孟家如今是什么情况?”

    “孟家要大换血了。”

    “……”

    江寒见她好像还没听懂的样子,他又道“孟家那几个当家人不太听话, 惹得白钧琰不满,所以他要换掉他们,扶持一个又乖又听话的上位。”

    黎雅芙不敢相信,“你是说,孟家那几个当家人被捕是白钧琰策划的?”

    “差不多。”

    “……”黎雅芙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那可是他的亲舅舅啊。”

    江寒道“在利益面前亲爹都不顶用, 他这两个亲舅舅接私活, 要在万豪背后捅刀子, 他能忍一时忍不了一世, 换掉他们是最简单便捷的方式。”

    “他打算换谁?”黎雅芙反应过来, “孟佳佳?”

    江寒点点头又道“我知道她是你的好朋友,不过孟佳佳现在是白钧琰的人,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黎雅芙道“不管她是谁的人她都是我的朋友。”

    “她是你的朋友不假, 但是也要提防一下。”

    黎雅芙知道哥哥关心她,他不知道她和孟佳佳的友谊也不怪他,黎雅芙干脆换了个话题,“对了,哥哥这段时间忙不忙?如果不忙的话我们要不要抽个时间出去约约会?”

    “约会?”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没一起约过会呢。”

    江寒想了想,“周末没什么事,到时候一起去。”

    果然如江寒所料,在婚礼上那场闹剧之后孟家进行了彻底的大换血。孟家几位当家人因为经济犯罪被捕,而孟佳佳的继母周慧也因为私自转移公司财产被调查, 孟家大权便全部落在了孟佳佳手中。

    这几天孟佳佳都很忙, 黎雅芙本来想问问她情况的, 但她一直不得空。

    在和哥哥约会前一天黎雅芙特意交待哥哥不要穿得太成熟,哥哥倒是很听话,确实没有穿得很成熟,不过完全换了一种风格。

    一件连帽卫衣外面罩一件夹克外套,下面是工装裤加板鞋,黎雅芙还发现他的左耳上戴了一颗蓝色耳钉。

    如果忽视掉他眼底透出的一种老练感,他这一身搭配看着就像是刚从校园走出来的学生。

    还是那种有点坏坏的,特别吸引女孩子注意的学生。

    真的是完全变了风格,以前他多数穿西装,有一种成熟稳重的霸道总裁范,现在这一身看着就像一个跑酷的潮男。

    江寒见她盯着他看,他疑惑道“怎么了?这样穿很奇怪吗?”

    黎雅芙走过去牵起他的手,“没有,很好看。”

    “这一身是我的战服。”江寒又道,“差点忘了放在哪里了,昨天无意间将它翻出来,想着你希望我穿得年轻一点就将它穿上了。”

    “战服?”

    “当年就是穿着这一身赢了亚度尼斯两百万美金。”

    黎雅芙挽上他的手,“那现在哥哥穿着这身战服跟我约会,我是不是该觉得荣幸?”

    江寒道“这难道不是衣服的荣幸吗?”

    黎雅芙“……”

    哥哥总是变着法来夸她,她太爱了。

    黎雅芙带江寒去了一条文化古街,这边属于约会圣地,在古街前门处她拿出手机和他拍合照,准备等会儿发照片打卡。

    拍完合照江寒见她直接将手机收起来,他诧异道“女孩子拍完照片不是要发博客和朋友圈吗?”

    黎雅芙道“当然要发,但是你不知道女孩子拍完照片都是要先图的吗?”

    江寒“……”

    “不过……哥哥平时也不怎么上网,怎么还知道女孩子喜欢发博客朋友圈什么的?”

    他确实不爱上网,不过因为前段时间关注了尤一宇和小雅芙的绯闻,他学到了一些饭圈文化,什么c,什么锁死,什么圈地自萌。他还发现了一个反“衣服c”(黎雅芙和尤一宇的c名),那里是个反c联盟,他没事儿就在那边点几个赞。

    本来这段时间他事情挺多了,一边要处理公司的事情,一边要和妹妹谈恋爱,一边还要在反衣服c联盟那里窥屏点赞,他觉得他的时间管理能力也是挺不错的。

    黎雅芙路过一家奶茶店,她去买了一杯奶茶,江寒不喜欢喝奶茶,不过他全程充当给她拿奶茶的小帮手。

    “我自己拿就行了。”黎雅芙道。

    “没关系,你负责喝就行。”

    “……”

    黎雅芙觉得哥哥是真的将她当成是小孩子,不仅为她拿奶茶,她喝奶茶的时候不小心溢出来一点,他还很贴心帮她擦掉。

    是真的将她当成是小朋友照顾啊,以后他有了自己的孩子都不用再学习了。

    喝完奶茶,黎雅芙想去上一趟厕所,江寒就在外面等她。江寒等了一会儿,却见从里面走出来两个女孩,他听到其中一个说道“刚刚进去的那个是黎雅芙吗?就是跟阿宇传绯闻的那个?”

    “看着有点像。”

    “不得不说黎小姐真的好有气质好漂亮啊。”

    “我正想说呢,感觉真人比舞台上看到的更好看,跟阿宇很配。”

    江寒一听到这句话耳朵就不禁竖了起来。他眉头微蹙,她和那个什么阿宇哪里就配了?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

    另一个女孩说道“我也觉得很配,不过黎小姐不是发了博客官宣自己的男朋友了吗?”

    “真是想不通,为什么黎小姐不选阿宇,阿宇和她明明那么般配。”

    “万一人家和那个男朋友很相爱呢?”

    “也不知道黎小姐的男朋友长什么样子,有没有阿宇优秀,有没有阿宇那么帅。”

    “好像有人扒过,但是没扒出来,不过看黎小姐发的那张牵手照,那男生的手又粗糙又不好看,说不准是个糟老头子。”

    “我也觉得,长着那样的一双手,一看就知道好看不到哪里去,黎小姐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宁愿和糟老头子在一起也不和阿宇过。”

    一旁的糟老头子·江寒听到这话不禁在心头冷笑,冷笑完了他突然又有点同情,不是同情他的小姑娘找了他这个糟老头子,而是同情这两个女孩年纪轻轻眼睛就瞎了。

    竟然觉得那什么阿宇和他的小姑娘般配,瞎得这么厉害还真是可怜。

    然而他心里这么想,可是那一双手却暗搓搓的伸到了裤兜里。

    这边是步行街上的公厕,两个女孩离开之后就去别的地方逛了。没一会儿黎雅芙出来,江寒冲她伸出手,黎雅芙急忙和他牵上,江寒将小姑娘的手握在手中,是的,别人再怎么说都没用,小姑娘是他的,那个什么阿宇他完全不用放在眼中。

    逛了一圈回到家中,黎雅芙直接累得瘫倒在沙发上,江寒在她旁边坐下,问道“累了?”

    他将她的双腿抱起来放在大腿上,一边说着一边就要脱她的鞋子,黎雅芙有点抗拒,“干嘛呀?”

    “今天走了那么多路,给你揉揉。”

    “别。”

    黎雅芙调了个头,将脑袋靠在他的腿上,江寒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揉?”

    “不是很累。”

    她是真的不想哥哥老将她当小孩子来照顾。

    江寒也没强求,此时她就仰躺在他的大腿上,江寒望着她的脸,真是越看越喜欢,左看右看都觉得可爱,他忍不住在她脸上摸了摸,这一摸下去她突然想起那两个女孩说的话,她们说得也没错,他这一双手确实是粗糙得像一双糟老头子的手,他急忙又拿开。

    黎雅芙却一把抓住他的手道“摸得好好的怎么又不摸了?”

    “手糙,摸着不舒服。”

    她直接将他的掌心往脸上一放,说道“手糙糙的摸着才舒服。”哥哥小小年纪就要做粗活补贴家用,手不糙才怪,想一想曾经他付出的那些她心里就难受,所以黎雅芙又补充了一句,“我就喜欢哥哥糙糙的手。”

    她是真的一点都不嫌弃啊,江寒满脸欣慰。所以他有一双糟老头子的手又怎么样呢,他家小雅芙又不嫌弃,那什么阿宇那么好,他家小雅芙也不会喜欢。

    江寒的手机就在这时候响了,黎雅芙便从他怀中起来,江寒接起来说了几句就挂断了。

    “我明天要再去一趟拉斯维加斯。”江寒道。

    上一次江寒因为不放心黎雅芙一个人回来,那边的事情还没弄完就跟着回来了,已经过了好几天也没见他返回那边就打电话过来催了。

    黎雅芙又躺回他的大腿,拉过他的手揉她的脸,她道“我这几天正好也有空。”

    “你想一起去?”

    “可以吗?”

    “当然,为什么不可以?”

    第二天江寒就安排好,两人直接启程去了拉斯维加斯。到的时候是下午,两人先去别墅落脚,才换了衣服喝了一杯咖啡,帮佣便递来一张请帖说道“江先生,亚度尼斯先生知道您今天过来,邀请您参加今日的晚宴。”

    江寒接过请帖看了一眼,说道“好了我知道了。”

    黎雅芙听到亚度尼斯这个名字却讶异道“他不就是那个被你赢了两百万美金的人吗?”

    “是他,不过他现在是我的朋友。”

    “……”

    江寒冲她晃了晃手中的请帖,“准备一下陪我去宴会。”

    黎雅芙乖乖去换了礼服,这边倒是备了几套,她随便挑了一件比较适合她的,她喜欢简单淡雅的,这是一件刺绣长裙,白色纱裙打底,上面用金线绣出小朵小朵的菊花。

    黎雅芙将裙子穿给他看,江寒已经收拾整齐了,非常正式的一身,还配着领带,他将她上下扫了一眼,下意识扯了一下领带。

    他这扯领带的动作一下子就将黎雅芙勾住了,她走过去跨坐在他的腿上,勾着他的脖子问他“我穿这身好看吗?”

    他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微微抬起来,目光盯着她的唇,神色迷离,“好看。”

    他说完就直接对着她的唇吻了上去,黎雅芙推他,“别,我刚涂的口红。”

    他被她推开了又一把抱紧了她,更紧实的吻上她的唇,含住她的唇毫不客气的吮吸。想也不用想,她涂的口红一定被弄花了,哥哥怎么这样呀?

    黎雅芙在他胸口锤了几下,他也不管,一直吻够了才罢休,黎雅芙望着他的唇,他的唇上沾上了她的口中,斑驳的透着深红的色泽,黎雅芙皱眉不满道“你干嘛?都说了会弄花。”

    江寒用拇指蹭了蹭嘴唇,上面有她的口红,他笑吟吟的看着她没说话。

    他这表情透着点坏,就像是街上那种小流氓干完坏事意犹未尽那种坏笑,可是黎雅芙觉得他这痞痞的样子很诱惑,反正口红也已经花了。

    她一下子扑过去,他的身体被她撞得往后仰,他抱着他的头对着他的唇就吻下去,她听到他从喉间溢出一声闷哼,也不知道是因为她刚刚撞得太用力还是因为她突然而来的这个吻。

    可是这一声闷哼简直无疑于催情剂,她吻他,他搂着她的腰回应着,吻得很火热,就在难舍难分时,听到外面响起敲门声,然后是帮佣的声音,“先生,车已经准备好了。”

    两人这才回过神来,嗯,还要去参加别人家的晚宴呢。

    黎雅芙去卫生间补了妆,江寒将沾上的口红处理了一下,两人这才乘车去了宴会地点。亚度尼斯也带了女伴,江寒介绍了一下亚度尼斯,黎雅芙冲他客气的打了声招呼,江寒又介绍了一下她,介绍她的时候他对亚度尼斯和他的女伴道“这位是我太太。”

    黎雅芙“……”

    亚度尼斯客气道“rsjohn,见到你很高兴。”

    黎雅芙向他看了一眼,却见他神情自然,他就真的直接在外人面前介绍她是他的太太了。

    这一声“我太太”让她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酥个透,她突然啥都不想做了,就只想滚到他怀里。

    然而她还没忘记这是在别人家的宴会上,她急忙忍着心头的欣喜和亚度尼斯问好,亚度尼斯礼节性的吻了吻她伸过来的手。

    来参加宴会的还有还几位重要的客人,江寒出场他们都过来打招呼。

    黎雅芙小声在他耳边道“哥哥在这边好像很有威望。”

    黎雅芙本以为他会客气一下,没想到他非常坦然就接受了,“嗯,是挺有威望的。”

    “……”

    江寒应付了一会儿拉着她的手冲她道“走吧,我们去一趟卫生间。”

    他带她去卫生间?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奇怪?直到走到卫生间的盥洗台黎雅芙才知道他要干什么。

    他是带她过来洗手的,将她的一双手涂着洗手液,反复的洗过,再用水冲掉。

    “没事儿干嘛带我来洗手?”

    “多洗手利于健康。”

    “……”

    黎雅芙又道“我自己洗就好了啊,你别把我当小朋友。”

    江寒道“你不就是小朋友吗?”

    黎雅芙突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是小朋友哥哥干嘛睡我?”

    江寒“……”

    江寒向四周看了一眼,没人,他轻咳一声,小声在她耳边道“因为我是禽兽。”

    他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边,黎雅芙觉得这个禽兽真的挺会勾人。

    洗完了手江寒又牵着她出来,黎雅芙试探着问他“你不会是因为亚度尼斯先生亲了一下我的手背就带我来洗手吧?”

    江寒面无表情对着她,“你看我像那么小气的人吗?”

    嗯?难道不是吗?真就只是单纯带她来洗个手?

    两人并没有在宴会上呆太久,因为江寒临时接到一个电话。回到别墅,却见里面来了许多人,有高琴,还有几个上次她来见过的,好像是哥哥这边公司的核心成员。

    江寒和黎雅芙进来,一行人起身恭敬的打完招呼,高琴冲他道“人都已经准备好了。”

    江寒便转头冲黎雅芙道“你先去休息,我还有点事要忙。”

    黎雅芙也没多问,乖乖离开了。

    一行人进了会议室,高琴便道“人已经抓到了,越城那边知道先生在这里,所以直接用私人飞机将人送过来,是直接送到奥政金殿吗?”

    江寒道“奥政金殿那边人多口杂,叫人送到这边就好。”

    会议持续了好一会儿,主要还是在商量如何处置那几个叛徒的事,会开完了众人散场,高琴留在最后。

    高琴冲他道“先生真的决定好了要将黎小姐带进这些事情中来吗?”

    江寒道“不用将她带进来,她连旁观者都不算,我不会让这些事情影响到她。”

    高琴几次欲言又止,江寒索性直接问她“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高琴道“虽然这是江先生的私事,可是为了江先生好,我还是想多嘴提一句。在我看来能和江先生在一起的女人是能和您一起并肩作战的,就像金妍小姐那样,黎小姐太纯了,她只适合当做妹妹保护着。”

    江寒目光向她扫过去,虽然他的目光平静,可是他眼风却自带一种冷意,高琴低头道“是我多嘴了。”

    江寒站起身,在离开之前冲她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知道让她远离纷争才是最好的,可是我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我就是想将她留在身边据为己有。”

    江寒进去的时候黎雅芙正趴在床上刷着平板玩,不知道刷到什么好玩的,她咯咯笑了两声,声音清脆又好听。

    听到声音她回头看过来,见是他,她笑道“忙完了?”

    “忙完了。”江寒脱了外套,走到柜子边到了半杯酒,卧室里放着沙发,他走到沙发边坐下,将杯子放在旁边的圆桌上。

    黎雅芙走过去,他见她过来,非常有默契的往后坐了坐,将双腿留给她,黎雅芙便在他腿上坐下,她勾着他的脖子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感觉哥哥好像情绪很低落的样子?”

    江寒静静的看着她,这是他的小雅芙,白嫩嫩的像一块通透的美玉,纯洁的没有丝毫杂质。

    这世界上有太多比他更适合她的人了,她和他们在一起会过得更好。

    江寒突然有一种可怕的恐慌感,他抱紧了她,将脸埋在她肩头。黎雅芙以为哥哥遇到了棘手的事情,她便爱怜的在他头上揉了揉说道“遇到什么事情了,哥哥可以跟我说一说吗?”

    “没有。”

    对于他来说最棘手的事情就是留不住她。

    他缓缓抬头向她看去,手不自觉的抚上她的脸,触感光滑,简直让人爱不释手。他爱,别人也会爱。

    “你太纯了。”他突然说。

    “……”

    黎雅芙觉得莫名其妙,怎么突然说她纯?而且她纯吗?

    黎雅芙道“哥哥上次不是还说我学坏了吗,怎么现在又说我纯了?”

    本来情绪稍显低落,听到这话江寒差点被她逗笑,他道“我说的纯不是那个纯。”

    “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哥哥说这些年我们没有见面,我对现在的你不够了解,其实你对现在的我也不够了解,哥哥应该也发现了啊,我早不如哥哥想的那么单纯了。”

    虽然是有一点不一样了,可是他的小雅芙依然还是美好的。

    “你会离开哥哥吗?”他问道。

    “你怎么这样说?”黎雅芙抱紧了她,“我永远都不会离开哥哥,我现在只有哥哥了。”

    江寒揉揉她的脑袋,心情也渐渐放松下来,黎雅芙抬头看他,便见哥哥脸上带着笑意。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是亮的,整张脸就像是被点燃了。

    黎雅芙慢慢坐起身,她捧着他的脸靠近了他,江寒顺势的将头靠在沙发后背上,他这顺从的姿势简直叫她心花怒放,黎雅芙用鼻尖蹭着他的鼻尖,深深的呼吸着他的鼻息。

    她磨得他有点痒,他笑了笑说道“想做什么,江太太?”

    他叫她江太太……

    黎雅芙觉得那一句“江太太”从他口中说出来简直苏得不行,她心里一阵发痒,突然就想对他骚一骚,所以她一下抱紧了他说道“想吃鸡。”

    “嗯?想吃鸡?想吃蒸鸡还是烧鸡?我让阿姨做。”

    “……”

    哥哥好像是真的没有听懂啊,黎雅芙突然发现自己好污秽,虽然哥哥在床上表现得有点像禽兽,但是在调情这方面简直干净得像一张白纸,而她就是脏了这张白纸的污渍。

    看吧,她一点都不纯。

    江寒见她不说话又问道“问你呢,想吃哪种?”

    黎雅芙忍着笑说道“我说的鸡不是你说的那种鸡。”

    “你说的是哪种?”

    黎雅芙没说话,只顾抱着他笑,江寒将她从他肩上推开,他问道“问你话,你说的是哪种?”

    他还问得挺正经,黎雅芙就更想笑了。

    江寒见她笑得不能自已,一双透亮的眼珠子里还带着点坏,江寒也不傻,很快就明白过来,他的脸瞬间就黑了。

    他面色严肃下来,声音也透着严厉感,“韩文君是不是又给你讲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黎雅芙笑得控制不住,好不容易刹住了,她稳了稳声音说道“不,不是。”

    江寒的面色一点都不好,“那怎么还要吃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虽然哥哥在床上有点禽兽,但是平日里还是稳重老练又保守的,大概不太听得惯她说骚话,可是他越是这样她越是想逗他,她就喜欢看他被她逗得又羞涩又手足无措的模样。

    她道“是哥哥要问我想做什么,我如实告诉你了啊。”

    江寒“……”

    江寒觉得这下不仅是耳朵在烧,他的脸也跟着烧起来,他的小雅芙啊,那么乖的小雅芙,明明拉小提琴的时候高雅得像一个纤尘不染的女神,她是怎么能把这些话说出口的?

    “我原本以为我的小乖是个小淑女。”

    “那怎么办啊?哥哥发现你的小乖不是个小淑女是不是很失望?”

    “……”

    “那要不我们礼尚往来,哥哥也对我说两句?”

    “我说什么?”江寒面色严厉,“你还想把我也带坏了是吧?”

    黎雅芙却来了兴趣,“哥哥说两句给我听听嘛,我还从来没听哥哥说过骚话的。”

    江寒“……”

    他怎么说得出口?

    黎雅芙故意逗着他,她将唇贴在他的唇上轻轻的蹭,“快说嘛。”

    江寒被她磨得烦,她抬了抬头正要吻上去,她却及时往后退避开,江寒蹙眉,又想玩他?

    “哥哥说嘛。”

    “不说。”江寒将人往怀中一搂,扣着她的头就要吻,她却推着他,“哥哥干嘛呀?”

    故意勾人还好意思问他要干嘛?江寒觉得他要给她一点教训,他直接抱着人起来,嘴巴凑在她耳边轻声道“干你。”

    黎雅芙“……”,,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