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花颜,对不起(1 / 2)

过了两日,封玄奕假借关心之名,让白宁给亲落雪做了个全身检查。

得出来的结论,让封玄奕为之一震。

秦落雪腹部确实有伤口,但按照伤口的大小以及深浅来判断,基本可确定,是小型匕首的刺伤,而非剑伤。

并且只是伤了外在表层,并未伤及根本。

所以之前秦落雪一直说当年为封玄奕挡了刺客一剑,并伤其根本,以至于落下病根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呵,想来他封玄奕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将军府丫头骗了足足有十年!

“还有一件事。“白宁继续上述道。

“说!“

“刚才在凤仪殿,据白宁从医多年的观察,雪贵妃的双眼,”说着,他对上封玄奕的眼,“应该是从未盲过。”

“从未盲过……“封玄奕摩挲着这四个字,内心无比震撼。

他至今还记得他的雪儿当初是如何唤疼,即便他曾怀疑过即使花翎海发狂,但以他的内功实力,加上之前已经反复招受过非人的折磨,根本不可能在卓尔云还在的情况下,一招将落雪的双眸震伤。

但她那番痛哭的样子,的确令他心疼,他选择背弃自己的直觉,选择相信她,相信太医,相信她需要新的角膜来替换才能恢复光明。

他甚至在心里骂自己不是人,竟然怀疑身边最为亲近的雪儿。

思及于此,他双目猩红,怒吼,“来人!给本王把太医院的胡太医,张太医统统传来!“

他不想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但也绝不纵容一个恶人!

没一会,太医院的两大首医官,胡国忠,张鹤年跪于芳华殿的大厅之上,皆是瑟瑟发抖。

“说,当日你们是如何医诊出雪贵妃双眸失明,需用太后的眼角才能恢复光明的!”封玄奕彻底动怒,一个雷霆之力,震毁了身旁的玉石桌。

两个太医吓得赶紧跪地磕头,“王上息怒,王上息怒啊!”

封玄奕努力平复心中的怒火,“本王今日是该息怒,还是诛你们九族,就要看两位太医如何给本王解释了。”

听到诛九族,胡国忠立马哭爹喊娘,“王上,王上息怒,老臣也是迫不得已啊,若不是雪贵妃威逼利诱,就是给老臣一百个脑袋,老臣也不敢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啊。”

一旁的张鹤年赶紧附和起来,将事情原委和盘托出,“当日老臣奉命给贵妃娘娘做诊断,贵妃娘娘当时痛苦难耐,但王上走了之后,娘娘竟一反常态,双眸恢复正常,老臣们想说娘娘并无大碍,却被告知老臣唯一的闺女正在娘娘宫里‘做客’,若老臣不按照娘娘的‘密令‘来做事,老臣的闺女……将被扔进萨赫的军营,安抚北荒的猛士们,”说着,他更是老泪纵横,“老臣真的是没有办法啊,求王上开恩。”

“接着说,她所谓的体弱,旧疾,需要‘红隐士‘为药,‘供养者’未成形的胎儿为引,又是如何?”其实,事到如今,不用说他也便知,这一切都是秦落雪的谎言,只是他无法说服自己,他整整信了十年,给出‘吾为王时,卿必为后’的誓言的女子,竟然如此善用心计,蛇蝎心肠。

“这个……”胡太医面露难色,“老臣……”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