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白发帝君(1 / 2)

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在这时,秦落雪身边的贴身丫鬟给封玄奕下跪。

“王上,奴婢也有一事相告。”

“你个贱婢,你也要来反了本宫吗?”秦落雪已经达到情绪巅峰,完全没有了从前的温柔贤淑,一副‘你敢多说半句,本宫就撕烂你的嘴’的恶毒神情锁定着丫鬟。

“你说,若敢有半句诳语,本王立马判你欺君之罪,但倘若你所言属实,本王会念你主动坦诚,从轻发落。”事到如今,他封玄奕要知道所有事情的全部,这个女人究竟还有多少事瞒着他.

“是,王上,”丫鬟跪在地上,“奴婢不敢有瞒君上,之前花大人挣脱地牢,冲进御花园,也都是雪贵妃所为,她让奴婢买通狱使,在花大人的饭菜里下药,令花大人神志不清,内力囤积在一起却无法吐出,这才发了狂似的冲出地牢,而所谓的冲撞了贵妃娘娘,也都是我们配合着娘娘演的一出戏码,目的就是让王上杀了花大人,并取了太后的眸子。”

“秦落雪,”封玄奕拽起她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事到如今,臣妾无话可说,臣妾所为这一切全是为了王上啊,臣妾明明是将门之后,却要委身她花颜的府上,做她花颜的狗腿子,明明是臣妾先认识的王上,没想到花颜那个不要脸的小蹄子竟然公然对您表露出爱意,之后又被花翎海奉献给先帝,卖女求荣,如此不知廉耻的一家贱人,早就该死!”

事到如今,横也是死,竖也是死,她秦落雪输了,但却不甘心!

若她的爹爹还在,输的必然会是她花颜!

“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悔改,本王怎就会信了你这个恶毒的贱妇!”封玄奕气的恨不能捏死她,“既然你如此喜欢剜人眼目,那本王就让你好好尝试尝试,被人剜去眼目的滋味!”

“王……王上,不要啊,您忘了您对臣妾的誓言了吗?您说会永远保护臣妾,不会让臣妾收到任何伤害的,王上,雪儿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求您给雪儿一次机会。”

“知错了吗?晚了!”他真是越来越讨厌她这张嘴脸,“来人,给本王把雪贵人拖下去,剜去其眸,扔进地牢!”

秦落雪被活生生的剜去眼眸,没有任何伤口处理,直接被扔进了地牢。

花颜曾经受过的所有磨难,他封玄奕都要她一一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