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1 / 2)

冷宫那破败不堪的门再次被封玄奕一脚踹开。

床榻被鲜血染红,灵儿抱着床上的花颜疯狂痛哭。

白宁坐在一旁的椅榻上,垂着沾满血迹的双手,鲜红的血液湿透了他的白衣。

封玄奕一把抓起白宁的衣领,“本王不是说过,务必要谨慎,不得马虎吗!她如今为何会这样!”

那鲜红的血色赤红了他的眼,花颜明明是花翎海的女儿,是他仇人的女儿,可为何他当他得知花颜死了时,心会那般绞着疼?

白宁看着他,不卑不亢,淡了句,“王上,太后所剩时间不多,您若有心,抓紧时间。”

封玄奕怒哼了一声,甩开他,奔向屏风后,一把推开灵儿,坐上床榻。

握起花颜的手,却是冰凉刺骨,“花颜,你醒醒,本王来了,你别再睡了。”

奈何床榻上的人儿始终只是静静的躺着,缠绕在眸子上的白色纱布满是泪痕与血渍。

毫无血色的面颊,因生产的剧痛皆是汗水。

带着厚茧的大手抚过她汗湿的发丝,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个会说会笑,骄纵任性的小郡主,见他第一眼就霸道的称,要做他封玄奕的王妃。

那时他还未流配北疆,却依旧是个不受宠的皇子,和母妃一同居住在这芳华殿的冷宫之中。

吃的是残菜剩饭,冬日无炉火,就连宫人太监都能随意欺凌,更别说其他的王室子嗣。

大臣们不待见他,更别说要将府中女眷许配给他了,郡主小姐们都避他不及。

但他丝毫不介意,为了守护母妃,他自我强大,没有师傅,就自己偷学练功,没有宝剑,就以树枝为剑。

也就是在一次偷学武剑时,小小年纪的花颜,无意闯入。

年纪尚小的他,还无法控制手腕力度,一个惊慌,树枝刺向了她。

树枝滑破了她华丽的衣衫,擦伤了她白皙的手臂。

如今天一般殷红的血液染红了衣袖,可她似乎并不介意,都没唤一声疼。

那是他们的初见,她十岁,他十五。

三月的清风,吹得满院的桃花香。

她抬眼看上他,一眼琉璃晶透,她说,‘你应该就是四殿下,玄奕哥哥了。’

玄奕哥哥……

从未有皇宫女眷如此亲切的叫过他。

那一年,他是最不受宠的冷宫皇子,而她,则是丞相的掌上明珠,花家大小姐,皇帝刚刚册封的‘颜郡主’。

却在临别时,她回眸,霸道却认真的说道,“玄奕哥哥,长大后,花颜想做你的奕王妃。”

她不知道,当年儿语的一句,他至今铭记于心。

“花颜,”骨节分明的手指抚摸着她眼眸上的纱布,那双明锐透亮的眸子,他再也看不到了。

他喃喃自语,“你们花家欠本王的,还未还清,你快醒来,用你的余生,替你父亲还债,”他声线越说越弱,冷漠惯了的眸子不知何时染上了一层水雾。

他将她抱入怀中,动作轻柔的生怕将她再次弄伤,“怎么办,花颜,本王该怎么办,本王此番回来,就是要将你花氏一族碾碎,可为何,本王如今没有一丝开心,如今看到你成这样,本王的心竟然……”

后面的话,他说不出口,仿佛说出来了,就是对已故的母妃再一次的伤害。

他只是抱着她,喃喃自语,“花颜,你快醒来,没有本王的命令,你怎么可以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