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冷宫中的皇子(1 / 2)

秋风瑟瑟。

花颜被安葬在东郡皇陵,以一个正统太后的仪式操办,却未与先帝封裕合墓。

出殡那天,封玄奕因病没有参与。

只有贴身宫人知道,他们的主子自太后去世那日起,便未再出过芳华殿的冷宫大门。

太后出殡那日,他更是一个人窝在太后曾经的床榻上,一动不动,无人敢惊扰。

在神医白宁的亲自诊治后,雪贵妃在无‘胎儿药引’的情况下,痊愈。

但却因太后的突然离世,而被取消了十月初十的封后大典。

“快让本宫进去!”

“雪贵妃,王上有令任何人没有召见不得进入芳华殿一步,还请贵妃不要为难属下。”

“那你们现在就进去同传啊,本宫就不信王上连本宫都不见!”

“贵妃,恕属下难以从命。”

破败的宫门外,传来秦落雪和守门侍卫的争执声。

床上的封玄奕紧了紧眉目,低了句,“让她进来。”

秦落雪进来后,厌弃的看了一眼狭小而破败的周遭。

触目到躺在床榻上的封玄奕时,眸色之间寒光乍现,他这可是在怀念花颜那个贱人?

秦落雪使了个眼色,让身后的宫女将准备好的参汤呈上。

自己跪匐在封玄奕的床边,“王上,太后过世臣妾也很难过,但王上是九五之尊,还请保住龙体,王上这几日茶饭不思,可是急坏了臣妾,臣妾特意炖制了参汤,还望王上能吃上一口。”

“雪儿有心了,本王不饿,你先行下去吧。”封玄奕依旧窝在床榻里,怀里抱着花颜曾经用过的枕头。

说不出自己此刻为何会如此,但自从花颜死后,他的整个精神力似乎也跟着一起死了,他无力起身,无力想任何事,任何人,只想就这么静静的睡在她曾经睡过的床榻上。

怀里的枕头上,似乎还残留着她的余香。

秦落雪紧了紧手拳,稍尖的指甲壳刺痛手掌也浑然不知。

末了,她缓了缓神色,坐在封玄奕身侧的床榻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上身半趴在他身上,“玄奕,你是不是想颜姐姐了?你为了她取消了我们的大婚,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等着做你的妻子,而你却为了她取消了我的封后大典,在你心里,颜姐姐是不是比我重要?”

说完,她开始趴在他身上抽搐了起来。

她就不信,她比不过一个死人!

那个什么狗屁白宁,怪里怪气,不愿听从她的摆布,若不是她的眼线回来同传,她甚至还不知道那个贱人怀了孩子。

想要母凭子贵?还不是死在她秦落雪的手里。

封玄奕终于侧过身子,瞅着她,“本王为了她,取消了和你的大婚,可本王不也为了你所谓的‘病症’,要了她的命?”

“王上,臣妾……”

娇噌的时候,就是玄奕,被问到手足无措时,就是‘王上’,呵,女人呐。

莫名的,他此刻竟对眼前的这张脸生了几分厌恶。

秦落雪立马掀衣跪下,梨花带雨,“王上,臣妾只是太爱王上了,臣妾与王上青梅竹马,共患生死,王上当年的诺言还悠悠在耳,我若为王,卿必为后,这美好的诺言眼看就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