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多行不义必自毙(1 / 2)

距离上次来凤仪殿,已有半个多月。

当封玄奕再次踏进这所宫殿时,秦落雪又惊又怕。

据她所知,胡太医和张太医已双双被五马分尸处死,两个太医家族统统被抄家,无一人能幸免。

这么说,玄奕是知道了他们与自己之间的事情了吗?

为了不自乱阵脚,秦落雪故意只穿了件素衣,淡扫峨眉。

“王上……”秦落雪微微欠身,“您终于记起臣妾了。”

封玄奕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眼前的女子,曾经他将她视为这世间最美好,最善良的女子,如今看来真是可笑。

夜煞连夜从北疆带回来的急报,上面写着,当年容贵人与其子封玄奕被逐边疆,途中遭遇前朝旧部的追杀。

却在关键时候,八名黑甲军赶到,誓死保卫容贵人与四皇子,最后双方浴血而死,四子得以逃脱。

黑甲军,那是花翎海的亲卫军,而整个花府上下,除了花翎海,便只有一人能够轻易调动,那边是当时的花家大小姐,花颜。

唯一的女儿,花翎海从小就亲派黑甲军守卫在她身边,因此她有一只八人组成的亲卫队。

然而当年能从花翎海身边轻易拿走出关令牌的也只可能是花颜,而非秦落雪,她最多,也只是跟随花颜而来罢了。

所以当年来不顾生死来营救他的人,真正为他挡刀浴血的人,正是那个为他受尽万千折磨的花颜,而非眼前依旧还舒适安泰的秦落雪。

他坐于大殿的宝座上,双臂支撑在膝盖上,低眸看着跪在他脚下的秦落雪,轻声唤道,“雪儿,你可知错?”

秦落雪抬眸,有些失措,却更多不甘,“王上,臣妾近日也听到了不少流言蜚语,但还请王上念在臣妾对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您是知道臣妾的为人的,您断不可信了奸邪之人对臣妾的恶意中伤,那些人他们都是些墙头草,见你我情深,便依附于臣妾,可看到花颜死后,您的伤心,他们便又来中伤臣妾,王上——”她哭的梨花带雨,跪向封玄奕,抱住他的腿,“您可要替臣妾做主啊!”

“为你做主?”封玄奕眯起眼缝,浑身透露着令人生畏的气息。

他勾起她的下颚,“那雪儿这次又想要谁的双眼来玩?”

说完,他一把甩开她的脸,怒吼,“你利用本王对你的信任,硬生生的取了花颜的眼角,让她永远的失去了光明,甚至还设计让本王取了她腹中的胎儿,那可是本王的亲生血脉啊!”

他一脚将她踹飞。

想到花颜死前的样子,他就觉得自己禽兽不如,人说虎毒不食子,他竟为了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深深的将自己的孩子杀害,是那个真正深爱自己的女人死不瞑目。

“王——王上——”秦落雪真的被吓到了,跪趴在地上,抓着封玄奕的衣角,瑟瑟发抖,“王上,您真的误会臣妾了,是花颜那个该死的贱人买通了那群狗奴才,是他们诬陷臣妾,臣妾没有——啊——”

封玄奕一巴掌甩过去,“还敢狡辩!本王念及多年的情分上,本想让你知错,你却死不悔改,还一心推卸责任,本王看你是不掉棺材不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