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太后,驾崩了(1 / 2)

秦落雪走后不久,宫里就传来雪贵妃突然晕厥,旧疾复发的消息。

没多久,封玄奕便带着白宁来了冷宫。

“怎么样,确诊了吗?”封玄奕冷目问道。

白宁收回手中诊线,淡漠回应,“确已有孕,但未足三月。”

花颜如遭雷击,眸子上缠着白色丝带,她看不见,却能听得出来,这是封玄奕和白宁的声音。

她怀孕了?

不,不可能!

当年她子宫被刺破,太医已经明确说了她很难有孕。

这段日子虽说有恶心感,但想来应该只是肠胃受到了‘红隐士’毒素的影响,怎么可能怀孕呢,一定不会的。

封玄奕蹙眉看向床榻上蒙着眼睛的花颜,神情复杂,“既是如此,还不赶紧取胎。”

取胎?花颜惊愣。

“太后身体欠佳,体内又蕴含极寒之毒,王上确定要在这个时候强行取胎?”白宁如实的说着,但面上却没有半点情绪,似乎世间任何事都与他无关。

“雪儿如今命在旦夕,若不赶紧医治只怕会耽搁最佳治愈时间,胡太医那边已将‘红隐士’处理好,如今就差‘供养体’腹中的胎盘血做药引了。”

“供养体?”花颜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寻声转向封玄奕,“‘红隐士’为药,其引,则必须是这‘供养体’腹中的胎盘血,所以,所有事情,包括对我,让我受孕,都是你早就安排好的?”

她多么期待他的否定,只可惜,他冷漠以对,默认了一切。

没错,强行占有她,的确是他复仇计划中的一步。

他本无需对她腹中孩儿做的如此残忍,只可惜,太医说,雪儿的病症必须以此做药引,所以,要怪就只能怪这个孩子的命不好,投错了胎。

“不要!若我腹中真有孩儿,我是不会准许你们拿去救那个贱人的,她要死要活与我何干,与我孩儿又何干!”

本以为此生都无法做母亲,但若上苍真的恩赐,她又如何忍心将还未成型的孩儿拿去做那个贱人的药引!

封玄奕蹙了蹙眉,“花颜,这孩子不能要,你为太后,而先帝已逝快整年,这孩子的出生,你要如何解释?与本王苟合的孽畜吗?更何况,你已身患剧毒,难保不会影响腹中胎儿,即便本王此刻饶了这孩子,也难保他能撑得到足月之时,还不如留他做点善事。”

花颜疯狂大笑,“那我腹中尚未成型的孩儿去做‘善事’?封玄奕你是眼瞎吗?你看不出这全是秦落雪的计谋吗?“

泪水将眼前的丝带染的透湿,花颜几乎被逼的发狂,“她根本没瞎,你却剜我眼,她根本无疾,你却想要我孩儿的命,他是我们的孩儿啊,你的第一个孩子,他还那么的小!”

“本王的孩儿,必是雪儿说出。念你孩儿即将救本王的王后,本王暂且不与你计较辱骂王后之罪,”说着,他大手一挥,“还等什么,取!”

说完,步出门外,朝着凤仪殿走去。

这是他亏欠雪儿的,若真能治好她,他不惜千夫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