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管好你这张嘴(1 / 2)

花颜甩开她的手,“什么奕王妃?”

秦落雪巧笑,“玄奕没告诉你,他此番回来的目的?”

秦落雪微微勾起唇,眼神里尽是邪恶的光芒,“是不是昨晚疯狂的奕,又让你有了期待和幻想?”

想到昨晚,她就一阵窝火,她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令她恶心的女人。

花颜怔了怔眸色,很明显,封玄奕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而这秦落雪,就是‘误会’的关键所在。

“秦落雪,我花府上下待你不薄,你何故恩将仇报?”

“恩将仇报?”落雪仿佛是听到了个笑话,直接掐住花颜的脖子,“没有我父亲当年浴血沙场,你父亲花翎海能稳坐丞相之位,享受四方太平吗?”

当年两位父亲是拜把兄弟,花翎海在朝内做丞相,秦将军则带兵出征,一文一武,辅佐大周。

“战事之祸,非我花家所为,秦伯父战死沙场,我爹娘都很伤心,我爹爹失去挚友更是悲痛欲绝,自接你进我花府之后,我爹爹对你视如己出,我待你如亲妹——”

“啪——”不等她说完,秦落雪一巴掌打到她脸上。

“视如己出?待我如亲妹?亏你说得出口,人人都知道你是花府大小姐,我父亲为国捐躯,我母亲伤痛追随,落下我一个人独守整个将军府。说的好听,接我回丞相府,其实还不是沽名钓誉罢了!“

说着,她将弯钩一把刺入花颜的锁骨,猛力一扯,”我堂堂将军府大小姐,自进你丞相府后,就变成你花颜的跟班,因我从小习武,所以就得当你的下人,保护你,事事都要让着你,包括对玄奕,我爱的比你深,遇的比你早,只因将军府落魄,就要永远活在你的阴影里,还要帮你去追求他!”

“嘶——”锁骨之处钻心的疼痛,让花颜紧紧的闭上了眸子,“你说……你爱玄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