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痛吗?痛就对了(1 / 2)

痛!

撕心裂肺的痛,自花颜心里蔓延开来,渗入到她的四肢百骸。

火红的凤凰喜袍早已被撕得凌乱不堪,与她那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烛火摇曳,她清晰的看见男人狭长的眸光即便满载着怒火,口吻却也依旧是冰凉刺骨,“不痛的东西,你花颜,不配拥有。”

花颜疼的声音都在发抖,“不要——”

“不要?”男人眸光蓦地一暗,但却只是片刻的停留,随即戏谑道,“真没想到你这种女人还想保持完璧之身,明明下贱的让人恶心!”男人不屑的冷哼一声。

明明是带着万千恨意而来,却不曾想,她还是让他有几分失神。

侮辱性的语言让花颜羞愧不已,泪水布满了她的脸庞,她拼命摇着头,头上的珠钗散乱,她知道,此刻的自己看起来像个疯子。

花颜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曾经,她是多么渴望永远与他在一起,而此刻,她只想逃离。

“不要,玄奕哥哥——”他实在是太践踏她的尊严了!

啪——

一个巴掌,打断了她所有的哭喊。

封玄奕一把捏住她的下颚,力道之大,捏的她生生发疼。

“记住,你花颜卑微如泥,即便飞上枝头也命如草芥,你没资格叫本王的名讳,因为,本王觉得恶心!”

花颜不知道是如何度过那晚的,只知道第二天被秦公公找到时,自己在一处被废弃的宫殿里,衣衫凌乱,浑身都是封玄奕留下的深红色印迹,那是他的故意为之。

皇后的桂冠被扔在了床脚下,喜袍撕裂,形同虚设。

床榻上那一抹鲜红的血迹,似乎在提醒着在场所有人,他们皇后,在新婚第一夜被人给毁了。

“赶紧给娘娘整理整理,送回内宫。”秦公公尖着声,没好气的吩咐了一句。

本以为花丞相这次会因女儿成为一国之后重新受到重用,却不想这花家唯一的女儿竟如此不自重。

从古至今都没有哪位皇后会在封后当晚离奇失踪,找到时,竟已是与别人私通后的残花败柳。

同时,奕王府的花厅里。

封玄奕摩挲着手里的酒杯,嘴角是冷酷无比的残笑,“花颜,本王送你的‘新婚大礼’可还满意?”

‘啪’的一声,酒杯应声破裂,“日后,我将每日送你花家一份‘大礼’。”

花颜被宫女带到乾宁宫,还没站稳,就被当今圣上封裕一脚踹在地上。

“皇上息怒。”秦公公想要拉住封裕,却被他一把甩开。

虽说已年过花甲,但封裕身体却算硬朗。

他两步走到被踹在地的花颜面前,一把抓起她的衣领,“贱人,你可清楚自己的身份?”

花颜咬着唇,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