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半兽人(1 / 2)

“她那些伤风败俗的事,你不知道吗?”一提到花颜,封裕立马敛起笑容,“你不会是让本王将这‘兽裘’赐予她吧?”

封玄奕勾起唇角,却笑不及眼,“母妃敢于封后当天做出如此大逆不道,有辱国体君威之事,绝不能姑息,”他转头,对上花颜一双惊恐的眼睛,“但儿臣认为,子不教父之过,这身‘兽裘’礼应赐给母妃的父亲,花丞相,也让百官清楚君威不可触犯,以儆效尤。”

“好,就按奕儿的意思去办。”

花颜是花翎海的女儿,是他敬奉给自己的皇后,现在他的人出了状况,他当然要率先受罚,“来人,将花翎海带上来。”

“啊——”

兽裘被滚烫的热油淋过,花翎海被带上来,扒光朝服披上兽裘时,发出了撕裂的惨呼。

花颜几欲疯狂,可换来的只是封玄奕一抹轻蔑残忍的笑容。

他将她桎梏在怀里,低声柔语,“怎么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受辱痛苦,心是不是很难受?”

花颜愤恨的看着他,“我要告诉圣上,昨晚让我破身的……”

“本王的好母妃,‘’不等她说完,环在她腰上的手猛力一掐,将她打断,”若你想花氏全族都变成半兽人,本王不介意再多准备几套‘兽裘’。”

花翎海披上兽裘,扔进了地牢,而花颜也因‘淫秽之罪’,被一同关押。

她被封玄奕钉在牢房刑架上,铁链如五马分尸一般,紧紧的拉扯着她的四肢和脖子。

衣衫撕裂,全身都是被地牢侍卫用泡过盐水的马鞭抽打出来的血痕。

“为什么……”

她心心念念了十年,为他吃斋念佛了十年,为何等来的却是这样的恶魔?

“为什么?”封玄奕笑了笑,“或许,因为你姓花吧。”

说完,猛力的将她头一甩,脖子血痕之处又是一阵灼心的疼痛。

而花翎海此刻也同样被铁链栓拴着,他疯狂的挣扎谩骂,“封玄奕,老夫当初就不该放走你,你天生卑贱,宫奴所出,有辱圣上尊贵的皇家血统,你母系族人都该死!”

宫奴所出……

封玄奕这一生最恨这四个字。

“爹爹别说。”

封玄奕整个人都冷了下来,瞅着花翎海,“本王乃当朝四皇子,你一介臣子,竟敢大嚣本王‘天生卑贱’?看来你这张嘴是不管不行了,来人!”

他一声令下,身后的黑衣护卫立马上前。

封玄奕一把拉住花翎海伤口上的铁链,伤口被勒的血肉模糊。

他不咸不淡的说了句,“一只‘半兽人’竟还能口吐人语,这不是太反常了吗!”

花颜愣住,她忍着剧痛,声线因疼痛而颤抖,“王爷息怒,爹爹不是有意冒犯,还请王爷莫怪,花颜愿为奴为婢,替父受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