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是我这一生的毒瘤(1 / 2)

她总算明白,追究秦落雪真瞎假瞎,是无用的。

不论真假,她这双眸子,都得赔给她。

“太后,恕臣无礼。”

剜目前,白宁需要简单的做个检查。

花颜将白皓的手腕递过去,眸中一片死寂。

白宁却在拿住她的脉搏一阵后,蹙了蹙眉,“太后,您……”

“如何?”

“体内有毒素,并且……”还有了身孕!

“无碍。”花颜眼神空洞,声音无力。

毒素?那该是‘红隐士’的毒素吧,或许即便不剜这眼,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白宁神医是个冷性子的人,他人之事,宫闱之争,他不想参与,只是深深的看了花颜一眼,“那臣为太后上麻药膏。”

“不必了,就这么剜吧。”

她想要深深的记住这份疼,往后眼瞎的日子里,她才能刻刻的提醒自己,自己有多蠢。

白宁是整个帝国最有名的神医,白皙的手指极尽轻柔,却依旧令花颜疼的生不如死。

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几次晕厥,眼角的拉扯,让她整个脑袋剧烈疼痛,似要爆炸。

但她依旧决绝着白宁的麻药。

她竟变态的希望自己越痛越好,以此来惩罚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花府被抄家,上下七十八条人命枉死,爹爹沦为兽奴,最后死于乱棍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