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要你这腹中的胎儿(1 / 2)

“哟,原来姐姐还活着啊,姐姐这一觉就睡了四五天,妹妹还担心姐姐死了呢,”秦落雪缓步走进花颜,“妹妹就说,姐姐非一般人,即便不用麻药直接剜目,也不会出事,亏得王上还担心呢,这不,姐姐还活的这么好。”

花颜忍着眼睛的剧烈疼痛,“看来你真的没瞎。”

秦落雪闻言,大笑了起来,“本宫不日将会荣登后座,自然是瞎不得了,更何况花翎海早就被本宫下了药,使得出什么内力能震伤我的眼?卓尔云可是北疆第一猛士,对本宫赤胆忠心,那一脚下去,花翎海即便不被杖邢,全身筋骨也剧断。”

“你竟然给我爹爹下了药?”花颜气的声音发抖,无奈眼睛上蒙着丝带,全然看不清。

秦落雪冷笑,一把将她从床上拉起,甩到地上。

“姐姐这是提前向我这个皇后行跪拜礼?哈哈,药,自然是要下的,不然你以为花翎海那只兽奴,何故偏偏在那个时候发狂?”

“你这个毒妇,原来一切都是你的安排,你不得好死,我要去告诉王上!”花颜趴在地上,原来爹爹突然发狂,是因为被她动了手脚。

白宁告诉她,剜目之后不可以哭泣,否则伤口永远好不了,但她控制不住,想到爹爹受到的伤害她就难过的不能自己。

“告诉王上?”秦落雪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蹲下身子,一把揪起她的长发。

“你这个瞎子怕是还没走出这门口就摔死了吧?玄奕没告诉你,剜你的眼睛就是为了给我用?可我明明就没瞎啊,只不过疏通了一两个太医,他就心疼不已,立马要取你眼角来医治我,好让我能漂亮的荣登后座,亲眼见证他给我的誓言。”

花颜不想理会她的故意唏嘘,却被她硬生生的抓着头发从地上拖起。

“你就不想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誓言吗?”

花颜咬牙切齿,“与我无关。”

她不想听,她却偏偏要说。

她凑到花颜的耳边,“就在你一封封书信传送到北疆时,他正搂着我,对我许下承诺——他若为王,我必为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