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因为他是本王的儿子(1 / 2)

灵修山,玉华峰。

花颜拒绝了封玄奕的搀扶,牵着白宁的手来到了玉华峰。

封玄奕与白宁对了个眼色,白宁知道他们之间还有话要说,便将花颜安坐在旁边的石阶上,便找了个理由,下山了。

白宁走后,封玄奕坐在花颜身边。

刚才看到她甩开自己的手,而牵上白宁的手的那一刹那,他知道,她恢复记忆了。

他第一次感到心脏被收紧,紧的他要窒息,他知道,那是心痛。

但他却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

他沉了沉气,换上了一副重遇花颜时的玩世不恭的模样,“颜儿,你是不是想起本王了?”

她坐于石阶上,手臂撑在膝盖上,微风漾起白色的裙纱,“怎么可能真的忘得了呢?”

他紧了紧唇,却继续装着傻,“本王就知道,花颜你心里依旧还是有本王的。”

她自嘲的勾起了唇角,白沙蒙眼,她看不见却对着灵修山的一草一木无比熟悉,“你知道我为什么忘不了你吗?”

她虽说看不见,但视线的防线却是看着远方,而封玄奕,却一直在看着她,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是被他无情的夺走了。

“当然是因为爱,你从那么小开始就爱恋着本王,虽然经历了这么多让你伤心的事,但本王相信你依旧还是爱着本王的,所以,才不会真的忘记。”他嬉笑的说着,但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视线里全是她,但眸框却是红红一片。

她昏迷了五天五夜,他受了她五天五夜,她不饮食,他也滴米不沾。

唯一不一样的是,她睡着了,他却五天五夜没合眼,默默的守着她。

还是这样狂妄自大,呵!

“我忘不了你,是因为每当我体内毒发一次,我就生不如死一次,我万箭穿心时,你却在秦落雪为你编制谎言里春宵苦短,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你当时让我供养你的‘红隐士’时候的样子,毒液渗透我全身,让我血液倒流,剧痛无比,到最后却只是为了你的雪儿。”说着,她突然笑了起来,眼眶里温温热热的。

“你知道吗,有一段时间,每天夜里我都会做梦,梦到父亲悲痛欲绝,全身淋过滚烫的热油,然后披上兽皮,被拔掉舌头的样子,这个时候,我也会想起你。”

“因为你,我生生忍受剜目之痛,你知道那有多痛吗?”她苦涩一笑,“当然,对你来说,只要你的宝贝雪儿能恢复光明就行。”

呵,她觉得自己的一生简直就是个笑话。

她感激白宁,六年前如果不是他,她可能早就难产而死。

是他帮她造成大出血假死的症状,据说她出殡的那日,封玄奕将自己反锁在她曾经住过的冷宫之中,没有参加,这也正好让白宁的计划更好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