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离去(1 / 2)

花颜不禁笑出来声,“王上莫不是忘了,你的儿子,六年前就被你强行取胎,被你亲手给弄死了?”

他噎住。

“怎么?不吭声了?”她笑了笑,“正所谓虎毒不食子,天底下哪个做父母的不疼爱自己的亲生骨肉,但王上就是王上,能将活人生生变成兽奴,能对自己尚未成型的孩儿下手,能做到如此狠绝,花颜也是佩服,呵,真想知道,当年你看到我大出血,孩子没了的时候,你内心是怎样的感受,或许你没有任何的感受吧,冷血就是冷血。”

“你一定要这么说话么?”

一股腥热涌上他的喉间,却被他生生的吞了下去,呛的他猛烈的咳嗽,而花颜却丝毫不理会。

“怎么?很残忍,这就接受不了?可我只是在陈述事实,陈述你曾经做过的事实而已,比起你曾经做过的事,我的一两句话,算得上什么?”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麟儿没有本王,会死的,本王可以答应你,本王会请整个大周最好先生来教导他,让他将来成为大周将来最有用的人才。”

封玄奕强撑着全身力气低声说着,若她仔细听,必定能听出他声音间在颤抖。

可她早已不是曾经的花颜了,他的一切在她看来都只是在惺惺作态。

“王上所指的应该是麟儿体内的毒素吧?如今白宁回来了,就不劳烦王上担忧了,他是麟儿的义父,花颜相信他医治好麟儿,即便穷尽他一生,花颜也相信他会研究出解毒之法。”

这么多年来,只有他能控制住麟儿体内的毒素,让他的麟儿不会那般痛苦,但她怕了,曾经被虐待而死的父亲,惨遭灭门的花家,清誉尽毁的自己,差点失去的麟儿,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她,不能再让自己身边的任何人接近封玄奕了,他就是个魔鬼,只会带给她灾难的魔鬼,她不能,更不敢再让她唯一的宝贝儿子再进入他的那个毒窝。

更何况,那个里面,还住着一个蛇蝎心肠的秦落雪。

“六年了,他依旧没能找到解毒之法,”他捂住胸口,不想让她发现异样,他强行忍住即将涌出的又一口腥热,“你就忍心让麟儿继续忍受毒发之苦?”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是他的命,谁让他有个禽兽不如的生父,在他还未出生之前就势必要将他置于死地,将来他会知道,他每一次的艰苦难熬,都是拜他父亲所赐。”

“若王上没事了,花颜就先走了。”说完,她转身下山。

默默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想挽留,却在刚刚抬起手的那一刹那,瞬间倒地。

花颜,对不起,对不起,我竟伤你如此之深。

麟儿,是爹爹伤害了你,今后,一定要好好疼惜你的娘亲。

一切,都是爹爹亏欠了你们。

封玄奕不声不响的离开了灵修山,他知道,花颜不想见到他,自己也无颜再见糯米团子。

临走之前,他在院落的八仙桌上留下了一封信,和一册手写的‘玄冰秘术’的秘笈。

都是留给团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