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他都快死了(1 / 2)

“我说娘亲对师傅太冷情了,娘亲自从醒了之后对师傅的态度就非常冷淡,师傅现在走了你一点都没有伤心,一点都没有不舍得,你都不帮儿子将他留住。”

不知道为何,说起来他与封玄奕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内心却对他十分有感情,师傅不告而辞,这让他很不生气,但却依旧还是难忍心中的不舍。

花颜看着那与封玄奕越来越像的眉宇,“他要走,娘亲为何要不舍,为何要留住他?他本来就不属于我们黑云寨。”

她对他冷情?那是没有人知道他封玄奕曾经如何对她,还又何止冷情可言?

只是团子还太小了,好在他出生之后她失忆了,忘了曾经的伤痛,陪着团子开心快乐的生活了这些年,团子也成长为了一个乐观的孩子。

所以她不想自己过去的伤疤揭开给他看,她不需要儿子将来有多大成就,更不需要他来为她的前半生买单,她只希望他能永远这样无忧无虑,乐观善良的生活。

“可是他是孩儿的师傅啊娘亲,虽然他不是咱们黑云寨的人,可是这段时间他教了孩儿读书识字,教孩儿玄冰之术,还熬夜给孩儿熬药,怕儿子吃药苦还偷偷下山找了蜜饯来个孩儿……”团子边说边哭,他真的好喜欢师傅。

“既然觉得他这么好,那你就去找他吧,反正跟他走的时候也想带你走。”不知道为何,看到团子如此舍不得封玄奕,花颜心里一阵怒火。

“娘亲,”团子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痕,“你明明知道孩儿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孩儿只是从小就没有爹爹,师傅待孩儿如同父亲一般,所以孩儿……”

如同父亲一般?

若当年不是白宁,你和为娘早就死在他手里了,你可知?

花颜放下手里的餐食,坐到床边将团子搂进怀里,“麟儿,你可知道娘亲的眼睛为何而瞎?”

团子钻进花颜的怀里,摇了摇头。

“因为娘亲曾经和你一样,被善良和情感蒙晕了头,有眼无珠,识人有误,所以,就被老天爷把眼睛要了回去。”

她从未告与团子曾经的伤痛,那是因为她不想儿子小小年纪内心却背负仇恨,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她同意让她的儿子认罪做父。

团子哭着摇了摇头,“娘亲不是的,孩儿没有被蒙蔽,你都不知道师傅为了你做了些什么。”

“师傅为了救你,在温泉池里带了三天三夜,用尽全身的真气护住娘亲,你们从云暨洞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行了,孩儿知道以后想请郎中,但是师傅怕你担心都说不用,说自己没事,娘亲那日去看他的时候,他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娘亲一走,师傅就开始用草药泡澡。”

“螳螂告诉孩儿,那草药是由七十二位毒物所制,能最快速的提升体内的真气恢复,但过程却十分痛苦,如果抗不下来就会被毒物所反噬,他为了能精神的出现在娘亲面前,陪孩儿去狩猎,却冒这样的险。”

如果不是后来螳螂告诉他,他真的不知道原来去狩猎之前师父就已经内伤那么严重。

花颜并不为所动,他用尽全身真气护住她确实不假,那三日,他们一同待在云暨洞的温泉里,她虽然因为体内的毒素昏昏沉沉,但她能感觉到一股很温和的气流包裹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