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真气受损(1 / 2)

待封玄奕和颜依依再次走出云髻山时,已是三日后。

云雾漫漫,晨风徐徐,一派早春山城风光。

颜依依刚步出山洞,就差点被绊倒,所幸被身后的封玄奕眼明手快的一把抱入怀中。

仔细一看,洞外正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堆堆的山贼,还鼾声震天。

颜依依翻了记白眼,踢了踢刚才差点绊倒她的狂莽,“喂,我的小糯米呢?”

狂莽被踢的立马跳了起来,转身一看是颜依依,立马一脸感动,就差落泪了,“老大,老大您总算出来了!”

狂莽的大嗓门让旁边几个沉睡的山贼也醒了过来,一看老大走出山了,各个都兴奋了起来。

“老大,你怎么样了,毒性控制了没?你吓死豹子了。”一个叫‘豹子’的山贼感动的抹了把眼泪。

“老大,才两三天,你都好像瘦了一圈,快让螳螂看看,”一个骨瘦如柴却精神奕奕的山贼闪着泪花,拉着依依转了转钱,“瘦了瘦了,哎,我苦命的老大,被病痛折磨的不成人形了。”

颜依依:“……”

“……”封玄奕愣了愣,低头悄声在依依耳边说了句,“敢情你这灵修山就是个动物园啊?”

狂莽、豹子、螳螂……

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出现什么。

依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环视了一周,“好了,都别哭了,你们老大命硬着呢,暂时还死不了,我的小糯米团呢?”

这几天没见着小糯米团子,依依那份为娘的心啊,可是想极了。

“小祖宗?”狂莽扫了一眼,指了指另一处,“貌似……还在睡觉。”

依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果然不远处,几个山贼的腿上,正躺着一个藕粉藕粉的糯米团子,正四仰八叉的睡大觉,随着他的呼吸,圆滚滚的小肚子起起伏伏。

原来,自依依跟随封玄奕进入山洞疗毒后,他们就都一直守在洞门口,依依一直没出来,他们担心,但却又不敢准许任何人进去打扰。

黑云寨的兄弟们这几日全部都守在山洞口,吃喝睡都在此,跟着他们的‘小祖宗’一起,守着他们的老大。

依依拦住正欲叫醒团子的山贼,母爱泛滥的悄悄走过去,生怕打扰小团子的梦想,轻柔的将他抱紧怀里。

那股熟悉的奶香让她满满的幸福感。

她是个没有回忆,没有过去的女人,团子没有父亲,便随了她的姓,这辈子最大的幸事,或许就是当年拼死的生下了这个小捣蛋鬼吧?

封玄奕远远的看着这对娘俩,腿骨间突如其来的一阵剧痛让他紧紧的锁了锁眉。

但看到她那满眼的幸福,团子此时健康的窝在她怀里,这副情景不就是他这五六年来日夜祈祷的吗?

渐渐的,他眉头舒开,唇角不自觉的带上了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