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你要负责我的下半身(1 / 2)

“我哪里还是什么神圣,我不就是一个被你抢劫回来的可怜人吗?”封玄奕看着颜依依眨了眨眼,表情无辜的很。

闻言,她没好气的立了立身。

“这位‘老爷’,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虽然是个山贼,向来只劫财,不劫色,你要滚,随时可以滚。”

在这修灵山中做山贼已快三年,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打家劫舍的人也不在少数,但这还是头一回,劫了对方的财,对方还顺带将自己给她捎了上来的。

“这位姑娘,说出来你可能也不信,在下向来都是财色兼备的,现在财被你劫走了,那这色……”封玄奕故作害羞模样,拉着她的衣裙,“本王也不太想要了,要不,我做个顺水人情,劫财送色,都给你吧!”

依依万分嫌弃的看着他,“把手拿开,说人话!”

堂堂七尺男儿,还特么一头白头发,竟然跟她发嗲!

“……”他眨了眨眼,依依不舍的松开手,“其实,那些金条是在下的父母在临死之前,留给在下的最后盘缠,如今全被姑娘收入囊中,在下可是身无分文了,连口饭都吃不上,”他对上她的眼,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道,“所以,我只能跟着你,你要负责好我的下半生。”

纳尼?

下半身?

颜允麟立马拉住颜依依的手,“娘亲,你不要怪罪师傅了,是孩儿逼师傅教我武功的。”

“他就是个骗子,他能教你什么功夫啊?”颜依依不屑一顾的翻了一记白眼。

“娘亲,师傅的功夫可厉害了,刚才儿子差点又犯病了,幸好师傅及时出手相救,孩儿才没有病发的,师傅的本领可大了,比白叔叔都厉害,所以,孩儿就拜了师。”

如果不是师傅,这次恐怕又要疼的死去活来的吧。

“什么,你差点又犯病,”颜依依一听儿子犯病,立马慌乱了,“怎么样,体内又被灼痛了吗?”

可怜儿子仅仅只有五岁,却从娘胎里带出了病症,每当发病体内就如同火烧火燎一般,痛不欲生。

“娘亲放心,孩儿现在没事了,多亏了师傅,他方才将孩儿冻结成了冰块,瞬间将孩儿体内的烈毒压制住了,孩儿才没有那么痛,所以,娘亲就不要在怪罪师傅了,如果不是他,孩儿此刻可能又被痛的神志不清了。”

冻结成冰块?

颜依依疑惑的看向封玄奕,她从来不知道儿子体内的毒素竟然能用冰块来控制。

看出她的疑惑,封玄奕笑了笑,弯腰摸了摸颜允麟的小脑袋,“团子乖,为师跟你娘亲有点话要说,你先去你们寨子里的库房,帮你娘亲清点一下,刚刚从为师这里劫走了多少财物,好吗?”

“好的,徒儿遵命!”糯米团子猛的点点头,立马得令,撒欢的朝着库房跑去。

颜依依,“……”

蜀川之地,云绕山城。

修灵山绵延数千里,其高地可观云海,现在正值黄昏之际,天际一抹咸鸭蛋正发散这金灿灿的光芒。

“你到底是什么人?”颜依依侧头,金色的晚夏映照在她吹弹可破的脸蛋上,美的令人窒息。

封玄奕静静的凝视着她,为何自己曾经从来都没注意到她的美好?

他微微动了动薄唇,“商贾之后,父母天年之后,留下一处老宅,在下无亲无故,便卖掉了故里的老宅,换成了钱财盘缠,打算四海游历一番,不想途径贵宝地,遇到了山贼,盘缠都被姑娘劫走了。”

他撒谎了,他明明就已经看出了她的真实身份,从他见到她的第一眼,他便已将她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