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毒发(1 / 2)

“不怪你,不怪你,要怪,就怪他的父亲。”

怪他这个猪油蒙了心,向他们母子二人下毒的父亲。

颜依依没有硬生的抗拒,仍由他将自己紧紧的搂在怀里。

她自嘲一笑,摇了摇头,“他没有父亲。”

“没有父亲?”莫名的,封玄奕心里不知该喜还是该忧,略带尴尬的问了句,“莫非姑娘你是完璧之身怀上了小团子?”

颜依依看了他一眼,挣脱开他的怀抱,“我失忆了,就在怀有麟儿,即将要临盆之前,跌倒摔了这里。”

她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头部,封玄奕看到,发丝下依旧还有一道明显的伤口。

“麟儿也因此早产,而我,却在生产之后,彻底失去了记忆,忘记了所有的前程往事,包括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很可笑吧?“她略带自嘲的看向封玄奕,”不过白大哥告诉我,有些事情,或许忘记了也好,忘记了说明曾经的都是不快乐的,那既然如此,又何必再记起。”

“所以后来,你独自抚养儿子,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他的亲生父亲是谁?”

依依点点头,“自打他出生,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来寻过我们,我想,我们对于他那个所谓的‘父亲’来说,或许也不重要吧,便没再跟他提起,麟儿很懂事,我不说,他便也不会多问。”

她忘记了一切,甚至连颜依依这个名字,也是在醒来之后,白大哥告诉她的。

不过没事,她有儿子就行了,这辈子,儿子就是她的希望,她的全部。

她回首看向封玄奕,“你是否真能治好我麟儿?”

“我现在也只能用玄冰之力暂时性的压抑住他体内的毒火,稍后我会教他,如何用内力自我修成玄冰之术,但也只能是在病症突发时,暂保性命,减轻噬火之毒带来的痛苦,但依旧无法将他体内的毒素彻底清除。”

若想彻底清除,恐怕他还要去一次北域雪原。

“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封玄奕看着她那双透亮的眸子。

“什么?”

“你的眼睛……”他记得在山脚下时,听到有人说她眼盲,之后见到她时她也是一缕轻纱遮掩。

“瞎过,”她回答的云淡风轻,“生下麟儿之后,一位神医给我治好了,但是依旧还是会有后遗症,不能见强光,人家可以晒太阳,而我的眼睛却十分的畏光,必须用轻纱遮掩才行,所以山下很多人都以为我是瞎子。”

她说的轻描淡写,他却听得字字诛心。

接下来的日子,封玄奕正式当起了糯米团子的师傅,教育他武功和修炼玄冰之术。

颜依依也默默准许了,如果能救儿子,哪怕只能是减轻他的痛苦,她也愿意去尝试,所以,她便没再阻挠,反而让封玄奕在山寨里住了下来。

而封玄奕也没在这黑云寨里吃闲饭。

白日里,他不止要教团子功夫,还主动提出要教他琴棋书画,晚上,还要帮颜依依清点库房的‘存货’,任由她差遣。

偶尔山贼们的‘生意’来了,他还要充当她的手下,保驾护航,做一做‘小山贼’的买卖。

堂堂一位大周国的君王,竟在这灵修山中充当起了小山贼,但上天能给他再一次机会,让他此刻能陪在他们娘俩身边,就算让他折寿二十年,他也心甘如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