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凭什么践踏我的婚姻(1 / 2)

她不是不愿意去相信那些真相,她只是不愿意相信她那三年所看到的一切全部都是虚假的。

如果真的像陆寒时说的那样,他对柳茹笙只是因为一点愧疚,想要弥补,所以态度柔和了一些,那么后来的那些报复完全是不必要的,他为什么要报复柳茹笙?

这是她始终都想不明白的一点说过,仅仅是因为柳茹笙在背后做的那些事情,她的挑衅,陆寒时都看在眼里,那么他只需要远离她,又或者是跟她划出泾渭分明的界限就好,为什么一定要以牺牲他们的婚姻为代价,做出这么两败俱伤的决定?

最后还离开北城,让她再也看不到他,甚至她生唐甜甜的时候,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早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净。

当然后面这些话她没有说出口,即便她知道陆寒时心里面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但她还是不愿意直接承认唐甜甜就是他的女儿。

她只是想知道他当初到底为什么要玉石俱焚,宁可结束他们的婚姻也要毁了柳茹笙?

陆寒时看着她认真的神情,知道她想要一个笃定的答案。

他没有办法肯定地回答她,只是根据这段时间那些线索的猜测,他其实已经想到了当初的自己是怎么想的,只是不太愿意告诉唐初露这件事情,怕她觉得那个想法太过于愚蠢。

他已经联系到了入江君,也调查过当初的那些事情,入江君的态度很模糊,不愿意跟他说当年的真相,但是之前的病历给他看了一遍,他能够在那场手术活下来,可以说是奇迹,千万分之一的概率被他碰上,让他完好无损的从那场手术中存活下来,只是以失去一年的记忆为代价,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

却没有想到他失去的是他这辈子最宝贵的一段回忆。

陆寒时深吸一口气,不知道该如何和唐初露说这件事情,“……我当时做了一个手术。”

他停顿了半晌,才跟她开口。

唐初露听完之后打断了他,“我知道。”

她看着他的脑袋,很难想象他到底生了什么病,又是做了什么样的手术,可以直接让他失去一年的记忆?

陆寒时吐出一口气,揉揉她的脸,“三年前,我的脑部长了一个东西,是肿瘤。”

他说完,唐初露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

她的声音甚至带着一丝惊愕,“你什么时候……怎么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

三年前,也就是他们那段婚姻的时间,他们是三年前才离的婚……

“你什么时候做的手术?”唐初露一下子抓住了事情的重点,抓着他的胳膊有些着急地问他。

陆寒时看着她过激的反应,犹豫了片刻,谁知道他只是刚刚沉默下来,唐初露就立刻打断他,有些焦急地握着他的手,“不许再搪塞我,也不许敷衍我,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做的手术?”

“差不多三年前。”

唐初露一下子就深吸了一口气,三年前,也就是他们离婚之后,“具体是哪一天?”

她需要知道具体的日期,三年前这个范围太广泛,有整整一年的时间可以排除,直到陆寒时说出一个熟悉的日期,她突然就有些好笑地后退了一步,看着面前的男人摇了摇头,捧着自己的脸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