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前女友的下场,做梦都想不到(1 / 1)

陈浪半边脸又红又肿,眼泪唰的就出来了。他不肯吃亏,扑过去要揍大堂经理,却被保安死死摁住。大堂经理语气无比冰冷:"马上给徐先生道歉,否则后果自负!"陈嫣一直旁观,这时开口了:"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徐飞很可能是骗子。我们可以和马小花当面对质。"这时,刚好一个高大粗胖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见到陈浪在地上坐着,被两个保安摁住,不由得大惊:"你们干嘛?对我儿子动粗?快放开他!"原来他是就是陈家姐妹的父亲陈龙,恰好也来银行取钱。大堂经理赶紧把他拽到会议室,将刚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并且着重强调:徐飞是秦若仙身边的重要人物!他的身份,你知道就好了,别说出去!你的两个儿女蓄意污蔑徐飞,就会得罪秦若仙,后果真的很严重!陈龙听了又是惊慌又是愤怒,赶紧奔到了贵宾室。而且他很快就认出了马小花——秦若仙身边的保镖。陈龙开着一个小小的加工厂,最大的客户也是秦若仙,每年都会跟他的厂签一个大单。如果得罪了她,她取消订单,后果确实不堪设想,可能整个厂都会因此倒闭!陈龙好几次到秦若仙的公司谈业务,也认得马小花。见到马小花就站在了徐飞旁边,陈龙更是慌得一批。"爸,他们欺负我!"见到爸爸到来,陈龙底气硬了很多,对徐飞大叫:"我爸是百万富豪,会找你算账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今天闯大祸了!"陈龙不由分说,啪啪就给了给了他两巴掌,把他抽得眼冒金星:"立即给徐先生道歉!马上!"见到这一幕,陈嫣也是震惊,事情好像无法逆转。就连自己的亲爸,都帮着徐飞这个大骗子!陈浪差点气晕,但陈龙已经揪住他的耳朵大吼:"立即给他道歉!否则我打死你!"陈浪想哭都没眼泪,想不到亲爸都会这样对她!陈龙干脆拽着他的耳朵,把他拽到了徐飞面前,乞求说:"小兄弟,请您大人大量,宽恕他吧,他还不懂事,冒犯了您!"徐飞见到这个他最憎恨的人,鼻青脸肿的,嘴角都溢出了血,陈龙揪住他的耳朵,疼得他面容扭曲,眼泪汪汪,神色狼狈。陈嫣也是相当狼狈,之前冰冷、高高在上的姿态,早已消失无踪。徐飞的怨气,早就消散。他摆手对陈龙说:"大叔,暴力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不怪他们了。你把他们带回去吧。"陈龙又惊又喜,感激万分的说:"多谢您宽宏大量!我这就带他们回去,好好教育他们。还请您千万别怪罪他们!"然后冲着陈嫣一瞪眼睛,当着众人的面,狠骂起来:"臭丫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今天你得罪了什么样的人物、后果有多严重你知道吗?你差点害死你老子!"他越骂越怒火,戳着陈嫣的脑袋,唾沫都喷到了她脸上:"该死的东西,我们一家都要被你害死!你长一双眼睛不看人,用来干嘛吃的?以后看人看清楚一点,别老是害你老子!"妈的,老子回去再打死你!卧槽尼玛辣隔壁的!老子白养你了……(以下省略五百字)"接连不断的臭骂,在整个银行炸响。一道道怪异的眼神,向陈嫣扫了过来。陈嫣被骂得脸色发绿,无地自容,脑袋一片空白,嗡嗡作响。只因为她揭穿了徐飞是个骗子,她就遭遇这样的下场?她含着屈辱的泪水,小声哀求道:"爸,求求你,别骂了……"这话却让陈龙更加怒火三丈,咆哮起来:"你是老子生的、养的,老子骂你咋的?你这亏钱的货!你怎么不去死?"陈嫣痛苦万分的捂住了耳朵,但那大骂声还是不停钻进她耳朵。见到陈龙越骂越口无遮拦,徐飞不由得厌恶,赶紧摆摆手说:"行了,别在这骂了,她毕竟是你女儿。"大堂经理也帮着说:"你这样骂就过分了,会影响到我们银行的正常营业。请你赶紧离开吧!"陈龙向徐飞笑容满脸的说:"好的,影响到小兄弟你了,谢谢您的大人大量,咱这就走!"陈龙又是揪着陈浪的耳朵,一手拽着陈嫣,骂骂咧咧的把他们拽出了银行。……接着,大堂经理把徐飞带到至尊客户室,帮他查询了一下余额。1000000000.15元!1后面的零,让徐飞看得眼花缭乱。是10亿零一毛五分钱!那一毛五,是徐飞原有的资产。十亿,则是他亲爸给他的零花钱。他名下的碧城集团,市值更是高达2000亿以上。不过,徐飞只取出了50万现金。一扎扎钞票,像座小山似的堆在他面前。每一扎放在手心都沉甸甸的。徐飞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脑袋一阵恍惚,就像做梦一般。他把一扎扎钞票翻来覆去的数着,切切实实的感受着钞票的真实性,和做有钱人的感觉。十多分钟后,他才把钱装进了随身背来的破旧书包里。50万崭新的百元大钞,塞满了整个书包,背在背上沉甸甸的。"徐先生,我们银行的专车已经准备好,可以送您回去。"一辆押镖专车停在银行门外,大堂经理毕恭毕敬的对他说。徐飞拒绝了,跟马小花、大堂经理告辞,背着50万,随步走出了大厅。临走前,马小花把他请到银行会议室,恭敬的叫他董事长,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他,让他有事随时找她。"我居然成了碧城的董事长,哈哈……"徐飞看到马小花对自己这么恭敬,心里也是特爽。大街上人来人往,没人能觉察到,徐飞的旧书包里,装了足足50万!他坐了公交车,回到了阳州二中,把一大沓钞票装在口袋里。他是有钱人了,准备想买点啥就买啥、想吃啥就吃啥。公交站台距离学校还有半条街,他走了几步,就走到了鸿记二手杂货店门口。这个二手店,就是张武良的老爸开的。张武良也是陈嫣的现任男友。陈嫣和他分手之前,就跟张武良睡了。张武良家开了三间店,家产四百万以上。张武良打心里瞧不起徐飞这种穷鬼,每次见到他都要嘲笑他一番。徐飞也不想跟张武良这种人打交道,以前穷人的自卑心作祟,甚至让他有点想躲着张武良。不过,上次他因为没钱吃饭,在这里把一双球鞋卖了20块,现在有钱了,想把它买回来。他躲在马路对面,瞄了很久,发现张武良不在,只有女服务员吴桐在看店,他就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美女你好,我想……"徐飞本来想把鞋子赎回来。但他话没说完,吴桐就语气冷漠的打断了他:"别想了!我们店不会收你的旧东西。上次你卖给我们的旧球鞋,放在我们这里发霉了都没人要。"这时张武良也从内室走了出来,一顿冷嘲热讽:"徐飞,又是你这狗养的穷鬼,穷得连破鞋都卖!穷成这样,你还好意思活着?活该你被陈嫣甩!你这次还想把垃圾卖给我?吃屎吧你!"他还以为徐飞又要卖鞋、卖旧衣服什么的,就狠狠的推了他一下。徐飞一个没站稳,摔在路中间的一滩污水上,弄得满头满脸都是。"老子有钱了还要受你的气?不行!今天我非得教训你,出口气!"徐飞摔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才爬起来。他被气着了,退到二手店对面,打算想个主意教训一下张武良。就在这时,他的手机接连收到两条短信。一条说的是他的工行卡收到了300块。一条是他妹妹徐风铃发来的,说她帮几个同学补课,收到了1000补课费,所以打了300伙食费给他。徐飞一想到妹妹那瘦削的身板、破旧的衣裳,心里就一阵酸楚,赶紧仰望天空,控制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刚好,"胎记女"吴雪菲走了过来,有些怯怯的走到了二手店。只见她身材很好,肤色雪白,只是长发遮住右边脸。班上的人都知道,她的右脸有一块可怖的黑色胎记。"拜托,请你们买下这块玉佩,我爷爷病重,要住院,还差8百块!"吴雪菲把一块破旧的古玉佩递给张武良,乞求说。"这破玩意儿,扔到大街上都没人要,你当我这是废品站?"张武良看都没看,把玉佩扔了出去。吴雪菲急忙捡了回来,再次递过去恳求:"求求你,我爷爷要2万住院费,借了很多亲戚朋友的钱,就差800……"张武良昂着下巴,冷漠的说:"你爷爷要住院,关我屁事?丑八怪,你给我滚开,别妨碍我做生意!"说着把她推了一个趔趄。吴雪菲一个站不稳,差点摔倒。她又是着急、又是气愤,眼泪扑簌的往下掉。徐飞一个箭步冲过去,伸手扶住了她,心生同情,就说:"同学,我看你这玉佩值2000,我买下了!"然后,他爽快的抽出20张红牛大钞,塞给了她。吴雪菲感激得哭出声来,徐飞让她赶紧去看她爷爷,她才急急的离开了。张武良却在一边讥笑起来:"一个独眼龙,一个黑脸女,都他玛的穷鬼,绝配!唷,徐飞,你个穷鬼,好像有点钱了,哪来的?是不是偷来的?"徐飞一阵愤怒,不过也不想跟他浪费唇舌,看到前面转角处有个大叔在卖菜,就灵机一动!大叔是个庄稼汉,身高180以上,手脚粗壮,孔武有力。他今天生意不好,一大板车蔬菜,都卖不动,愁眉苦脸的。"大叔,你这车蔬菜多少钱?我包了!"徐飞走到他面前,直接就掏出了一千块甩给他:"一千够不够?"大叔两眼一亮,拼命点头说:"够了、够了!小同学,只要七百就行!我帮你送过去?"徐飞摆摆手,看了不远处的二手店一眼,小声对他说:"先别忙着送,大叔我想请你帮个忙。只要你答应了,这一千又是你的。"说着他又抽出了10张红牛大钞。大叔看着那一千,咽了一口唾沫说:"小同学,你说,能帮得到的,我一定帮!"于是徐飞就凑在他耳边,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大叔听了,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这还不简单,行啊小同学,你看我的!大叔我最喜欢行侠仗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