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侠当然没有感应错。毕竟不论蜘蛛精七姐妹是什么人设,她们的最终目标都是走肾,肯定是不可能真的出现纯情女孩,米斯蒂要做的,是让各种人设和食肉系之间出现平衡。

    这真的是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对吧?

    最小那只蜘蛛精扬起脑袋,眼巴巴瞅他“布郎?”

    布鲁西宝贝被迫营业“嗯。”他低低地笑,“甜心,不会弄哭你的。我技术很好,我保证。”

    小蜘蛛精啵啾一口啃他嘴唇上,又飞快撤离,没有给布鲁斯撬开她牙关的机会,“我送你下去。你不喜欢俯视哥谭,我以后就不做啦!”

    简直就是夹心软糖饼干——外黄内软。

    紫衣将他送回庄园后,啪嗒嗒踩着软鞋跑了,说是到其他地方玩,“你别来找我呀,我想自己去玩。蓝衣喜欢赌博,你如果想认识她,可以去那里。”

    布鲁斯没有去赌场。他坐在韦恩庄园的窗台上,是米歇尔曾经假装跳楼,被他抓住的那个窗台,拿出手机,去敲sy。

    布鲁斯你认为,人有可能接二连三的心动吗?

    那边秒回老板,你那是花心,沉迷于美色,不是心动。

    布鲁斯……除了花心,还有其他可能吗?

    sy老板对谁心动?上次那位人|妻?

    布鲁斯选择性扭曲部分事实不是她,她不适合我。是我在珠宝展览会上碰到的大盗,我喜欢她,又喜欢我邻居家的女孩,我知道什么是真的喜欢,所以,你觉得,她们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思索片刻,布鲁斯把某天监控里拍到的猫女照片发过去,作为真实想法的伪装。

    毕竟,总不能发蝙蝠女的照片过去。而且,对方如果搜索,也能搜索到,猫女确实是珠宝大盗。

    手机对面的米斯蒂脸有些红。她真是自作多情,还以为布鲁斯说的是她呢。幸好不是,不然她就得迅速收拾蜘蛛精姐妹,离开哥谭了。

    于是,米斯蒂毫无防备心地问你喜欢她什么?

    布鲁斯正在继续套猫女,和透露些许真实情况中迟疑时,对面很快叭叭叭发来很长的句子你是我老板嘛,我给你传授一些独家经验!不过,咳咳,那是我的核心机密……

    不缺钱的哥谭首富好笑地摇摇头,从账户里划50万过去。

    那边谢谢老板!祝老板感情和和美美!请等我稍微组织语言!

    米斯蒂笑容满面地吧唧亲向手机屏幕,翻出自己的记账本,加上50万的收入。

    唔,如果这次七姐妹没有问题,那她就多出3500万美元的存款,正好收手。如果没有……米斯蒂双击布鲁斯发过来的照片看,觉得不管有没有,在老板有真爱的情况下,避免被炮灰,她依然得金盆洗手。

    毕竟,开始她去勾搭布鲁斯·韦恩,那也是因为他一没真爱,二是花花公子,浪迹花丛,换女朋友比换衣服勤奋。反正只要漂亮都行,那她为什么不做呢?花花公子又不介意每段时间的女伴是谁。

    但是,如果知晓对方有真爱,那可不能继续,不然,不是插足人家嘛。

    看在50万的份上,米斯蒂决定花费毕生精力去帮老板拿下那位大盗老板,首先,你确定自己是同时对两个人喜欢对吧?最好的分辨方法是,你想清楚,你喜欢的是她的什么?

    sy假设,我是说假设,你对邻居家的女孩的喜欢是她的单纯善良,然后,那名怪盗妖艳,美丽又神秘,和邻家女孩完全不同,你认为喜欢她是对那女孩的背叛?

    布鲁斯我的心情确实近乎这个。

    sy那么,怪盗她善良吗?比如说,你看到她雨天救小猫,或者给乞丐美金?又或者,你确定她吸引你的是她夜色中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而不是她偷盗时,从不伤害任何人的举动?你那时候觉得她游走正邪之间,偷东西却从不杀人有魅力,或许,戳中你心脏本质的,是她的“不杀人”。那也是善良的一种体现,是隐藏在她种种性格后的核心。

    sy你好好想想,你喜欢她的,是类似于这样的核心吗?如果是,不能说你花心,因为那本就是对方拥有的令你心动的特质,你只是再次将它认出来。

    米斯蒂发现,发完上面的话后,老板很久没有回话,看来是有启发的。

    很好,她对得起那50万!

    米斯蒂又亲一口收款界面,美滋滋打开衣橱,换成蓝衣,准备好去赌场。

    有始有终嘛。

    反正大概率布鲁斯叔叔今晚就会跟她分手,去追爱了。

    ——呃,当然,她不会赌博,到时候得用点作弊手段。反正她只是去做个蓝衣擅赌博的人设,到时候赢来的筹码不换钱,就不算触犯底线。

    出门之前,手机震动,米斯蒂拿出来解开锁屏,布鲁斯叔叔的消息传来你说的很对。多谢,sy。

    sy不用谢,看家本事!大拇指jg

    然后,又是50万的转账。

    米斯蒂“……”要、要不这个号码不注销?说不定布鲁斯叔叔后续还需要帮助呢!

    幸运钱币赌场迎来砸场子的蓝衣女人。

    为什么说砸场子呢?她从下午两点,赌到晚上七点,玩的永远是黑杰克,从来没输过。赢来的筹码堆满桌面。

    女人凤目狭长,手里夹着长烟杆,偶尔吸一口,白烟圈如同巴别塔,层层叠向空中。

    对面的庄家眉毛湿润,不太敢眨眼睛,他桌面的牌已经拿到15点,但是对面的女人是19点,如果他拿到5的牌,正好比对面高,那就能赢,反之……

    周边的赌徒,都在火热地喊“拿啊!不敢拿吗!爆她啊!没屁|眼的孬种!”

    女人不急不缓地抽烟,“拿吗?你还有两次,说不定两次加起来,刚好是5呢?”

    她当然不急,她知道,那张牌是k,算作10点。庄家拿了牌,就会把自己爆掉,不拿牌,15点,根本压不过她的19点。

    庄家右手不断抽搐,“拿……”说不定呢,说不定是小于6的牌呢。

    庄家颤栗双手开牌,黑桃k的长剑仿佛刺进他的心脏。他往后跌坐,和冰冷的椅背接触,才发现自己的衬衣早被汗水浸透。

    他输了……

    女人的烟杆笃笃敲桌面,那声音仿佛彼岸的回响,扼住人的咽喉。没有人想欢呼。

    如果一个人赢一次两次,那是运气,少有人在意;赢十次,是赌技,让赌徒肾上腺素涌动,起哄想要看更多;但当她一直赢下去,百次,千次,远远超出人的认知,热血冷却,恐惧蔓延,视线却克制不住凝固其上。

    有人脑子转得快,看女人的目光已出现怜惜。

    她会死的。任何赌场都不会允许她去兑换那么多的筹码,尤其是哥谭,杀人好比吃饭的地方。

    赌场老板“查到了吗?那他妈来捣乱的婊|子是哪边派来的?企鹅人?黑面具?”

    “老板,她似乎是外来者。”

    老板神色狰狞“外来者是吧!一枪崩……不,抓住那婊|子,我要将她卖到黑市去,让她用身体来偿还我今天的损失。”

    庄家收到暗号,黏稠汗水的手抓住赌桌下的枪支,飞快抽出来,枪口对着蓝衣,眼中快意疯狂“婊|子,脱光衣服!”

    她太让他丢脸了,五个小时的黑杰克,他从来没有赢过。

    “这位先生,我希望你知道,用枪支威胁女性令人不齿。”

    那声音非常有代表性,哪怕是处于喧嚣的赌场里,都能令人依稀分辨出它属于谁。

    “,你居然没有查出来,那是布鲁斯·韦恩的女人?”赌场老板冷冷盯向查消息的人。

    那人结结巴巴想要辩解,赌场老板已经没有耐心,他拔|出腰间没有装消|音|器的手|枪,枪响过后,那人神色惊恐地往后倒,生命被残忍地强行从他身上夺走。

    有打手走出来,把那尸体拖走,熟练地带去喂狼狗。赌场老板眯起眼睛,继续从监控里观察情况,布鲁斯·韦恩走到赌桌前,漫不经心地拾起桌面的筹码,问“赢了多少?”

    蓝衣注视他,男人侧脸,与她对视“嗯?”

    蓝衣抬手,五指往桌面方向仰,示意他看。

    他咏叹“哦,我还以为你将半个哥谭的财富都赢走才会招来报复呢。”话语中充斥就这点钱,他们至于对你下杀手的……豪气和鄙夷。

    赌场老板从暗门里走出来,赔笑“抱歉,韦恩先生,我们不知道她是您的女友。”瞪向庄家,“快道歉,别总是冲动,随便做出让我困扰的事。”

    庄家腮帮子扭动,慢慢将手臂垂低,呼吸粗重,“对不起。”

    蓝衣没有说话,随着她拿起烟杆,通体黑沉的杆身似乎滚动暗红血线,布鲁斯瞥到那血线隐没进她手心,透出不祥气息,心头突然猛跳。

    “蓝衣。”布鲁斯挂起微笑,“是蓝衣吗?”

    蜘蛛精叹息地吸一口烟,烟雾缭绕中,她说“我可没有小七那么好说话。”精致的眉眼好似沉出静水。

    “是是是,您受惊,应该的。我们愿意赔偿您精神损失费。”赌场老板脸上赔笑,心中大呸装你妈的装呢!要不是韦恩在这里,老子直接把你就地上了!

    有东西从天花板掉入他的后脖,缓慢爬行,赌场老板痒得难受,眼珠子左右滚动,又不好拿手去抓,想着大概是虫子,先忍它一时。

    赌场里,此起彼伏的惊呼“蜘蛛!好多蜘蛛!”

    赌场老板心中咯噔,无数“嘶嘶”声从角落响起,是大群蜘蛛,它们自通风口,自门底,自桌角,自任何地方爬出,身体覆盖着鲜艳的蓝色甲壳。

    空气都好像压抑起来。

    那是蓝色毒狼蛛,通常能毒死麻雀,而足够大的蓝色毒狼蛛,甚至能毒死人。那些狼蛛,通通有成年人的手臂大。

    赌场老板想到自己脖子上的东西,顿时焦虑难安。但是,他也更加不敢动了。

    有蓝色毒狼蛛爬到桌面,蓝衣轻轻抚摸它毛茸茸的蛛腿,“我的小可爱,有人欺负我,你说怎么办呢?”

    赌场老板汗毛倒竖,那些蓝色毒狼蛛仿佛听懂她的话,齐齐转向用脑袋对他,近乎急迫地摩擦头两对腿,场景骇人听闻。

    他的后脖颈更是有绒毛擦蹭。

    一直沉默的布鲁斯突然走动,非常有礼貌地请离庄家,坐到蓝衣对面,深邃的蓝眼睛直视她“赌吗?”

    女人饶有兴趣看他,“你要和我赌?”

    “嗯,如果我赢了,你就让你的小可爱们离开。”

    “黑杰克?”

    “对。”

    她笑“好啊。”

    看完sy的信息,布鲁斯就很认真思索,米歇尔,伊芙,还有……紫衣的相似之处。

    善良?

    不。

    他摇摇头,她确实是善良的,比如米歇尔义无反顾地从外星人枪口救人,比如伊芙去帮助陌生记者,但是,如果是善良的人他就喜欢,那还轮得到她吗。

    他喜欢的,应该是……

    是……

    “蝙蝠侠想要让自己成为哥谭黑暗势力的恐惧。”米歇尔皮下的人认真地说。

    “小王子,我觉得你该是小王子。”伊芙灵魂深处的眼睛静静注视他。

    “哥谭是试图求救的恶龙。”紫衣背后的存在轻描淡写地做出形容。

    是的,他难道是喜欢米歇尔的青春活力,伊芙的温婉大气,紫衣的灵动娇俏吗?触动他心弦的,永远是暗处那位理解蝙蝠侠,看透布鲁斯,与他用同样视角看待哥谭的人。

    永远理性的蝙蝠侠,突然想选择感性一回。

    他看向对面的女人“赌吗?”

    我赌,你会输给我。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