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团宠她姐不掺和 > 144、番外:原身篇9
    两瓶酒下肚,宋知羽和金先生相谈甚欢,基本已经敲定了合作方案,金先生很高兴,觉得遇到了非常好的合作伙伴,非要拉着宋知羽继续喝,最后两个人都喝晕了这才罢休。

    也是这段时间,宋知羽没有注意到沈清让的信息。

    金先生被自己带上船的女伴扶回了房间。

    贝拉则是主动扶着宋知羽离开,扶人的时候,见他手机震动了起来,是沈清让打来的,干脆直接关机。

    然后架着不省人事的宋知羽往住宿区走。

    她自己的房间和宋知羽他们的房间在同一层不同的方向,走到岔路口的时候,贝拉毫不犹豫的把宋知羽往自己房间里面带。

    她太兴奋了,没有想到宋知羽竟然丝毫不防备她,在她面前醉倒,难道宋知羽不知道酒精是最能误事的吗?

    或许他心任她,或许觉得就算酒后跟她乱性也没关系。

    就是成年人彼此之间默认的成熟规则罢了。

    看来用不到自己的弟弟,她就能全面成功了。

    可是正当她调转方向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时,突然发现宋知羽的脚不动了。

    贝拉用力,但是仍旧拉不动宋知羽。

    正疑惑呢,就听到宋知羽道“我的房间好像不是这个方向。”

    贝拉心中一惊,转头看过去,就看到宋知羽的双眼已经睁开一条缝隙,慑人的黑眸正看向她,审视着。

    贝拉尴尬道“知羽,你醉了,是这个方向啊。”

    宋知羽突然就推开了贝拉,自己却因为喝多酒站不稳,身体软倒靠在了墙壁上。

    “贝拉,我是醉了,但是我脑袋还是清醒的。”宋知羽淡淡的说道,像他们这样经常需要出席喝酒场所的人,怎么可能任由自己喝到极限,最后人事不知,被人算计呢,这种事情从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训练了,知道自己的酒量在哪里,可以醉,但是最低的清醒度必须保持。

    贝拉没有想到宋知羽竟然还清醒,也不演了,直接凑上来道“清醒?那又怎么样?今晚我陪你不好吗?”

    贝拉直接伸手勾引着宋知羽,漂亮的指甲在宋知羽的胸膛上划过,另一只手已经搭在他的肩膀上,吐气间是令人迷醉的酒气!气。“宋知羽,我不好吗?别拒绝我,我又不要你负责。今晚,只要简单的快乐。”

    贝拉是极为有魅力的女人,如果是以前,这样的邀请,宋知羽不会拒绝,但是现在他真的很难起这个心思。

    “贝拉,我结婚了,按照你的身份,你应该自重。”宋知羽拉开贝拉的手,但是贝拉却还是不依不饶的贴上来。

    暧昧的走廊灯光下,宋知羽靠在墙壁上,贝拉几乎要依偎在宋知羽的怀中,她抬起长腿蹭着宋知羽的膝盖,赤,裸裸的勾引,热情如火的眼神,烧着了自己,也想要烧着眼前的冰山。

    “结婚有什么关系,你们那种跟闹着玩儿似的婚姻,对你来说不论是利益上还是感情上,都太吃亏了吧,再说了,我一个未婚的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贝拉突然用力双手勾住宋知羽的脖子。

    宋知羽想要挣扎,贝拉的红唇却主动的印了上来。

    宋知羽不耐烦的直接扭头避开,贝拉的红唇就直接印在他的白衬衫上。

    宋知羽积攒了力气,正要推开贝拉,突然一抬头就看到走廊的尽头,沈清让正站在那边看着。

    “清让!”宋知羽一惊,好像突然就有了力气似的,推开了贝拉。

    贝拉踉跄着后退,侧头看过去,果然看着沈清让脸色难看的站在那边。

    贝拉挑衅的挑挑眉,见沈清让没有冲过来,心中得意。

    “看来你的小妻子并不在意,所以还是跟我走吧。”贝拉笑着说道,直接伸手挽着宋知羽的手臂,却被宋知羽甩开。

    宋知羽内心有些急躁的朝着沈清让的走去,脚步也稳健了很多。

    沈清让感觉一股气直接冲到了喉咙,但是却被她卡住了,她黑着脸,转身就走。

    但是宋知羽却很快追了上来,一把拉住了沈清让,有些虚弱的说道“别走这么快,我喝多了头晕,扶我一下。”

    沈清让脚步顿住了,任由宋知羽整个人架在她的肩膀上。

    突然身后传来贝拉的声音。“知羽,你很久没有碰女人了,你不想要吗?摆设用的妻子你碰不了,我倒是可以随时等你啊。”

    沈清让和宋知羽的脸色同时一变。不为她的大胆,而是她说话的内容。

    !   沈清让惊愕的看着宋知羽,宋知羽却惊讶的回头看向贝拉。

    只见贝拉得意的笑着,丝毫没有为自己的大胆发言而羞愧,十足的挑衅。

    宋知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沈清让一把推开,宋知羽惊愕的看着沈清让,只见她一脸的羞愤。

    “真是抱歉,我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我就当没有看见。”

    宋知羽有些动怒的看了贝拉一眼,贝拉反倒送上一记飞吻。

    宋知羽也没空跟她废话,赶紧去追沈清让。

    回到屋内。

    宋知羽实在头晕的厉害,也没有力气了,见沈清让要回房间,赶紧喊住人道“清让,你等等,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

    宋知羽扶着沙发站稳,脸色也不好看道“我都说是误会,我没有想要跟她怎样?我不是都跟你分析过现在的情况吗?我不可能找别的女人。”

    “那你说她为什么会知道我们两个是假的。如果不是你告诉她的,她怎么会知道,你告诉她的目的是什么还用说吗?给你名正言顺出轨的机会啊,我只想说,你不用做的这么憋屈,你可以大大方方的,我又不会在意。”

    沈清让说完之后,就开始气喘了。

    宋知羽却傻了,他走上前,问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你不是不在意吗?”

    沈清让被这样一问更加生气,“我只是不想被当猴耍!别一面说着自己遵守规则,一边又跟女人不清不楚,真的没必要,我们可以立马就离婚。”

    宋知羽眉头一皱,觉得离婚两个字今晚异常的刺耳,“你冷静听我说,我没有告诉过贝拉什么,怎么可能把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她,她要不然是在忽悠我们,要不然就是分析出来的,毕竟我们又不是演员,很多细节顾不到,被怀疑也很正常,所以我没有违约,更不想找什么女人,所以……”

    宋知羽说话的语速都快了,又靠!靠近一步,逼近沈清让,伸手抓着她的手臂,认真道“所以不离婚。”

    宋知羽的语气低沉,仿佛拨片拨动着琴弦。

    他抓着她的手,说着不离婚,让沈清让一瞬间以为他好像这辈子都不会离婚,也不愿意离婚似的。

    沈清让一阵恍惚,就感觉宋知羽越靠越近,男性的气场完全压了过来,让沈清让不由的后退,直到撞到了墙上。

    这一刻,沈清让感觉心都乱了,她眼神乱飘,很快就看到了他白衬衫上的红唇印,顿时清醒过来,仰起头道“你干嘛?”

    宋知羽却直勾勾的看着沈清让,对啊,他想要干嘛?大概是头太晕了,自己身上的酒气也让自己难受,只有沈清让身上淡淡的沐浴露清香让他感觉舒服,他想要再闻一闻。

    “我……想要你相信我,我说的话都会做到。”

    宋知羽说着说着,突然就朝着沈清让倒下去了,他坚持不住了,太晕了,想要睡觉,这里……残留的理智判断一下,是安全的,他可以不用保持清醒了……

    还敢说让她相信他,如果刚刚不是她及时赶到,是不是他早就醉倒被人捡尸了?

    沈清让真是无语了。想要推开人让他直接睡地板,但是沈清让却无法那么狠心。

    架着大个子,想要送他上去睡觉,他的房间在二楼。试了半天,根本拖不上去,只能委屈一下,让他在自己在一楼的房间睡觉了。

    于是沈清让就把人架到了自己的卧室,丢到床上。

    可是她这么用力一丢,原本搭在她肩膀上的宋知羽的胳膊一带,直接把她带的滚了下来。

    天旋地转的,沈清让就被宋知羽跟抱枕一样抱在怀中,躺在床上了。

    沈清让顿时羞红了脸,不知道他发什么酒疯,还有睡觉抱着东西的习惯吗?

    沈清让试图推开某个人,却被抱得结结实实,根本推不动。

    沈清让可没有穿越者那么大的力气,她那点小力气在刚刚扶宋知羽的时候已经用光了,又在怀中挣!挣扎了一会儿,现在浑身都没劲了,只能喘着粗气。

    沈清让发泄的捶了宋

    知羽几下,然后只能等着自己的力气恢复再挣脱,运气好的话,他睡着变扭也会松开她的。

    可是沈清让忘记了一件事情,她也喝了酒,本来就是头晕想睡的,刚刚被气得气血上涌才精神过头。

    她原本想的休息一下就起来,力气却越来越聚不起来,躺的骨头都酥了,聚不起力气,那就休息久一点,然后……闭着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睁开。

    一个小时后,手臂麻了的某人终于惊醒。

    因为周围气味的陌生,让他潜意识的不习惯。

    宋知羽醒来之后,发现了自己手臂麻痹的元凶正呼呼大睡。

    宋知羽松开了沈清让,觉得自己如果不走,明天一定会被骂的。虽然他也挺懵逼的,但是不能跟女子计较。

    宋知羽挪动着身体,轻轻的抽出自己的手臂,小心翼翼,一点都不敢吵醒某人。

    可是好不容易手臂得到了自由了,睡蒙了的沈清让一个滚动就滚入宋知羽的怀中,嘴里还喃喃着什么,手不由自主的抓住宋知羽的衣领。

    宋知羽愣了一下,其实他现在想要挣脱是十分容易的,只要动一动手指,他就可以直接离开这里。

    可是胸前软软暖暖香香,他好像就变得没有骨气了似的。理智挣扎了一会儿后,什么原则都抛之脑后了。轻轻伸手拎起一旁的薄被给两个人盖上。

    手臂自然而然的就搭在了沈清让的身上,将她彻底的卷入怀中,看着她睡的香甜的小脸,宋知羽突然感觉到一种满足感。

    就好像……好像一大笔生意谈成了一样。

    如果有人能看见现在的宋知羽,一定会发现他的眼神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如同闪着柔和光芒的黑曜石般好看。

    为了让自己舒服一点,宋知羽把勒住自己的皮带抽出了丢在床上,这一点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杠的慌。

    又解开自己衣领最!最上面的两个纽扣,让自己呼吸通畅一点。

    结果下一秒,宋知羽就后悔了。

    因为沈清让在他的怀中,呼吸刚刚好打在了他的锁骨之下,原本隔着衣服感觉不到,现在却每一次呼吸都是刺激。

    宋知羽瞪大眼睛,喉结上下紧张的滑动,感受着身体微妙的变化。

    明明对着性感尤物般的贝拉都起不来任何反应,但是现在怀中抱着只是有着淡淡沐浴露清香,穿着保守学生气的小丫头,却让他难以自持。

    漫漫长夜,一声长长的叹息,明亮的卧室,宋知羽苦着脸对着对面的落地窗,看着自己的影子。

    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要不然真的要憋坏了。

    但是……这怀中的温暖,他却不想放下,他想他肯定是醉糊涂了,才会这样。

    现实中没有怎么样,宋知羽却好好的梦了一把。

    梦中直接赤,裸的,床上的动作,让宋知羽一度认为这不是他和沈清让,而是那两个穿越者留下的记忆,怎么可能是他想要对沈清让做的事情呢。

    那种恨不得吞掉她的,怎么可能会是他……他不是这样强烈的人,也不会对着沈清让这样。

    这个梦……美妙却煎熬。

    而此时自然睡醒的沈清让却有些懵了。

    外面的阳光已经亮过室内的灯光。

    她仍旧被当成抱枕一样紧紧的抱着。

    那急促炙热的呼吸就在她耳畔。

    宋知羽的唇几乎是贴着她的耳垂的。

    她昨晚竟然睡!着!了!

    沈清让一边受惊不浅,一边想要赶紧逃脱。

    但是下一秒,她的脸爆红了。

    她下腹处好像感觉到什么东西。

    正羞愤的想要一脚踹开某人。

    宋知羽突然一个翻身压住沈清让,好像在延续着梦境一样,闭着眼睛,就抬起了沈清让的一条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摆出一副进攻的架势。

    ”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