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反派小姨妈 > 无任何关系
    秦朔南坐霍存席的保姆车到了《完美犯罪》首映礼现场, 跟霍存席分开。

    霍存席去了首映礼后台,秦朔南则从前门刷邀请函入场。

    但就如霍存席在保姆车上吐槽秦朔南的,她穿的再低调, 因为已经是知名“女星”的身份, 她在场外被认出来的嘉宾围着要了合照跟签名。

    秦朔南给一个嘉宾签完名,看首映典礼马上开始, 也就婉拒了其他嘉宾合影,催促着所有来参加《完美犯罪》的嘉宾赶紧入场看霍存席的新电影。

    “很不错的电影。”秦朔南笑着跟嘉宾还有一些媒体宣传霍存席的新电影, 当时还有一个记者采访秦朔南, 问秦朔南对霍存席新电影的想法, 喊她预估下这部电影的票房。

    “票房啊,当然是越多越好了。”秦朔南没有说具体的票房数, 只希望霍存席主演的新电影可以票房大卖, 如此跟记者还有嘉宾说说笑笑,秦朔南都要走进首映礼举办的宴会大厅了,突然被一个人撞了下。

    那一撞,秦朔南最初并没有放在心上, 还喊围着她的人不要挤,小心些。

    但那一撞, 秦朔南发现身上的衣服不知道被撒上了什么东西, 有些黏腻,她觉得不太雅观,所以喊其他围着她的嘉宾和媒体先进大厅,她去了一边的洗手间,准备处理下衣服上被撒的东西。

    然后秦朔南就发现, 洗手间里躲着一个男人。

    听到不属于女人的呼吸声,秦朔南以为她又遇到了偷窥女性的变态, 眼神就冷了下来。

    她不疾不徐的走到洗手台边,装作不知道洗手间里躲着人,先给自己清理了衣服上被人撒上的东西。

    这个过程中,那个男人轻手轻选择对秦朔南动手,秦朔南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她遇上的不是变态,而是一个来杀她的人。

    所以结果就是……

    秦朔南回身打掉对方手里,准备捂住她口鼻迷晕她的白布,还一脚踹对方肚子上,那人当即就飞出去,撞到一堵墙才停住的同时,男人身上掉出了一把很锋利的刀。

    注意到那把被踢落的刀,秦朔南就知道那个人准备先迷晕她,然后在悄无声息的捅死她。

    秦朔南俯身捡起那把刀,发现刀很锋利,也注意到准备用刀捅死她的男人带着一个面具,那个面具后面秦朔南才知道是国外很知名的死神面具。

    当时秦朔南不知道,但不妨碍她看到那个被拉长型的白色鬼脸面具,忍不住露出的嫌恶。

    就这水平,来杀她?

    秦朔南都气笑了,她一步步走向那个被她一脚踹懵,也踹的半天动弹不得的面具男,想看看对方到底是谁。

    那个面具男却快速的敲了墙三下,然后就有一条绳子从洗手间唯一的一个通风的高窗甩进来。

    看到那个绳子,秦朔南挑了下眉,依旧不疾不徐的走过去,然后抬手把被同伙拉上高窗的面具男,单手抓住腿给用力拽下来。

    “砰!”

    “想逃?”秦朔南看着从高窗甩落砸地上的面具男,一脚踩着他的胸膛,想嘲讽他逃不掉,但面具人直接摔晕了。

    对此,秦朔南也不知道该不该嫌弃对方就这种体格也敢来杀人,她手抓住被同伙丢进来的绳子,想看看外面是什么人的时候,霍存席的电话来了,外面的人察觉到里面的同伴出事,也不敢逗留,直接跑了。

    所以秦朔南踩着一个来杀她的杀手,跟霍存席说她看不了《完美犯罪》的首映,有点事情要处理。

    “什么事?你在哪里?”霍存席在电话另一边追问秦朔南,秦朔南一边接他电话,一边俯身揭掉那个面具男的死神面具,然后很意外看到一张很年轻的面孔。

    “不说了,好好看你的首映,我去忙了。”

    秦朔南匆匆挂了霍存席的电话,报了个警。

    警方很快赶来,调查了现场,那个摔晕的罪犯也醒过来,但是拒绝说话。

    警方也就带着他跟秦朔南去警察局做笔录。

    秦朔南那时候看了下时间,又看了一眼已经关了门的首映礼会堂,同意了。

    那时候,秦朔南就估计霍存席那臭小子肯定不高兴,但没想到霍存席从后台出来找她。

    看到她身边一群警察,脸就沉了下来。

    “你又救人了?”霍存席冷着脸不爽的问秦朔南,秦朔南拍了他脑袋一下,默认了他的说法,还喊他快点回首映礼现场。

    “电影结束你还要接受采访,我去录个笔录就回来。”

    秦朔南催促着霍存席,转身跟几个警察走出了举办《完美犯罪》首映礼的大酒店。

    “快打120!罪犯服毒了。”

    秦朔南还没有走出酒店,突然听到先一步带着罪犯上警车的警员,说罪犯服毒了。

    她意外了一下,快跑出了酒店,就看到刚刚准备用刀捅死她的年轻男孩,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着死掉了。

    秦朔南蹙眉看着服毒自杀的年轻男孩,眼神突然一黑,霍存席不知道什么时候追出来,抬手遮住她的眼。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霍存席声音毫无起伏,带着他一贯的淡漠和冰冷。

    秦朔南拿掉他的手,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个自杀的年轻男孩。

    秦朔南担心霍存席知道那个年轻男孩是来杀她的人,所以推了他一下,喊他快点回首映典礼。

    “你是男主角,别在这里磨蹭。”

    秦朔南催促着霍存席,霍存席的助理这时候也找出来,喊霍存席快回去准备一会电影播放完,他接受媒体的采访。

    而警方这边,因为突然死了一个罪犯,怕吓到公众,也清理了霍存席和酒店一些”闲杂人等”。

    所以最后秦朔南去了警察局,详细的说明了今天发生的事。

    “他有外援,两个或者一个,我衣服被外援泼脏,引我进洗手间,他躲在里面想从背后迷晕我杀我……”

    “你怎么确定他想杀你?可能是其他犯罪,抢劫之类的。”

    秦朔南做笔录的时候,直接凭感觉说对方是来杀他的,一个民警对此产生一些其他猜测。

    但最终警方检测过被秦朔南打掉的白布上的药剂,发现药剂是过量的生物毒剂。

    人体口鼻吸入会瞬间被麻醉,吸多了则会致人死亡。

    而那个罪犯服毒自杀的毒,也是手套上沾了这种毒,他选择趁警方不注意,直接沾了一口。

    “这个案子不是简单的名人谋杀案。”

    药物检测出现结果的同时,一队刑警接管了这个案子做调查。

    那队刑警,秦朔南最初没有认识的人,是季珏城知道秦朔南遭到暗杀赶过来,然后看了下药物检测报告,发现那种药物是自配药而警觉的将这次袭击跟徐寒联系起来。

    服毒自杀的年轻男孩却不是跟徐寒一起逃出少管所的少年犯。

    “丁子鸣,18岁,丽都人,昨天刚从美国飞回中国,是一个美国留学生。”

    刑警们很快调查出自杀了的罪犯的身份,很惊讶的发现,对方昨天才留学归来,只是短暂的在帝都停留一天,却制造了杀害秦朔南的行动。

    根据丁子鸣的行程计划,若是他不被秦朔南意外制服,他在洗手间杀死了秦朔南,逃走后,警方因为洗手间的监控死角等问题,根本查不到他,也排查联想不到他。

    因为从他归国,入住谋害秦朔南的酒店,这些都非常随机。

    他在美国某所名校留学,昨天刚刚放暑假飞回国,因为是半夜到的帝都,所以入住了这家酒店,当天还约了一个老同学聚餐,聚餐完才选择飞回老家丽都跟父母团聚。

    而那位老同学被排查,也是一脸懵,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各种人证他这一天没有到过酒店,而是呆在帝都的某所大学做期末复习。

    同时老同学不追星,也不讨厌任何明星,看过秦朔南和霍存席的电影,是一个理智路人看客。

    知道丁子鸣行凶失败被抓,服毒自杀都吓得快哭了。

    不知道家境优渥、方方面面都很优秀的丁子鸣为什么会想杀秦朔南。

    “他也不追星,在国外名校读物理专业,是我们很多人羡慕佩服的学霸。”

    “学霸?”季珏城记下丁子鸣老同学对他的评价,又问了丁子鸣平时其他习惯和性格,老同学才惊惧外加悲伤的离开了警局。

    而丁子鸣的父母接到消息从丽都过来,也都悲伤的难以自抑,外加不能理解一向品学兼优的儿子为什么会想杀秦朔南。

    “无冤无仇,他从小也没有什么不良喜好,就喜欢研究物理天文这些知识。”丁子鸣的父母悲伤的提到儿子的一些习惯,也提到今晚丁子鸣就回飞回丽都跟他们一家人团聚。

    “他还跟我说想吃某酒楼的菜,我都订好了给他接风,早上打电话他还跟我说说笑笑,怎么会突然杀人。”

    丁子鸣的母亲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丁子鸣杀人未遂被抓服毒自杀,觉得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但丁子鸣被抓的现场以及服毒自杀,都被拍了下来。

    他的确是被抓后,不等任何审判,自杀了。

    所以到最后,警方都难以知道丁子鸣处于什么动机去杀害秦朔南。

    且季珏城庆幸秦朔南没有被丁子鸣杀害,不然丁子鸣得手之后,提着行李继续去机场从帝都飞回老家丽都与家人团聚,这就是一场完美的犯罪,没人会发现他在中途杀了个人。

    “布局很精密。”

    季珏城接手了这个案子,查看了酒店的一些监控,那些监控中丁子鸣出境都是非常完美归国留学生形象。

    而秦朔南提出的丁子鸣有外援,调查了监控,那个泼了秦朔南衣服东西的人,则更是很巧妙的利用了其他嘉宾和媒体的掩护,警方放大,放慢了监控镜头,也只有无法锁定到人。

    所以季珏城只能排查今日参加《完美犯罪》首映式的嫌疑嘉宾,然后也是查不到任何线索。

    很突然的一个杀人案件,线索也很突然断在了行凶罪犯自杀上。

    “我先送你回去吧。”

    季珏城提出送秦朔南回家,秦朔南惦记着他早日侦破这个案子,所以拒绝了。

    “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别耽误了调查。”

    秦朔南说着就离开了警察局,打车回了家。

    这时候霍存席都还没有回来,不过《完美犯罪》的首映典礼结束了,他去参加这部电影的其他宣传活动。

    只有小存煜和保姆曹姨在家。

    “曹姨,最近你一个人在家,不要带崽崽下楼玩,等晚上我回来,我带他去玩。”

    秦朔南回家第一时间通知曹姨,简单跟她说了可能最近有人会袭击他们家。

    “曹姨,你也小心一些,买菜什么叫跑腿吧。”

    秦朔南叮嘱曹姨小心,曹姨点了点头,然后庆幸小存煜没两天也要放暑假。

    “还是呆家里,小秦你比较放心。”

    曹姨说着去做晚饭,秦朔南看时间还早,也就带小存煜下楼玩。

    霍存席抽空打电话问秦朔南在哪里的时候,秦朔南正跟小存煜坐在他的小跑车上开着遛弯。

    霍存席在电话里听到跑车独特的几个音乐,马上知道秦朔南在幼稚的开儿童车。

    “你也不怕把那车压坏了,想开车买一辆,家里现在又不是买不起。”

    霍存席还是没消给秦朔南买辆跑车的心,但秦朔南觉得有些浪费,因为她用小粉摩托代步,平时很方便了。

    霍存席现在有经纪公司,是经纪公司主推的艺人,如今做什么都有保姆车接送,她偶尔还能蹭一下。

    不过说到保姆车,秦朔南也提醒霍存席最近注意身边的安全。

    “现在犯罪分子老多了。”

    秦朔南感慨今日不知缘由突然想杀害她的丁子鸣,霍存席不知道今天是她遇到谋杀,还以为她是救人后的感慨,所以嘲了她一句不管闲事就遇不到那么多罪犯。

    “臭小子,咋说话的!”

    秦朔南骂了霍存席一句,霍存席挂了电话,继续忙工作,小存煜挤坐在秦朔南身边的儿童轿车座位上,听了秦朔南的“怒骂”,伸出小手乖巧至极的抚了抚秦朔南的后背,哄她不要生气。

    “等哥哥回来,小姨打打!”

    小存煜还给秦朔南出主意消气,秦朔南却没有太生气,现在还被他的行为逗乐了。

    秦朔南也被霍存席提醒,发现她好像是真的不太适合玩小存煜的儿童轿车了。

    “都挤到我们崽崽了。”

    秦朔南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只坐了一半位置的小存煜,小存煜却甜笑着说他没有被挤到。

    “崽崽,喜欢小姨带我开车车。”小存煜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是亮的。

    因为让他一个人自己开儿童轿车,他完全没兴趣。

    只有跟着秦朔南,他才有兴趣玩这个车,或者说,呆在秦朔南身边被她玩任何东西,小存煜都很快乐。

    所以这时候,小存煜还会很高情商的哄秦朔南,说他没有被挤到,反问秦朔南有没有被他挤到。

    “崽崽变胖了很多,哥哥都说我是小猪,”小存煜说他如今因为身体好,健康起来而正常起来体重,无意中提到霍存席没有当着秦朔南吐槽他像小猪的话,惹来秦朔南很护短的说霍存席才是猪。

    “我们崽崽现在不胖,正合适。”秦朔南说着也忘记之前的被霍存席说幼稚的事,继续带着小存煜在家楼下开儿童车玩。

    然后很意外的看到,小存煜幼儿园的校车,居然又开进他们小区来。

    “怎么还有小孩没有被送回家?”

    秦朔南知道小存煜幼儿园的校车,都是按照由近及远的地址送孩子回家。

    秦家所在的小区,因为离幼儿园最近,所以小存煜每天几乎是第一个被送回家。

    同小区的其他孩子差不多也是这样,所以如今看到校车又开进来,秦朔南意外的多看了几眼。

    然后就看到趴在车窗上,也在看他们的李子木。

    李子木的家在秦朔南所住小区别墅区,这个秦朔南有次撞见李子木家的保姆知道。

    “他怎么不是家里的司机接送,怎么也开始坐校车了?”秦朔南知道李子木家境不错,是可以派司机接送,他家以前也是如此,但是今日看,李子木也开始坐校车,还很奇怪的被校车最后送回家。

    “这个崽崽知道。”

    秦朔南好奇李子木最后被校车送回家的时候,小存煜可爱的举了下小手,告诉秦朔南,李子木是自己要求司机最后送他回家。

    “他说要陪司机叔叔把所有小朋友送回家,他再回家。”

    “为什么?”秦朔南不懂李子木这个奇怪的要求,小存煜却一句话说明白了李子木的心思。

    “他肯定是觉得回家没人陪他玩,所以不愿意早一点回家。”

    “崽崽怎么知道他回家没人陪他玩?”秦朔南意外小存煜的判断,小存煜则突然伸手抱住秦朔南腰,然后才说他是怎么知道。

    “每一个小朋友都想早早回家,不管那时候爸爸妈妈在不在家,他们都想,就跟崽崽想早早回家等小姨和哥哥回来一样,只有李子木不想,是他爸爸妈妈不爱他,他回家等不到他们。”

    小存煜说着小手搂紧了秦朔南的腰,秦朔南怔了下,伸手回抱住他,也下意识的回头继续看李子木的所坐的校车。

    发现李子木车子都开远了,还跑到校车最后排毒位置,趴在后窗盯着他和小存煜。

    秦朔南当时因为小存煜对人情绪敏感,察觉到李子木缺家庭关爱的话,还有几分同情他,但是那个臭小子,却发现秦朔南盯着他看的时候,气人的对秦朔南做了个不讨喜的鬼脸。

    秦朔南哭笑不得李子木的顽皮,收回视线摸了摸她家贴心懂事的乖宝宝。

    当晚霍存席回来,小存煜已经被秦朔南哄睡了,但霍存席却从秦朔南这里知道,小存煜睡前给他准备了一瓶牛奶。

    “他喊我盯着你喝。”

    秦朔南把牛奶递给霍存席,霍存席嫌恶的不接,秦朔南告诉他是崽崽在幼儿园得到的奖励。

    “特别留给你,我都没有。”秦朔南故意说的有几分酸,霍存席的桃花眼眼尾马上上挑了下,把牛奶拿了过去,秦朔南盯着他皱眉喝掉,才笑嘻嘻的拿出小存煜特别送给她的笑脸面包,说那也是幼儿园奖励给小存煜的。

    “这个是小存煜特别留给我的。”

    秦朔南一句话气得霍存席危险的眯了下眼,秦朔南还当着他的面,将面包放进冰箱,说她明天带去《妇好》剧组吃。

    “崽崽的心意,今晚不吃,明天吃也行。”

    霍存席已经不眯眼了,直接转身去洗手间漱口刷牙,他讨厌死了牛奶的奶腥味。

    而这时候,季珏城那边还是难以查到丁子鸣的杀人动机,打电话跟秦朔南说了他的一个判断。

    “丁子鸣跟你们一家没有任何连带关系,应该是被人指使来杀你,幕后之人和丁子鸣都想利用你们没有任何连带关系,制造如今难以追查到的作案动机,减低警方追查到丁子鸣,也追查到幕后之人的线索,所以我们现在需要逆向侦查,你想一想你有没有什么潜藏的对手?”

    季珏城跟秦朔南打探她拥有的仇人,秦朔南对此一头雾水,因为她并不知道有谁想搞死她。

    还是兜那么大个圈子来杀她。

    季珏城也觉得幕后之人不简单,设计出丁子鸣这样完全无关的人员来杀害秦朔南。

    手段其实很高明,因为作案成功,丁子鸣不会被他们抓到,他们做调查也会成为一件无头悬案。

    “现在已经在申请调查丁子鸣在海外的活动信息,我们会尽快把真凶缉拿归案。”

    季珏城在电话里跟秦朔南保证,秦朔南道谢后,想了想还是把这件事跟霍存席说了。

    霍存席拿冷眼看了秦朔南很久,才嘲讽她白天能耐了。

    “骗我救了其他人!”霍存席不爽极了。

    “是你自己认为了,我没有说。”秦朔南耸肩表示那是霍存席自己猜测,霍存席气直了头发,秦朔南才拍了拍他的头,喊他注意点。

    “我总觉得是你最近风头太盛了,招了人眼才惹来杀身之祸。”

    秦朔南说出她的一些判断,霍存席嗤之以鼻,第二天四点起床的晨练被秦朔南虐惨了。

    保姆车来接他的时候,霍存席旁人看不出,他自己却知道,他腿有些软。

    而这一天,霍存席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也到了。

    “快拆开看看。”

    晚上,霍存席结束新电影的路演宣传回来,秦朔南就迫不及待把他的录取通知书快递递给他拆。

    霍存席却故意磨磨蹭蹭,又是上洗手间,又是喝水,又是想先冲个澡,故意不给很想看现代大学录取通知书的秦朔南看他的通知书,然后被看出他故意的秦朔南敲了头。

    然后霍存席才在小存煜“活该”的眼神中,坐在客厅的沙发中央,三下五除二的拆开那封录取通知书,然后看都不细看通知书里的各种通知单,丢给了好奇的秦朔南。

    秦朔南这次也没心思骂他对学业不用心,认真的去看了他的录取通知,也看了他新生报到的注意守则,然后惊喜的发现霍存席报的帝都大学开学有为期一个月的军训。

    “霍存席,霍存席,军训诶,你大学还能去部队军训一个月。”

    秦朔南现在才知道大学生需要接受军训类国防教育,而帝都大学的军训内容,秦朔南还特别上网查了下,然后眼睛亮到霍存席想拒绝参加军训都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