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科举大佬 > 188、中间人
    间人

    “四殿下,??太子府的王詹士来了趟,带了千两银子,说太子殿下如今闭门思过,家徒四壁,??只能将皇孙的压岁钱都拿出来抵,??其余的还请四殿下给些时日。”

    “四殿下,??宁国公府的世子爷亲自来了,将那盏价值千金的琉璃灯送了过来,??说宁国公府公空虚,??实在是拿不出银子来,??只能拿心爱的摆件来抵。”

    “四殿下,去伯府的人回来了,带回来三百两银子,??那位老夫人又是捶胸又是拍腿的,说咱们这是要逼死他们孤儿寡母……”

    “四殿下……”

    “够了!”四皇子在朝堂上赢了筹,心正洋洋得意呢,??现实就直接给了他巴掌。

    四皇子瞪着眼前垂头丧气的几个属下,心恼怒不已“你们就是这么办事儿的?”

    其人鼓起勇气说道“殿下,不是小的不愿意好好办差,实在是,实在是这些人简直不要脸,愣是不给银子,??咱们总不能硬抢吧。”

    要知道他们面对的不是皇亲国戚就是勋贵世家,有哪个是好惹的,??这会儿没直接把他们打出来那都是看着四皇子的面子。

    不说别人,??太子爷就住在东宫,他们难道还敢来真的不成,??别到时候银子没要成,命先送了,就算是想要讨好四皇子他们也不敢啊。

    四皇子何尝不知道如此,但心的恼怒却并未少分“这可是父皇下的令,他们竟敢如此,这可是违抗圣旨!”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不敢说话。

    四皇子忽然冷笑起来,冷哼道“是了,本皇子倒是忘了,正是因为陛下纵容,他们才敢如此,才敢无视我!”

    看着脸色阴沉沉的四皇子,属下几个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生怕他迁怒于自己。

    他们越是如此,四皇子心越是恼怒,脚踹在其个下属的肩头,骂道“废物,要你何用!”

    就在此时徐子峰走了进来,见状微微皱眉,躬身行礼后说道“殿下何必因此发怒。”

    四皇子见到表弟倒是收敛了几分怒气,冷哼道“若是钱收不回来,当时本皇子在朝上说的那些话都成了空话,不但得不到百姓的爱戴,反倒是成了天底下的笑柄。”

    之前他多么意气风发,现在就有多么恼怒焦躁,经过云州事之后,四皇子的修养早就大不如前,如今暴躁易怒不说,常有不智之举,倒是有几分当年太子的架势了。

    徐子峰心叹了口气,示意那几个人退下,才低声说道“殿下,尽管如此,也不该非议陛下,小心隔墙有耳。”

    四皇子却冷笑道“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话虽如此,四皇子的声音却压低了不少,显然他自己也心知肚明,若是被人抓住把柄告到皇帝面前可不是好事儿,皇帝现在对他有愧疚,却不会纵容他辈子。

    徐子峰见他反应过来,又说道“殿下,此事既然是圣上应允的,那只管派人去催账就是,日不还就再催,总有还的时候。”

    “若是他们熬个年半载,那得罪了这么多人最后还是无用功。”四皇子是绝技不肯的。

    徐子峰叹了口气,看了眼四皇子说道“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让陛下下明旨,那般的话名正言顺,无人敢不从,不然就是欺君之罪。”

    四皇子却冷笑道“难就难在父皇绝不会下明旨。”

    徐子峰提醒道“难道贵妃娘娘那边不能帮忙吗?”

    四皇子眼神动,随后又摇头说道“父皇近些日待母妃颇为冷淡,心只有玉妃,母妃哪里还敢掺和朝堂的事情。”

    听见这话,徐子峰也知道四皇子的处境越发艰难,叹了口气说道“娘娘不是直与玉妃交好,不如让玉妃在陛下面前开口说两句?”

    四皇子却嗤笑道“玉妃?那女人胆小的很,恨不得谁也不得罪,哪里会说这些话,当年他们方家可是被太子杀的七零落,如今呢,她与太子妃也是虚与委蛇,绝不肯多说句。”

    徐子峰是徐家人,隐隐约约也知道当年方家的事情,再想到玉妃与太子虽然不合,但在后宫确实是谨小慎微,便也放弃了这个想法。

    琢磨了圈也没合适的办法,四皇子心更是焦躁不安,似乎都看见了太子面带讥讽的模样,恨不得现在就去脚踹了东宫。

    徐子峰看了眼四皇子,提醒道“论身份贵重,到底还是太子和荣亲王二位,若是这两位乖乖还了钱,其他人也不足为虑了。”

    四皇子冷哼道“皇叔欠下的银钱不多,难就难在太子,他如何肯让我顺利。”

    虽然是亲兄弟,但这两位明里暗里都盼着对方赶紧去死,哪里有半点情面可言。

    如今四皇子恨不得太子立刻还钱,让东宫大失颜面的同时又不得人心,而东宫太子却是副豁出去的架势,就是不还钱,拉着四皇子起丢人,左右起丢人了就不会更丢人。

    徐子峰也大为头疼,偏偏前晚徐尚书真的病倒了,这次可不是假装的,如今还在床上起不来,他们也不敢再让他操心。

    忽然,四皇子转身问道“你跟那个苏凤章是同窗好友?”

    徐子峰愣了下,老实回答“倒也不算同窗好友,不过确实是同届,在青州的关系也还算亲近,只是到了京城之后,苏凤章有意梳理,与我的关系也远了。”

    “不过我那好友孟庭,与苏凤章的关系直还算不错,他们俩更为投缘。”

    “孟庭,就是翰林院的那个孟庭吗?”四皇子问了句。

    孟庭诗才出众,在京城还是有些名声的,但他仕途却不怎么顺利,苏凤章如今都是户部右侍郎了,这位还在翰林院窝着没能动弹。

    对于这般的人,四皇子以前是不放在心上的,毕竟徐家为他招揽的人才太多,孟庭在里头可不算起眼,甚至还不如和棠有手美人图让皇帝青睐。

    四皇子手指敲打着桌面,抬头问道“让孟庭做东,本皇子想跟这苏凤章谈谈。”

    徐子峰欲言又止,四皇子见状倒是笑道“放心,他是我五弟的人,又不会为难他。”

    徐子峰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提醒了句“苏凤章看似温和,其实是个倔脾气,他定好的事情谁说也是无用的。”

    四皇子不在意的点了点头,心却觉得情况不同了,苏凤章不愿意投效他,如今却成了五皇子的人,实际上比投效他还不如,想必比起太子来,苏凤章肯定更愿意与他合作。

    心底这么想着,四皇子直接命令道“你速速去办,今晚我就要见到他。”

    徐子峰只得答应了,果然回头便去寻了孟庭,将事情说,孟庭就大皱眉头“徐兄,不是我不帮你,但苏兄的性格你是知道的,若有万惹恼了四皇子,我岂不是害了他吗?”

    孟庭虽然也算徐家脉的人,但他为人洒脱,进入官场越久越是不喜欢这些事情,渐渐的与孟庭的关系反倒是大不如前了。

    徐子峰立刻保证“孟兄,难道你还不信我吗,你且放心,绝对不会害了苏兄的。”

    “苏兄与五皇子的关系,想必你也是略知二的,五皇子是四皇子的亲弟弟,就算是看在五皇子的面子上,四皇子也不敢太过。”

    “此次让你牵线搭桥,是四皇子有事求问,若要为难的话,四皇子何必还要兜圈子?”

    孟庭还是犹豫“四皇子是皇子,他要问直接传召就是,何必还要我来牵线?”

    徐子峰只得说道“此事不能为外人道,也是为了苏兄他好。”

    见孟庭还是犹豫不决,徐子峰叹了口气,说道“若不是我现在出面不方便,也就不劳烦你了,孟兄,不如你直接问问苏兄,想必他自己会决定。”

    孟庭听,便答应道“好吧,我就跑个腿传个话。”

    只是等徐子峰走,孟庭就叹了口气,暗道早知道官场诡道,如今看来果然凶险异常,想到年前自己还天真的以为能够扶持四皇子获从龙之功,现在却再无那般想法了。

    孟庭心甚至有些后悔进入官场,觉得如今远不如以前自在。

    不过答应了徐子峰的事情,他倒是也没有故意拖延,当天就去了苏家趟,也不隐瞒,原原本本的将此事说来。

    苏凤章与徐家关系冷淡,孟庭当初游说过多次也不见他动摇,还以为这次也是无功而返,谁知道他开口,苏凤章就答应了下来。

    这般来,反倒是让孟庭心惊讶了,还问道“苏兄,这次你怎么就答应了?”

    苏凤章摇头笑道“这次跟之前不同。”

    孟庭没看出什么不同,要说有不同的话,那还是现在四皇子不如以前势大,反倒是落到了太子的下风。

    苏凤章也没仔细说道,转而说“上次你不是说喜欢吃我娘自己腌制的小菜吗,前些天她又腌了些,待会儿你带些回去吧。”

    孟庭见他不愿意细说也就没有追问,笑道“那行,替我谢谢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