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亲子鉴定出来,杳杳身世(一更)(1 / 2)

他从地狱里来 顾南西 3454 字 3个月前

万河东丝毫不掩饰他眼里的贪婪,“你只要把给你二女儿的股份给我一半,我能帮你把这件事彻底解决了。”

徐伯临动摇了:“怎么解决?”

“我帮你指认你二女儿,把撞车杀人的事情都推到她头上,毕竟是两条人命,谁也说不准以后会不会再查出点什么,要想一劳永逸,还是得有人把你指使我撞车杀人的罪名顶替下来,正好那块手表是你二女儿订做的,再加上我的口供,要定她的罪也不难。”万河东继续抛诱饵,“而且股份你不用一次给我,一年转给我百分之一就行,很划算吧。”

股份不用一次给,这个诱惑太大了,只要日后把人解决掉了,那后面就不用给了,对徐伯临来说,既能一劳永逸,又能保住股份。

“把事情捅出来了,你就不怕坐牢吗?”

万河东用八个字表明了他的决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句话,徐伯临认同。

“徐总,我们说说具体怎么操作吧。”万河东想了想,“最好能制造点证据出来。”

徐伯临立马顺着他的思路想到了对策:“明天我会让檀灵带一笔钱过去,我就跟她说是给你定金,你想办法拍视频,后面可以当成指认她的证据。”

万河东又问:“警方那边呢?我自己去自首?”

徐伯临说不用:“我到时会把你的地址给檀灵,她以为你跟她是一路的,肯定会告诉警方。”

“然后我就把你杀人的罪名都推到她头上?”

其实确切地说,是徐伯临指使他杀人的罪名,这里面有个主从犯关系,但徐伯临一心想要脱罪,并没有注意到这段话里的模糊概念和引导性。

他迫不及待:“嗯,就这么办,等结案了,我先转你百分之一的股份。”另外,他提醒万河东,“做笔录的时候不要大意,别让警方看出来问题。”

万河东笑了:“这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脱罪。”

下午两点半,徐檀灵和万河东约在了万乐园的麻将馆。

徐檀灵带来了一袋美金:“这是定金,我爸让我给的,剩下的等事成之后再付清。”

万河东拉开拉链,拿出来两沓,随意翻了翻,再放回去:“对一下口供吧,徐二小姐。”

他们对的是见死不救的口供。

四月十二号的傍晚,徐檀灵被警方拘留,她坦白,说自己见死不救,并给了万河东一块手表,让他下车查看。

另外,徐檀灵还提供了万河东的地址。

然而,万河东的口供却跟徐檀灵不一致,他供认不讳,招认说是徐檀灵指使他开车撞了受害人车辆,并且把现场的所有细节都说出来了,另外还提供了徐檀灵在麻将馆给他封口费的监控视频。

紧接着徐檀灵声称是徐伯临陷害她,但徐伯临矢口否认,警方没有证据,最多能扣留他二十四小时。

现在是四月十三号晚上十点五十。

胡表国看了看手表:“时间到了,得放人了。”

王刚不想放:“就这么放了?”

虽然证人和证物都指向徐檀灵,但王刚更怀疑徐伯临,他很相信徐檀灵说的那个杀人动机。

胡表国耸耸肩:“不然呢?”

只有徐檀灵一个人的口供,属于孤证,再加上她自己就是嫌疑人,她的证词就算到了法庭,被采用的可能性也很小。

目前证据不足,只能放了徐伯临。

李大彬去把徐伯临带来了。

徐伯临一副儒商的模样:“两位队长辛苦了。”

王刚皮笑肉不笑:“不辛苦。”

徐伯临抚平西装上的褶皱:“我女儿就拜托两位了。”

王刚好笑了:“拜托我们什么?是还她一个公道,还是让她伏法啊?”

徐伯临神色自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案子的事我插不了手,也不该我插手,我的意思我女儿娇生惯养,没吃过什么苦头,希望两位队长在生活上多照料一下。”

你女儿说你杀人,你还在这装慈父。

好假。

王刚回了个职业假笑:“放心,会给她好吃好喝。”

“我还有公事,就先告辞了。”

“不送。”

呵,不送,下次去接你回来。

温时遇今天回了一趟帝都,晚上才赶回南城,他不放心徐檀兮,这几日都在两头奔波,他到医院时,已经过了十一点。

戎黎在病房外面打电话,等他挂断后,温时遇才出声:“怎么样了?”

戎黎说:“都在按计划进行。”

他们站的位置离病房很近,温时遇把声音压低:“我问的是杳杳。”

“吃了安眠药,已经睡着了。”旁边座椅上有个文件袋,戎黎拿起来,递给温时遇,“给你看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