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秦峥X顾九(前世1)(2 / 2)

顾九 秦峥 13149 字 1个月前

林氏死之后,秦峥身为唯一的儿子,自然要为她守灵。

却没想到,除却自己之外,守灵的还有一个顾九。

夜风席卷灵堂,入目皆是一片白色。

顾九着了一身孝服,眉眼中满是哀伤:”母亲,您孤苦一生终得解脱,若有来世,愿您再无烦忧,得享安康。”

她说完这些,复又磕了一个头。

秦峥站在门外,想要进去的脚步,突然便顿在了原地。

凭心而论,当初顾九嫁进来的时候。秦峥原本以为,这女子一如自己寻常所见。

可后来才日渐发现,原来她竟是一块难得的璞玉。

只可惜,璞玉入了明国公府,也只能被当做一块顽石。

他一向不觉得自己有过良知这个东西,但见顾九的背影,却难得的起了几分同情心。

可惜同情心未完,顾九已然回头,见到他来,慌乱的擦了泪。给他行礼:”给世子请安。”

因他不乐意,她便从不叫他夫君。

秦峥到了这会儿才后知后觉想起这件事来,再看眼前人的模样,却是一时没忍住,道:”你倒是真心诚意。”

林远黛对她,并不算好。

至少秦峥不觉得,她嫁进来之后,过的有多好。

倒是这姑娘眼中的哀伤不似作伪,她是真的为婆婆的死而难过。

这个认知,让秦峥在心中生了几分疑惑。

这世上,竟当真有这么傻的人。

他所见多为心思狡诈之徒,骤然见了这样的良善之辈,难能可贵的起了三分愧疚。

若有日后,便护着她一些吧。

权且当做,是报答她对林氏的一片孝心了。

……

林氏死后,秦峥越发少涉足内宅。

圣上准许他为母守孝的同时,还继续在朝堂上任职。

外人只当秦峥圣眷正浓,却不知,真相是因为他这把刀不得休息罢了。

他心有顾忌,为了防止有心之人找茬,索性连后宅也不去了。

镇日除了大理寺,便是在书房。

接下来的几年,秦峥越发的忙,偶尔去后宅请安时,也会见到顾九。

说来奇怪,分明他一向对公务之外的事情上心,偏生每次遇到顾九,他都能敏锐的察觉到她的变化。

后宅里,秦峥也交代过让自己的人照看些顾九。

可那到底是内宅,他的心腹又都是男人,真的能帮上的忙,却还是少的。

秦峥只有那么一点稀薄的同情心,虽知道她总被欺负,却也没有过于干涉。

可也正是如此,他才发现,这小姑娘实在是有趣。

她分明该是一朵温室里养的花,生的美而娇,经受不得半点风吹雨打才是。

偏生那性情,却像是野草一样顽强。

至少,成婚四年来,他看着她一点点的学会圆滑,在这府上站稳脚跟。

秦峥偶尔倦怠至极无可抒发的时候,便会过去看一看她。

倒也不必特意做什么,只瞧着这姑娘,想着她是如何顽强的生存,秦峥便会生出几分恶劣的满足感。

甚至有时,他会阴暗的想,这样一个姑娘,到底能顽强到什么地步?

不过他到底是摁下了那些想法,转回头便又吩咐人多加照看她几分。

……

除夕的时候。按着规矩,秦峥带着顾九去了夜宴上。

这几年,他每次都会带着她,当初那个在百花宴上被人欺负的几乎要落泪的姑娘,如今也能落落大方的站在他的身侧,与那些世家夫人们打太极了。

与她相比,秦峥倒像是成了那个不适应这些场合的人。

待得她终于坐在自己的身边,秦峥偏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倒是越发出息了。”

与他对话的时候,顾九却又变成了那个胆小怯懦的姑娘:”世子。我可是哪里做的不好么?您告诉我,我下次再改。”

说来奇怪,面对他时,顾九总是小心翼翼。

秦峥没来由的有些不愉快。

且这份不愉快,让他终于没忍住,问了一句:”我生的很吓人?”

不然,每次跟他说话的时候,她都一副怕自己吃了她似的?

秦峥百思不得其解,顾九却是骤然脸红,摇了摇头不说话。

却在心里补了一句:好看。

她嫁的夫君,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

可她不敢说。

心有千千丝,丝连一张网,网罗少女慕艾心事,不可告人。

秦峥并非真的要一个答案,见她不说话,只觉得眼前姑娘似乎又背了一张壳儿,将自己牢牢给套了进去。

他捏了捏眉心,执起了酒杯。

宴席上,顾九多喝了几杯,待得回去的时候。便有些晕晕乎乎的。

她的酒量一向不大好,这会儿随着秦峥上车,都觉得眼前的画面是虚浮的。

唯有秦峥,入得她眼,进得她心,清晰无比。

秦峥起初并未意识到她喝多了,直到马车一个晃悠,她顺势跌到他的怀中,仰头看他的时候,他才发现几分端倪。

”起来。”

秦峥说这话的时候。喉咙里都带着几分干涩。

偏生眼前姑娘看不出来,她着实喝多了,看着秦峥的时候,也比寻常更大胆了几分。

不得不说,顾九生的极好。

她的眉眼艳丽,寻常穿着的素净,倒将她的好相貌给压下去几分。

而今日,因着陪着他去宫中,所以她穿了一袭大红的衣裙,眉心一点花钿。衬的面庞如玉。

她喝了酒,眼尾被染红,贝齿咬着朱唇,仰头看他时,那一双眼,莫名让秦峥想起了上林苑里被驯养的鹿。

干净且单纯。

这双眼睛可真干净,秦峥却恍惚在想,若是被染脏,会是什么样的?

他才想到这里,便见顾九踉跄着试图起身。

可她喝了酒。根本站不稳,一个不小心,再次跌到了他的怀中,且……

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唇。

小姑娘的唇是软的,带着蜜似的甜。

顾九显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茫然的看他。

秦峥眯了眯眼,不知是不是酒劲儿让他的阴暗心思被激发,还是眼前姑娘太过靠近,让他的理智断了线。

他手上用劲儿,直接便将人搂了过来。

”唔……”

马车颠簸。一如秦峥此刻的心。

……

大年初一,秦峥按着规矩去跟老太太请安。

这位祖母一向惧他,面对他的时候总是疏离,连对顾九也没多大的热情:”行了,你们也不必陪着老婆子了,回去歇着吧。”

秦峥行礼出来,便见顾九也随着期期艾艾。

她的唇有些肿,唇角也有一点血痂,是昨夜被他不小心咬的。

秦峥面上毫无表情,心里却将昨夜的甜软回忆了数遍。

偏生小姑娘还要问他:”唔。我昨夜,没有给世子添麻烦吧?”

她喝多了,连自己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一觉醒来便是今晨,自己躺在熟悉的床上。

顾九倒是问了丫鬟,知道昨夜是秦峥送她回来的。

她既欢喜又担忧,欢喜与秦峥的独处,又担忧她是不是出了丑。

更有些懊悔,那样好的独处时光,她竟然喝多了,白白给浪费了过去!

眼前小姑娘小心翼翼,秦峥起先心头一跳,待得确认了她的确什么都没记起来,倒是松了一口气。

可安心的同时,又有些没来由的失落。

若她知道,自己昨夜是如何的放浪形骸……

秦峥瞬间克制了那些想法,淡漠道:”昨夜你发酒疯,还磕到了马车上,都忘了?”

他说着,又指了指顾九的唇角。

下一刻,便见顾九的脸色爆红,一脸生无可恋:”对,对不起!”

都说醉酒误事,果然是误了她!

眼前人自责的道歉,却见秦峥的一张脸越发冰山了。

顾九心中懊悔不已,只觉得自己没脸见秦峥,胡乱说了几句话后,转身便走了。

浑然不知道,秦峥此刻早已憋笑快憋出了内伤。

她转身一走,身后的男人便笑的放肆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