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秦峥X顾九(前世1)(1 / 2)

顾九 秦峥 13149 字 11天前

娶亲的时候,秦峥并不知道,这个姑娘后来会成为他一生的执念。

秦钊此人混账的很,全身上下寻不到半点的好,唯独有一样,他是爷爷的儿子。

便是为着祖父的那一片心,秦峥也得护着明国公府,还有这一家人。

所以在得知家中拿自己做了抵押物,将这个世子夫人的位置”卖”给了顾家的时候,秦峥丝毫不意外。

也不觉得如何。

不过一个世子夫人的名头罢了,他于情爱上向来无欲无求,只要那姑娘安分守己的,他并不介意这个名号被人给占了。

只是他没想到,他娶回来的,竟然是个傻子。

”少夫人将她名下的两处店铺都给了老太太和方姨娘打理,除此之外,就连三小姐也得了一个庄子。理由都是,她对家务不通,外事容易让她分心。”

苏辰回禀的时候,秦峥倒是有些意外。

他蹙了蹙眉。难得的多问了句:”顾家不是皇商么?”

商户人家一向精明,能做到皇商这个地步的,更是顶尖儿的了。

怎么养出来的女儿,是个如此败家的?

苏辰显然懂了他的潜台词,因轻声道:”您知道的,那位姨娘一向是个会哄人的,连棒子带甜枣,少夫人便……”

后面的话,他没说,秦峥也懂了。

他嗤了一声,暗自摇头。

原本想着,顾家费尽心机塞进来的得是个聪明人,谁知竟然是个笨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傻子。”

他感叹了一句,到底没将此事放在心上,转瞬便忘了。

秦峥公务繁忙,身在大理寺,又掌管着十八密卫,原本就不经常回府。

待得过了一个月,与顾九见面的次数便越发屈指可数了。

还是有次去给林氏请安的时候,才见到了她。

林氏那里常年药味儿不断,人也是病恹恹的。

秦峥与她不算亲近,请了安便要走,却被林氏留住:”你来的正好,送阿九回去吧。”

到底是母亲的意思,他没法辩驳,况且顺路过去,倒也不麻烦。

他走的快,小姑娘就在后面努力追着,待得秦峥终于想起来身后还有一个人的时候。就见她正气喘吁吁的跟着他。

见他回头,她忙的露出笑容来:”世子。”

这模样……

当真是傻透了。

秦峥心中如是想,到底是放慢了脚步。

他还不至于到了欺负小姑娘的地步。

谁知他才放慢了动作,就见顾九追了上来,声音里满是小心翼翼:”世子,母亲说,你喜欢吃点心,我恰好做了一点,能给你送过去么?”

其实林氏并未说过这话,只是方才她去给林氏请安的时候。对方提点了她几句。

譬如说,投其所好。

她与秦峥相见次数寥寥无几,只能从这浅薄的缘分里抽丝剥茧出来属于他的喜好。

秦峥下意识想反对,却在回头时,看到了她的眸光。

似是山泉水流,在正午日光的照耀下,泛着细碎的斑驳。

拒绝的话,突然便说不出来了:”好。”

只是秦峥没想到,他不过随口一说,顾九便当真开始给他送点心了。

起初只是隔三差五,后来便是日日前来。

秦峥有洁癖,吃东西又挑嘴,那些点心从小厮的手里接了,又到了下人的腹中。

他一口都没尝过。

直到再见到她,小姑娘的眼中带着期待的光芒:”世子可喜欢吃那些点心么,若是不喜欢,我再给您做别的。”

秦峥微微一怔,难得的问了一句:”你做的?”

顾九顿时便有些赧然:”嗯,做的不好……”

她的眉眼中满是少女的娇羞心事,大抵是因着太过紧张,手指不知所措的交缠帕子。

不想手上一个用劲儿,却是瞬间蹙眉。

秦峥眯眼看去,果然见她手上有几个被挑破的水泡。

她的手极白,像是上好的羊脂玉,纤细柔软。

这样一双手,原该精心呵护着的。

可却为了他洗手作羹汤。

秦峥不知怎的,心上突然被戳了一下。

这姑娘,还真是个傻子。

……

这之后,归九院内再着人送来点心,秦峥便勉为其难的吃了一口。

他向来不爱甜。不想顾九竟误打误撞,做的十分合乎自己的口味。

刚开始,他不过吃三两块,到了后来,归九院送来的食物,反倒都进了他的腹中。

只是他与顾九见面的机会,依旧少的可怜。

那姑娘似乎很是胆小,偶有几次远远地瞧见了,竟不敢上前来,反而躲他远远的。

秦峥自忖他生的不吓人,但见对方那模样,到底没难为那小姑娘,权且当做那偷看不存在。

再后来,秦峥越发的忙了起来。

他原本就不大爱回府,如今成了婚也一如往常。

直到百花宴至。

按着规矩,明国公府自然也是要去的。

秦峥原不想去,可念及此番要追查的事情,到底是去了。

临行前,又带上了一串尾巴--

一个顾九,以及……几个弟妹。

只是他没有想到,顾九竟在百花宴上出丑至此。

被那些世家女子们戏弄,分明是堂堂世子夫人,他秦峥的发妻,倒成了旁人取乐的玩意儿。

秦峥回来时,见到的便是那一幕。

顾九坐在那里,一张脸红的几乎滴血,眸子里含着几分泪意,并未落下,倒显得那一双眸子水雾朦胧。

分明是狼狈的。

可秦峥却不知怎的,心中倒是微微一动。

他阅人无数,自然看的出来,眼前这姑娘,瞧着是个和软的性子,可却是软而不折。

”公主府上的椅子有钉子?”

男人这话一出,瞬间让那几位世家的姑娘吓了一跳,待得见到他的时候,又有一个姑娘格外大胆的问道:”秦大人为何这么说?”

秦峥睨了她一眼,淡淡道:”否则,你们怎的不老老实实呆着,跑到秦家位置上撒野?”

这话着实不好听,瞬间让那女子的脸色一白,咬了咬唇想说什么,便见秦峥直接忽视了她,看向顾九:”时候不早,回府吧。”

这小姑娘都要被人欺负哭了,再待下去也是让她更难堪。

何必呢。

听得秦峥这话,顾九忙的跟上了他,待得出了园子,却又想起一件事来,因小心翼翼的问道:”弟妹们还在里面呢。”

”不必管。”

秦峥说话时。到底慢了脚步,方便顾九跟上来。

顾九看不清他的眉眼,只看到男人不紧不慢的步伐,她的心里却愈发的七上八下。

待得上了马车后,到底是自责道:”对不起。”

秦峥拧眉看她一眼,就听得她继续道:”是我不好,害你丢人了。”

分明她没错,如今道歉的却成了她。

秦峥不知怎的,倒生出几分不悦来。

他淡淡道:”的确是你不好。”

就算真的是商户女,她也是以百万豪富嫁进来的。

秦家收了钱。顾家便合该硬气。

这位置她坐的堂堂正正,就算学不会什么叫仗势欺人,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理直气壮?

可惜顾九并没有理解他话中的意思,所以在听到秦峥这话之后,便越发自责了起来。

……

那宴会,秦峥压根就没放在心上,那之后,他又许久没见过顾九。

白家的案子刚查到了些眉目,秦峥不敢确定会不会打草惊蛇,这些时日几乎是宿在大理寺的。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

不等他将这案子查清楚,家里却出了事。

林氏死了。

这个母亲,与他自幼便不算亲近,这么多年,他们母子几乎没有好好儿说过几句话。

秦峥从来知道自己亲缘淡薄,倒也不觉得有什么。

可他到底没想到,这辈子的亲缘竟淡薄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