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敬筱冉听见了他的话,但是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她脑子里有些乱糟糟的:“不……不用,我现在就能整理好,你先睡吧。对了,我晚上睡哪里?那么多房间,我让安姨帮我收拾一间出来吧。”

穆星言走上前蹲下,拽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将行李箱合上了:“就睡我这里,别收拾了。”

敬筱冉怀疑自己听错了,呆滞的看了看他后方的大床,莫名的觉得他捏着她的掌心都在发烫:“这……大哥你在开玩笑吧?虽然我们小时候也经常睡一起,可是我们现在都长大了,不太好吧?”

他正色道:“我没开玩笑。”

她慌了一下,又想到了叶芯芮说的那些话,她再熟悉不过的大哥,真的心里会揣着一头野兽?

在她愣神的功夫,穆星言半推着她走到了床前:“好了,睡觉,我关灯了。”

话刚落音,房间就归于了黑暗,她下意识伸手拽住他的衣角:“我还是去客房吧!”

他在黑暗中精准的吻上了她的唇瓣,她唇齿间的香甜让他流连忘返,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只可惜他离开这里去法国的时候她还小,而现在,她已经成年了,许多从前不可以做的事,现在,都可以尝试了。

他能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束缚在慢慢的挣脱,可他不想阻止,反而想放纵。

他保护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儿,只属于他一个人。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