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小妮子,回来再收拾你(1 / 2)

猛爹 黑色花灯 6216 字 12天前

/最快更新!无广告!

潘大宝一听金如海让他买一辆军用汉马给丁鹏,他就觉得有点过分了。

不是他买不起,一个多亿能买不少辆。

关键是这玩意儿没地方买啊,人家军队特供的。

而且就算是买过来你敢开出去吗?

到外面交警分分钟教你做人。

所以这是真的难为他。

可就在几个家伙看着过来的大家伙有点发呆的时候,突然就看到车的副驾驶窗户摇下去了,然后从里面露出一个脑袋冲着他们喊了起来。

“你们没吊事不在公司好好待着,在这里干什么?”

赵月光一帮人:“......”

“丁......丁老弟?”

“沃德天,是丁先生。”

“厉害了,我的丁先生。”

包括朱涛和郑祥泰,眼睛里面全都是满满的羡慕。

他们没想到这么牛叉的车里面坐着的竟然是丁鹏,这是什么级别的待遇啊?也太夸张点了吧?

丁鹏刚才一出体育馆的大门就看到了赵月光几个家伙,他没想到这几个货竟然跑到这里来了。

让肖成将车停到一旁,丁鹏和丁当从车里下来了。

“光哥,山哥,宝哥,海哥,朱涛,祥泰,你们怎么来了?”丁鹏笑着走了过来,然后和每一个人打招呼。

结果他刚走到几个人近前,赵月光一把就将他给拉住了,然后上下不停的打量。

当看到丁鹏额头上还抱着纱布的时候,老赵的眼泪都差一点出来。

“兄弟,你受苦了,还疼不疼?”赵月光问道。

而欧阳山几个人也是一脸的关切。

丁鹏还真被感动住了,他和赵月光几个人一开始纯属就是合作关系,私人感情真没多少。

后来随着各种事情发生,这哥四个是始终站在自己的身旁陪着自己。

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丁鹏将四个人几乎当成了亲哥们一样。

“没事了。”丁鹏笑道。

欧阳山道:“兄弟,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啊?”

“跟别人撞了下车。”

“鹅鹅鹅~~这大白天的怎么能撞车呢?”

“这个暂时还不知道,上面还在查。”

都是聪明人,丁鹏这么一说,赵月光几个人就知道往下暂时不能问了,因为就算问丁鹏估计也不会说什么,关键是他也很可能不知道,毕竟上面还在调查呢。

“兄弟,今天这几场比赛你可真是把我们几个给吓死了,都伤成这样子了就别比了,咱们回去。”金如海道。

丁鹏笑道:“现在还真不能回去,如果回去了就前功尽弃了。”

“可你这样不影响比赛吗?”

“你们不是看到了吗?”

一句话,赵月光几个人全都哑火了。

没错,他们确实看到了。

可以说每一场比赛他们都不落下,他们是丁鹏最忠诚的观众和拥护者。

丁鹏的伤势有没有影响比赛,他们也看的清清楚楚的。

尤其是最后一场拳击赛,丁鹏虽然中间差一点翻车,可最后还是强势逆转,说明这点皮外伤对丁鹏的状态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行,老弟你得自己谨慎点,有不对劲的情况赶紧停止比赛,我给你说啊,这啥家伙的拿金牌银牌为国争光来着,我们真不操心,我们就担心你的情况,不管成绩如何,最后得给哥几个完好无损的回来,我们还等着你带我们在赚大钱呢。”赵月光拍了拍丁鹏的肩膀,道。

“这个当然知道,你们还没吃饭的吧?”

“没有啊,我们从你百米赛的时候就过来了,一开始去了奥运村,可是把门的不让进,然后看到你又跟别人打起来拳击了,就赶忙跑这里来了,光顾得担心你了,谁还知道饿啊?”

“那行,现在我正好要回奥运村,要不去尝尝奥运村的伙食?”

赵月光几个家伙一听就来精神了,他们长这么大去过很多好吃的地方,但还真没去奥运村吃过东西,条件不允许啊。

别说是他们这些人了,就是国家队人员的家属亲人都不让进来,当然了,奥运会结束之后就另当别论。

到那个时候各个国家的运动员都走了,奥运村会作为一个旅游景点来发展。

像丁当这种情况是非常特殊的,毕竟是李海洋亲自下令安排的。

虽然不能入驻奥运村,但是只要是有人代领,在奥运村吃顿饭还是可以的,尤其是像丁鹏这么大牌的参赛队员,带几个人没问题。

前提是不能捣乱,要不然运动员也会受到牵连。

肖成在前面开着汉马,赵月光几个人一人一辆车跟在后面,来到奥运村口,肖成下去和门口站岗的交涉了一下,然后登记之后一帮人进村了。

赵月光几个人还是第一次来奥运村,一边开车一边往周围看,眼睛都不够使唤了,有两次欧阳山还差一点撞赵月光的车屁股上。

最后来到华夏运动员的住宿地方,将车停好,丁鹏带着几个人直奔餐厅。

来到餐厅,丁鹏发现人还不少,毕竟也到吃饭的时候了,很多没有参加比赛的运动员都在这里吃饭。

有好些人认识丁鹏的,全都打招呼。

“行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丁鹏道。

赵月光几个家伙根本就不是能够坐得住的人,非要跟着过去看看,丁鹏也随他们了。

“兄弟,来一份红烧肉吧?”

赵月光看到一个窗口有打红烧肉的,红彤彤的肉块子在大不锈钢餐盘里面诱人无比。

“你看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还吃红烧肉呢?又不是没吃过。”欧阳山道。

“你懂什么,这可是奥运村的红烧肉,其它地方的能比吗?”

“还不一样咋地?”

“肯定不一样啊,意义不同。”

“......奶奶的,就你的吊事最多。”

丁鹏拿过一个餐盘放在窗口,道:“师傅,打一份红烧肉。”

这打菜师傅二话不说,拿起大勺子直接给丁鹏挖了满满的一勺子红烧肉,还好这伙食是免费的,要不然光这一大勺子红烧肉就得不少钱。

“够了够了。”

丁鹏一看这打菜师傅也够实在的,你一家伙给这么多吃不完的。

打菜师傅笑道:“丁先生,多吃点,你这几天很辛苦,感谢你为咱们华夏人争光。”

“这是我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