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7章 终于明白(1 / 2)

丹魂剑魄 古栋 4323 字 1个月前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过,你确定炼化陆尘就能行吗?”

大长老问道。

黄生点了点头:“那炼丹室是我这十几万年一点一点准备的,专门就是为了夺舍陆尘所用。您放心,等我夺舍成功,一定给您也寻找一个上好的新躯体。到时候他们的魔魂帮着献祭给妖神,咱们就不用受到城内妖神阵法的束缚,能自由修炼飞升了!”

太上大长老捋了捋胡子:“好,你放手去做,一切有我。”

“当年咱们服从妖神,那也是迫不得已,毕竟没有他咱们很可能就死了,哪里还会有现在的百强城。现在能从中解脱是最好不过。不过妖神实在是太过强大,咱们不好招惹,照旧给他送上城内所有人的魔魂天赋也就是了,别的不要计较。咱们到时候一切成功,只管飞升上界,这百强城的烂摊子,随便到时候找个人接手也就是了。”

“不过,这回到底是要小心,这陆尘厉害是厉害,但正是因为他太厉害了,你万一夺舍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的话……”

“不,大长老还请放心。”黄生道:“那陆尘就算是再厉害,不过是个小小的魔王大圆满,我虽然只是魔王,但是我的魔魂力量,早就是渡劫境小圆满了。夺舍能不能成功,说到底,还是看双方的魔魂差距悬殊问题,这要不是妖神契约阻碍了修炼,现在我本身实力就是个渡劫境小圆满境界了。这一点,是任何人都没有料到的,那陆尘如何会是我的对手?而且,为了以防万一,我已经想好了,陆尘不是说要将这些药力融合到我身体中吗?等他炼制好了丹药,专心将药力与我融合的时候,我在动手就是了。到那时,一定会让陆尘措手不及。”

“这倒也是……”太上大长老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略微的不放心:“好事好,但是你要陆尘进入那炼丹房中,这他可是有那么多火焰的,岂不是如虎添翼?”

黄生嘿嘿一笑:“您放心,我保证没事。这陆尘虽然是有火焰,可是那炼丹房是我十几万来一点一点摸索打造的,保证他一进去,就会被封锁魔元力量。没有了魔元,他的焚天之火也就施展不出来。到时候捏边捏圆,还不是我说了算。”

“可是,你现在就夺舍陆尘,那这身体是不能要了,到时候怎么交代?”

“这也没什么,我可以用分魔先控制以前这身体。反正这身体也是在慢慢的破败,我找个机会,彻底让’陆尘’继承了我百强城城主的身份。到时候我也就光明正大了。”

……

月色皎洁如霜,太上大长老和黄生两人又闲谈了一阵,然后这才退去。

接着,陆尘的魔魂直接就感应到了第二天黄生听说了陆尘出发去找万灵果时候的焦急,还有在陆尘出发后,他叮嘱所有人一定要看好陆尘,保护好陆尘的事宜。

陆尘缓缓睁开了眼睛,沉默良久没有说话。

他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原来,黄生打的是这个主意,不仅要夺舍,连魔魂也打算利用献祭给妖神。

果然,这黄生是和妖神有勾结的。

而且,他原来以为这黄生夺舍自己,是为了续命,舍不得这百强城的宏图霸业,没想到人家更直接,连这百强城都不要了。就打主意要飞升上界,逃离妖神呢。

陆尘醒来,直接把自己看到的事情都和楚羽说了。

楚羽登时怒目圆睁:“居然还有这等混账事情!那个王八蛋,狗羔子!老子就说不正常,果然是不正常!居然还对你动了这种心思,连你的魔魂也不打算放过!”

陆尘倒是因为早就猜想到了,所以这会儿心里是一点也不生气。不仅如此,他还好端端的劝诫起楚羽来:“师父,何必生气呢?”

“生气?!”

楚羽怒极反笑:“老子一点都不生气!老子只想把这个王八羔子挫骨扬灰!居然对我的徒儿动了这种心思!”

“师父,只要咱们事先知道了这些事情,这也就不会成为威胁了不是吗?”陆尘反而一脸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意思?”楚羽一时有些不解,他还正在发愁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呢。外面那么多百强城的长老正在虎视眈眈,陆尘要么只能出去跟他们一起回去百强城,要么只能朝着浩止山的禁地去,这怎么走,都是九死一生的路啊!

他之前说,他年轻的时候到浩止山禁地来过,这话并不完全是假的。只是,他上次是阴差阳错的,刚进入,就踩到了一个天然传送阵,直接传送到万里之外的南境一处荒山上,这才捡回了一条命啊!

这回要是真的让陆尘进入这浩止山的禁地,他是打心眼里一万个不愿意!

看着陆尘,楚羽就很着急:“难不成你还想进到浩止山禁地去?我告诉你,不行!我不答应!绝对不行!就算是百强城难对付,但是等会儿,你可以先跑,我给你拦住那些百强城的长老!”

“师父……”

陆尘瞧着楚羽眉宇之间淡淡的焦急,心里不禁有一股暖流。

他淡淡的笑道:“黄生的确对我有不好的心思,不过,这件事情,已然被我们知道了,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师父,你以为论魔魂力量,他就可以赢了我吗?”

“你什么意思?”

楚羽瞪大了眼睛:“难道你的魔魂还能比他强大?!”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楚羽斩钉截铁的说道:“人族的魔魂力量,本来就要比万族弱很多。何况那家伙还是个活了十几万年的老东西,修为强大,魔魂力量浑厚无比!陆尘,你的实力是很强,可是在魔魂力量上面,你绝对不能硬撑!一旦出事,就全完了!”

“师父……”陆尘有些无奈,这师父哪里都好,就是对于自己太过担心,总觉得自己还是翅膀没长好的幼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