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凭着善念救他的(加长)(1 / 2)

是9岁的鸢也。

是陈清婉还在,把女儿保护得很好,天真烂漫的鸢也。

哪怕已经过去整整二十年,苏星邑也都清楚地记得,她那时候的模样——比15岁的她要明媚,比25岁的她要肆意,比29岁的她要容易相信人。

是太容易相信人。

她扎着两根小辫子,穿着一件僧袍,也不知道是为了偷跑下山玩特意换的,还是调皮脱了哪个小和尚的,灰蓝色的粗布,穿在她的身上,却分外可爱。

他在看她,鸢也也在看他,鸢也只觉得这个哥哥是好好看,金色的长头发,像动画片里的王子,爱美之心人皆有嘛,她喜欢这个哥哥。

她看到他腹部的伤口,要帮他呼呼,但苏邑冷得像一块冰,是失血过多后体温骤降的冷,也是不相信陌生人的冷,直接把她推开。

鸢也不在意,爬起来,拍拍衣服上的沙土,妈妈说了,生病的人心情都不好,哥哥流这么多的血,心情肯定更不好。

她跑出桥洞,苏邑以为她走了,结果她抓了一把野草回来,说是草药能救他。

所谓草药,当然不是真的草药,她是看古装电视剧里的女主救受伤的男主,都是随便采一把草药,她有样学样,抓了一把草就往他嘴里塞,苏邑虚弱地躲开:“这个不能吃。”

她据理力争:“能吃,电视里的人都是这么做的,哥哥,你别怕,我看过很多电视剧,我有经验!”

有经验个……头啊。苏邑体力不支,根本不想搭理她,闭上了眼。

“哥哥是不是觉得我是小孩,所以不相信我?”鸢也理解,“那我去找大人来救你。”

苏邑倏地睁开眼,倾身抓住她的手,鸢也转头,一双眼眸像玻璃珠晶莹剔透,倒映出他的模样,他顿了顿说:“不用去找大人,我相信你。”

鸢也把手上的草往前递了递:“那这个,你还要吃吗?”

“……”他能不吃吗?苏邑也不懂植物,不知道她采的这把野草是什么,但应该比她把人叫过来,让他死得慢一点。

苏邑抬起手,接过去,塞进嘴里,干咽下去,忍着说:“这个药很厉害,我吃一次就好。”

鸢也对自己的能力也是迷之自信:“我也觉得。”

苏邑抿了下唇:“你不能告诉别人,我在这里。”

“这个我懂的。”落难的人当然不能被发现,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鸢也都说自己很懂。

外面有小和尚在喊她,她要回去了,鸢也跑出桥洞,又跑回来:“哥哥,我明天再来看你,你明天还在这里吗?”

“……”山野长大的小孩是不是没有一点防人之心?看到血不害怕,看到陌生人不害怕,草药救命就算了,居然还想再来找他?

这就是古人说的,不知者无畏?

苏邑半阖着眼睛:“你家在山上吗?”

“嗯!”

苏邑撑着身体,后背贴着墙往上挪了一点:“回去的路上小心,看到有人打架,就躲起来。”

“妈妈教过我这个,我知道的。”

鸢也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却惦记了一晚上桥洞里的漂亮哥哥。

这种感觉,很像她六岁的时候捡到一只受伤的小鸟,因为妈妈对羽毛过敏,她不敢带回家,偷偷养在外面,回家后又很惦记它,怕它遇到猫啊狗啊,也怕它伤好了自己飞走了。

小孩子的心理大多是这样的,善良,又小气,想他好,又想他只是自己的。

半夜下了雨,鸢也一骨碌爬起来,抱着自己的被子跑出门,跑了几步想起什么,又跑回来,用剪刀把自己的衣服剪成一条一条,这也是电视剧里教的,然后她才撑着伞跑下山。

陈景衔从小就教她游泳射箭,陈红头在的时候还带她出过海,小姑娘年纪小胆子却很大,还因为觉得自己是在做对的事情有一腔孤勇,天黑路暗也不怕,跑到了桥洞里,把被子盖在苏邑的身上。

她原本还想用布条帮他抱住腹部的伤,但又怕吵醒他,犹豫了一下,就只是放在他身边。

苏邑昏昏沉沉,感觉到有人接近他,抬起一线眸光,只看到一道小身影来了又走。

他知道,是她。

第二天早上,鸢也找到机会,又跑下山,还是去了那个桥洞,看到里面的人还在,高兴不得了:“漂亮哥哥,你看我给你带吃的来了!”

她从妈妈用毛线钩织而成的小挎包里,拿出油纸包着的东西,是一个馒头:“这是我的早饭,我分一半给你。”

苏邑没想到她还会再来,这样惦记着他,愣了愣,看向她的手,孩子的小手指很白,比馒头还要白上一个度,足够让人联想起这世上一切柔软的东西。

他抿了下唇,态度没有昨天那么冷漠:“你有没有告诉别人,我在这里?”

“没有,我是偷偷跑下山的,没有人知道。”

前天晚上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陈清婉早就禁止她下山,但是鸢也一直都是这么调皮的,昨天穿着小和尚的衣服偷跑下山,昨晚和今天是爬狗洞偷跑下山。

她觉得妈妈不让她下山,只是不想她调皮捣蛋,她只要不惹事就没事了呀。

“哥哥,你的伤好了吗?”

苏邑怕她又抓一把草给他吃:“好多了。”

鸢也骄傲:“肯定是我的草药有用!我再给你采一点!”